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七巧 > 霉女的爱情路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以前,她对算命师所言,往往都是听过就算,唯独对那位算命阿婆的论断深信不疑,也在之后一一验证对方所言。

  只要待在贵人执行长身边,她的好运便会逆转胜。

  “对了,这附近有一间非常好吃又便宜的面店,我带执行长去那里吃午餐。”步出医院,她才想到曾在这附近租过房子,对这里的环境还算熟悉。

  “我没兴趣。”江焛迈大步,朝停车场走去。

  “现在是午餐时间,执行长总要吃东西吧,还是你又要去那间贵死人的牛排馆?那里的东西虽然好吃,服务也超赞的,但CP值真的不怎么高,订价就算降到三分之一都还是太贵了。

  “如果执行长喜欢吃牛肉,那间店的牛肉面可是招牌,是老板每天一早去传统市场向可靠的肉摊买新鲜优质牛肉,牛筋选用大腿筋,牛肉是牛键子心,以独门秘方的卤包熬煮十二个小时的牛骨汤,汤头有淡淡的中药香味,带筋的牛肉Q弹有劲,一碗牛肉面就有四大块牛肉,用料实在,价格更佛心,开店三十年了,虽然位于巷弄内,只有小小店面,生意一直都很好……”梅梅韵愈推荐愈起劲,不由得吞了下口水,肚子饿了。

  江焛因为她一张嘴喋喋不休,俊容微绷,忽地停步。

  她说得起劲,边快步跟着他的大步伐,没料到他会无预警地停下来,差点一头往他的背撞去,见他转头,脸色微愠地盯着自己,她以为是自己跟他靠太近,违反他的规则,她马上往后退开一大步。

  “去那家面摊,你就可以闭嘴了?”江焛不耐地问道。

  在吃方面,他觉得能吃饱就行,而眼下他只求简单快速解决一餐,尽快返回公司继续工作。

  听到他答应了,梅梅韵惊喜得马上闭上嘴,带着他走到相隔两条街的那家老面店。

  “哇!有位子钦!快点!”梅梅韵惊喜地喊道,一把拉住上司手腕,直冲进小店面。

  江焛有些错愕,随即挥开她的手,有些嫌弃地拍拍衣袖。

  “Lucky!跟执行长来就是好运,竟然有位子,还刚好两个。”她开心地说道,忙又将他拉向其中一张椅子,按住他肩头要他坐下,自己则匆匆绕过小桌子,在他对面落坐。

  以前不论平日或假日,只要用餐时段,店内几乎很少有空位,只能选择外带。江焛根本没打算跟她同桌用餐,但这狭窄店面,也就几张简陋桌椅,其他位子都有人了,无法赶她去别桌。

  “带执行长来这种地方吃面,你可能会觉得降低你的格调,但我敢挂保证,这里食物的美味程度,绝不输给有装潢的名店,甚至更赞!”梅梅韵再次强调。“虽然牛肉面是招牌,对我来说还是有点奢侈,偶尔才点,以前住这附近,我最常点的就是阳春面了,虽然看起来简简单单,但汤头清甜,面条是老板自制的,Q弹有嚼劲,汤面或干面都好吃,还有,麻酱面也很不错……”她拿起菜单,侃侃介绍,如数家珍。

  “牛肉面。然后你闭嘴,不用再介绍了。”江焛看都没看她递上前的菜单,直接说道,接着在内心腹诽,她简直是超级话痨,安静不了三分钟,他已经开始后悔跟她来吃面了。

  “噢,那我就奢侈一下,跟执行长一样点牛肉面。”她立刻勾选两碗牛肉面,起身要去点餐。

  “等等。”他叫住她。

  “执行长要加点小菜吗?卤味很不错喔!豆干、海带,还是卤牛肉片?”她不由得又介绍起来。

  “我要干的牛肉面。”他声明。

  “呃?牛肉面没有干的欸!”她纳闷。想到那日去牛排馆,他也要求服务生不用送汤品,她忍不住又开始推荐,“执行长不喝汤吗?汤头很赞欸!”

  “干的牛肉面。”江焛强调道。

  “但菜单上没有,还是要改为干面?麻酱面也没有汤……”

  “干的牛肉面。”他的声音开始带着不耐烦了,第三次强调。“以后我说什么你照做就是,让我再说第二次,你就没资格代理董秘书当随行助理。”

  他并非不合理地要求面摊老板做出一道披萨,不过是要求不加汤,相信老板不会不卖的,去其他餐厅,他也常要求厨师做Menu上没有的料理,通常是减去添加物或配料,每一次都是可以的。

  梅梅韵点头,轻应一声,走去柜台。

  不一会儿,老板端上两碗牛肉面,其中一碗没有加汤头。

  梅梅韵拿出自备的环保筷子和汤匙,大快朵颐。

  刚入座时,她已经从背包掏出面纸擦拭桌面和座椅,接着替上司先摆妥餐具,用面纸擦拭过他要用的免洗汤匙,向他再三强调,这里很卫生,要他放心吃。

  她的行为令他有些意外,想必是董重贤向她提过他有洁癖,才多此一举,他并非排斥小店面或摊贩,他的洁癖另有缘由。

  不过他已很久没到这种面店吃面了,而且还是跟这个令他感冒的聒噪女人同桌,连他自己都觉得意外。

  “好吃吗?”稀里呼噜吃着牛肉面的梅梅韵,问吃得面无表情的上司。“执行长真的很讨厌喝汤吗?就算加一点点也好,这样面条才够味。”点牛肉面不喝汤,真的太可惜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