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七巧 > 霉女的爱情路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他虽是江家独子,却是江父跟外面的女人所生,在十岁时才被接进江家认祖归宗,一直被正妻及四个异母姊姊排挤厌恶,碍于江父,她们只能跟他维持表面亲情,实则在背地里屡屡陷害他、恶整他。

  梅梅韵听到这可怕内情,无比惊骇,更替他感到非常难过,却也不知能为他做什么。

  这时,江焛办公桌上电话响起,她按下通话键,“您好,这里是执行长办公室。”

  “学妹,能不能帮我一个忙?”电话那头的玛育泰,声音有些焦急。

  一听对方拜托的只是小事,她立时应诺,连忙翻找他所说的那份文件夹。

  ***

  梅梅韵见玛育泰来到执行长办公室,笑盈盈地向他打招呼,“嗨,学长。”

  玛育泰只朝她轻点个头,微微一笑。此时此地,不适合跟她聊废话。

  他步上前,将文件递给执行长,报告道:“执行长,花莲那笔土地收购案,几个地主仍不满意加码的价格,是否能再加成?”

  江焛拿起玛育泰递来的文件,随意翻了下,俊容一凛,“这价格已是极限,这几个人根本是趁机狮子大开口,再跟他们谈一次,这礼拜不签约,每拖一天,买价就降一成。”

  “我觉得这么做不妥,能否就他们提出的价格,再折衷商议?”玛育泰委婉提出建言,“以我跟他们这段时间的交涉判断,那几个乡下人,再多给点好处,就会妥协卖地。”

  “你对我的做法有意见?”江焛俊容一沉,目光深冷。“要是一味顺从地主一再抬高卖价,我还需要你的办事能力?”

  “很抱歉,我只是认为对方开的新价并非漫天高价,希望执行长考虑,以便早日完成土地收购,才好进行开发建设计划。”被上司责难,玛育泰低头道歉。

  他以为地主又提出的新价,即使比先前再多一倍,执行长也会同意,毕竟顺利收购面积已超过五分之四,剩余几块地,地主并非不卖,只要再多付几成就能达成交易。

  而这其中,也因他私下让人怂恿那几名地主,让原本借机哄抬地价的地主,在有意对执行长开出的新价妥协时,要他们再持续加码。

  一旦成交价愈高,他便能从中抽取更多回扣。

  他认为目前开出的地价并非太离谱的天价,执行长顾及预期效率,为能进行下一阶段工程,势必妥协。

  玛育泰表面上接受上司指示,会向几名地主施压,给出最后通牒,实则内心另有打算。

  待冯育泰离开办公室,梅梅韵忍不住开口,“执行长,我觉得用暴力解决事情不好……”

  前一刻,她听到江焛向玛育泰交代,找××公黑几个人去那几名地主的住处放一下话,若不跟鑫钛签约卖地,会换别家建设公司出面插手,他们最后能拿到的钱,只怕比一开始就卖地的地主们少很多很多。

  他这话中之意,俨然是要找黑道向对方威胁恐吓,她完全不能认同他的作为。

  江焛看她一眼,淡然澄清,“我不过是找人去口头提点,不至于做出暴力伤害——”

  “再怎么说,那也带有威胁意味。”梅梅韵可不认为他是派人客客气气去地主们的家喝杯茶、聊聊天。“跟人谈生意、做买卖,还是得用正派的方式。”

  她虽是门外汉,但也知道不少建设公司会与黑道有些关系,而她已清楚江焛与黑白两道都有交情,不过是建立于商场上的互惠。

  尽管他先前因商场利益,被某黑道恐吓,甚至派手下意图伤害他,但他亦有愿意为他做事的黑道朋友。

  她虽对他与黑道有私交心生微词,董重贤却表示那没什么,他只是表面与他们相互利用,并未真的深入其内部,或与哪个道上大哥称兄道弟。

  “怎么,你想替冯副理说情?还是因为我骂了他几句,你心疼,也想要训我几句报仇?”江焛绷起脸,口气很冲,夹杂一股明显醋火。

  因他得知她高中暗恋玛育泰,想到先前她送他午餐,神情羞涩,再加上方才对方一进来,她对他笑得特别温柔,教他莫名心情不爽快。

  他按下内心不明情绪,以公事公办口吻,对办事未达他要求的下属,严厉做出指示。

  未料当对方一离开,她便急着想替对方说话,甚至对他的处理方式语带指责,令他更生恼意。

  他不清楚内心那把无名火是什么,他不曾有过这种窒闷且酸意横陈的异常情绪。

  梅梅韵因他的话,一脸错愕,她只是就他的做法提出异议,这和玛育泰有什么关系?

  “你该不会还在暗恋对方吧?”江焛闷闷的问。

  “呃?”梅梅韵一愣,不免有些窘迫。“我……这跟执行长有关系?”她先探问,意外他会问到她的感情私事。

  “是没关系。”他的口气更闷,不看她,甚至打算要她离开他的办公室,暂时不想面对她。

  他才要开口赶她离开,却听她说道:“老实说,刚开始跟学长在公司巧遇,我很高兴,又忍不住对他心生悸动,每每看到他,跟他说话,就会心跳异常……”

  江焛愈听,眉头皱折愈深,脸色愈难看,心口宛如被掐住般,很不好受。

  “可是,那感觉没多久就不见了,之后跟学长见面交谈,就像老朋友那样,很自然自在。”梅梅韵笑笑的道。

  原本她以为会再次像高中时期那样,又对冯育泰深深迷恋,但是并没有。

  她也许仍欣赏他的外型和才能,却也只是欣赏敬佩,并非迷恋,她对他的感觉只是纯友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