梦远书城 > 七巧 > 霉女的爱情路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七


  其中最大一块地,恰好是同鼎贸易公司李董所有。

  当李董看见梅梅韵陪同江焛要谈田地买卖,跟她再度热络攀谈,开心畅谈,之后非常阿沙力表示,他不缺钱,那块地不需借机拉抬价格,以江焛所出价格打六折成交就行。

  之后,先前一再抬高卖价的地主,也自动降价,表示愿意以他一开始开出的市价一点五倍成交,甚至只以市价卖出也行,被他一口回绝。

  顺利完成足够面积的土地收购,江焛让人着手下一步地目变更,及之后的兴建。

  今天中午,江焛请梅梅韵吃大餐,一方面也感谢她,因李董缘故,让他的公司省下一大笔收购费用。

  梅梅韵对着一桌香味四溢的泰式料理,难得意兴阑珊。

  “怎么,你竟会没食欲?”江焛一边替她布菜,纳闷她的反常。“发生什么事了?”

  “刚才我弟打电话给我,要我这个周末回花莲,他也会回家。”她的神情有些凝重。

  自从那日与母亲大吵,她就再也没回家过,虽说因卖了地,家里得到一大笔钱,母亲得以支付会脚们会钱,而江焛要董重贤追查的诈骗集团已有些线索,要追讨回母亲被诈骗的钱,也许有希望,但这期间,她跟母亲完全没联络,她心里不免仍存着疙瘩,不知该怎么面对母亲。

  “你还在记恨你妈?”江焛知道她的顾忌,探问道。

  她摇摇头,抿据唇道:“我没恨过我妈。虽说从小到大她常骂我害弟弟、害家人发生意外倒霉,但那是事实,每每被她骂过就没事了,但这一次,我不知道……只要回想她说的话,我还是很难过……想我妈是不是很后悔生下我……”她说着,心口一扯,不由得哽咽。

  “你妈是爱你的。”江焛温柔地道。

  若是过去,他绝说不出这种话,他不知不觉被她大大地影响了。

  “你怎么知道?该不会你是故意说好听话要安慰我?”梅梅韵抬眼看他。

  就算是善意的谎言,能从他口中听到,她也觉很稀奇,倒也挺感动的。

  “之前,你弟跟我说过,你妈其实很爱你,她对你的感情存着矛盾,之后的事件,我相信你妈对你的感情,绝不是厌恶,恨不得不要生下你,她是真的爱你、在乎你。

  “否则怎么会因诈骗集团几句话,以为你被绑架,吓到无法分辨真相,又因一时没能跟你联络上,更害怕得信以为真,担心你被伤害,完全无法多考虑,也来不及找人商量,匆匆就按对方指示,汇出大笔现金,急着赎回你的平安。

  “即使那些钱并非她所有,她也顾不得后果,一心一意只想先保你安然无恙,她的冲动盲目,却足以证明她是打从心底爱你的。”江焛向她娓娓分析她母亲的心情。

  梅梅韵听了,怔怔然,心口不由得一热,有些激动地再次确认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那日,母亲用一堆难听话语犀利责难她,令她听得气怒又难受,更觉委屈莫名,只能怒火相向,即使事后她心情较平复,也无法好好去探究母亲在以为她遇害时的真正心情。

  “相似状况,也曾发生在我身上。”江焛神色幽幽地看她一眼,又道:“我当时是真的被绑架,我父亲不仅报警处理,还为了赎金跟绑匪一再周旋,僵持不下,而我父亲拥有的金钱,他自己都算不出来。

  “就因为赎金迟迟谈不拢,我被绑匪拘禁整整五日才获救,而他准备的大笔赎金,在依绑匪指示,辗转交付时,绑匪遭警方适时逮捕,他一毛钱都没损失,而我,却饱受身心折磨数日。”

  当年,母亲带年仅十岁的他到江家与父亲相认,他很快就发现,父亲根本不爱他,父亲之所以愿意认他,是因父亲发生一场意外导致不孕,而正室所生的四个孩子全是女儿,在意骨血传承的父亲才会将他接回江家认祖归宗。

  母亲从父亲那里得到一大笔钱,抛弃了他,他被迫住进江家大宅,被四个同父异母、相差十来岁的姊姊们排挤,大妈更看他不顺眼。

  他名义上的家人全视他为眼中钉,因他是父亲的独子,重男轻女的父亲,将来会将泰半的名下财产,全留给他。

  他不在乎父亲庞大的财产,他想要的,只是一份真心的亲情。

  原本他还存一抹奢望,父亲其实是爱他的,并非只是在乎他的血缘,可是两年后遇到绑架事件,父亲无比冷静的处理态度,在乎金钱更甚于他的安危,令他更确认父亲对他无情。

  他自此不再奢望得到一丝父子真情。

  他的心,也因而完全封闭。

  梅梅韵听他亲口谈论复杂且残酷的家庭背景,眼眶一红,替他感到很难过。

  她不由得握紧他的手,试图将自己的温度传递给他。

  江焛扯了下唇角,神色平静地望着她。“我对那个虚伪的家早没感觉了。没有期望,就不会感到失望或受伤,倒是你,比我幸福多了,虽然你妈因故对你恶言相向,一径怪罪你很不应该,但她心里是爱你的。我想,她因一时气怒口不择言,心里一定也很懊恼,很难过,不知怎么跟你和好。希望你能原谅她,珍惜爱你的家人。”

  “嗯,我会的。谢谢你。”梅梅韵朝他释然一笑,他的一席话,轻易解开她心里对母亲的结。“没想到执行长能说出这么成熟且温暖的大道理,要是说给秘书大叔听,他一定不信。”他确实愈来愈温柔了。

  “那可不妙,我要戴着冷酷面具,才能在商场有魄力,不能再被你传染人情温度。”江焛故作苦恼,反手握住她温暖的柔荑,眼神温润笑望她。“还有,刚才你犯了禁忌,得送我一道饭后甜点。”他朝她眨眨眼,一手比比自己的唇,暧昧一笑。

  “呃?哪有?”她怔愣了下,急忙辩解道:“现在还算上班时间,不是私底下相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