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七巧 > 霉女的爱情路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真是的,愈说愈离谱,牵拖到哪里去了?”梅父皱皱眉,不喜欢妻子又说这种话。“扬平是自己一时失常,怎么能怪小梅?再怎么说,他也考到第三志愿,也是念医学系,很厉害了。”

  他对儿子的表现很满意,认为妻子未免太贪求。

  “别管你妈说那些五四三,跟爸爸去田里挖竹笋、摘四季豆。”梅父安慰着女儿。

  “等等,现在太阳大,我拿罐冰的青草茶带去喝。”梅母匆匆转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宝特瓶装的青草茶,还有厨柜上的一袋糕点。“这是早上去拜土地公的凤片龟,带几片去,饿了可以吃。”虽才吃过午餐不久,但丈夫每每去田里,总会忙到傍晚才回来。

  梅梅韵接过母亲递来的东西,前一刻被迁怒数落的难过情绪,很快就恢复了。母亲一直记得她最喜欢吃凤片龟,每次她回家,都会特地买这个去拜拜,之后就留给她吃,或让她带回台北,母亲只是嘴上爱念,还是很疼她的。

  当她跟父亲踏出家门,正准备搭父亲的车前往相距不远的自家田地,听到邻居阿婆站在巷尾那头大声嚷嚷——

  “喂,那边没路啦!不能开进去,出不来啊——”

  梅梅韵循声看去,就见一部黑色奔驰转进狭窄死巷,进退不得。

  这方,坐在宽敞后座的江焛,眉头一拢,闷声问道:“又转进死巷!导航怎么导的?”

  早知道她家这么难找,就不绕这一趟路。

  原本还有些期待见到她,因这样迂回绕路,磨去他的好心情。

  “应该就到了,导航标示目的地,从这小巷子转出去两百公尺就是了。”董重贤强调。

  接连弯进死巷,他也很无奈,要打电话给小梅问路,执行长又说没必要。

  “你最好有本事冲破那面墙。倒车。”江焛气闷道。

  “这里不好倒……”董重贤边要倒车,边向失去耐性的执行长解释。

  方才应该先停车下来探路,这下要费好一番功夫才能倒出去了。

  “你慢慢倒,我下车透透气。”江焛探手向车门,打算下车。

  尽管外面热,但坐在车内吹冷气,反倒更觉得闷。

  叩叩。

  另一侧车窗,传来轻响,正要推开车门的江焛手一顿,转头看去,倏地瞠眸一诧。

  因车玻璃为防弹玻璃且贴上深色隔热膜,从外面看起来漆黑一片,但车内能清楚看见玻璃外景象,一名年轻女性轻敲车窗,小脸贴上车窗,微眯眼,欲看清车内状况。

  那张小脸,正是他一度想见的人儿,让他瞬间心跳加快。

  透过车窗看着她,她的表情行为有点鬼祟,令他不免发噱,心情又变好了。

  他将那扇车窗缓缓降下,她的声音传了进来——

  “先生,那里没路了,要倒车……欸?执行长?!”看见车内的人,梅梅韵无比惊愕,心重重一跳。

  “你家很偏僻。”江焛斜睨她一眼,语带抱怨,随即推开这侧车门,跨下车。

  “执行长怎么会来这里?”梅梅韵眨眨眼,仰头望着高姚俊帅的他,心跳失序得更严重了。

  他的座车她开过也坐过,但是一直没记住车牌,而且这种车都长得差不多,是以她完全没想到会是他。

  “看到我很高兴?”江焛调整一下领带,表情高傲地故意问道。

  她脸上表露无疑的惊喜,令他心情更好,他就是想看到她这种表情,才不让董重贤先打电话通知她。

  “是,很髙兴。”梅梅韵老实回答,神色微赧。“执行长要不要吃凤片龟?”

  她从手中的塑料袋里拿出祭神糕点,双手奉上。

  眼前的他彷佛有着光环,宛如神祇尊贵。

  江焛先是怔了下,低头见她双手呈上的糕点,又是一阵惊愕。

  “啊,执行长不吃甜食。”梅梅韵回过神来,要将凤片龟再放回袋子里。她这是怎么了,一看见他脑袋就一片空白。

  “这个,我吃。”江焛从她手中拿过一片凤片龟,俊唇轻扬。

  他审视着不及手掌大小、红色薄薄的凤片龟,拆开透明塑料袋,咬一口。不爱甜食的他,唯独钟情这种传统糕饼,有一阵子常买来吃,就为了寻找记忆中的味道,只不过他吃到的只有甜腻,与记忆中的滋味完全不同。

  后来他就不再刻意找传统糕饼店,买这种糕饼吃了。

  现下,因是她给他的,他自是欣然接受。

  意外的,当他咀嚼着凤片龟,味蕾不禁涌现一股熟悉味道。

  他后来对食物虽尝不出什么滋味,却独独对这个味道、对遥久以前曾吃过的甜食,一直没有遗忘过。

  他不由得又咬一口,外表Q软、散发淡淡的香蕉油香气,红豆内馅不过分甜腻。

  他能肯定这和他年少时吃过的凤片龟是一模一样的!

  “这是在哪里买的?”江焛惊讶问道。

  “是我妈去附近一间面包店买的,那间店算是老店,除了做面包,还会做寿桃、面龟和凤片龟等等,我从小最爱吃这个凤片龟,后来也吃过其他店卖的凤片龟,但还是觉得这一家的最好吃,即使放了两、三天,外皮还是很Q软,香蕉油味道也不会太重,红豆馅是老板自己做的,不死甜,我一次都可以吃两、三片呢!”梅梅韵滔滔介绍道,“我妈知道我爱吃,每次拜拜都会去买,小时候我也会自己拿去拜土地公公,土地公公很一吾欢喔!”

  因从小霉运不断,她便学大人去拜拜,跟土地公公诉委屈,求平安,之后再开开心心吃着祭拜过的甜甜凤片龟,心情就会变好了。

  一听她提起小时候,江焛再度联想到什么,一双眼直瞅着她,难道……

  别怕,这个给你吃……

  别怕,我会陪着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