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七巧 > 霉女的爱情路 > 上一页    下一页


  江焛俊眉一拢,抬眼,不是看向嘴巴动不停的她,而是瞅向站在一旁的董重贤,冷厉地道:“董秘书,叫她闭嘴,然后把她带离开我的办公室。”

  他这辈子还没遇过像她这么聒噪的女人,再加上他心里仍对她昨天老是使唤他感到不满,而且在他听来,她一再在工作上遇到挫折,根本是她笨,不会选择工作和老板,更不懂得替自己争取该有的权利。

  他对无脑、没神经的女人,也很感冒。

  董重贤有些为难,只好以手肘碰一下旁边还在仔细报告人生历练的女孩。

  梅梅韵不解地转过头,见董重贤朝她比了个噤声的动作,这才赶紧闭上嘴巴,可是才过了一秒,她就忍不住小声问道:“那我可以在这里工作了吗?”

  江焛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这女人是听不懂人话吗?“当然不行!”

  他内心又腹诽,以往他的一句话、一个命令,董秘书都不会踌躇或有任何异议,立刻就执行,但今天是怎么了?

  “真的不行吗?可不可以给我机会,试做看看?”梅梅韵难掩沮丧,怯怯地央求道。

  董重贤见状,心有不忍,他莫名将她当女儿看待,不禁想替她说话,“执行长,只是清洁工作,就给梅小姐一个机会,而且说来说去,她也算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欸?”梅梅韵望着董重贤,比比自己,感到非常困惑,“我是你们的救命恩人?”

  江焛也难以置信地看着董重贤,俊容一沉,“什么恩人?她差点要了我半条命。”

  昨天他因为抬着董重贤而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她居然调侃他是不是都待冷气房没在运动,才会中看不中用?令他回想起来,又涌上一把火。

  “仔细一想,我们昨天下午若是没有不小心跟梅小姐发生车祸意外,延误了几个小时才从花莲离开,而是按照原订时间上路,我们在傍晚六点二十分会置身高速公路,很可能就遇上昨晚发生的那起严重连环车祸,十多辆车追撞,导致火烧车,造成四死、二十多人受重伤,半数伤患还在加护病房观察,且昨晚北上车流回堵三个多小时,完全动弹不得……”董重贤进一步解释。

  当他昨晚回到家看到回放的新闻报导,不由得感到后怕。

  他每每跟执行长出门,时间总是算得很精准,那时间、那发生事故的路段,若按照预定时间,他们被车祸波及的机率很高。

  虽说他们在乡下也发生了车祸意外,但相比之下,他只是额头受了轻伤,相当幸运。

  这一回想,他倒庆幸因为撞到梅梅韵的一起小车祸,助他们逃过更大的车祸灾难。

  “那只是巧合,亏你还能做出这种解读。”江焛微恼的冷哼。

  若非董重贤是跟在他身边多年的重要伙伴,又是他敬重的长辈,他肯定对他这番胡言乱语重重斥责。

  他最讨厌迷信!

  “就算是巧合,也是一种缘分……”董重贤感觉到上司明显不悦,看来用这样的说词只会造成反效果,于是他改换个方式,动之以情!“唉,看到梅小姐就想到我女儿,她现在不知道过得好不好?是不是也正要去找工作?如果她面试被老板直接打回票,一定会很伤心,我这个做爸爸的又无法在她身边安慰她,唉……我真是枉为人父……”他边说,边假装抹泪。

  江焛忍不住朝他翻个白眼。“你这是藉机向我讨人情?还是要我内疚?”

  董重贤跟前妻离婚多年,唯一的女儿被前妻带去美国生活,父女久久才能见一次面,而董重贤当初之所以离婚,有一半原因是顾虑他。

  为了留在他身边协助那时事业才起步的他,董重贤放弃跟前妻可能破镜重圆的机会,选择留在台湾。

  虽说这是董重贤自己的选择,不是他要求逼迫的,但是他就是有一股歉疚感。

  “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勉强录用。”江焛给董重贤情面,难得让步。“不是负责我的办公室,这里让另一名清洁员负责。而她,归你管。”他淡淡地瞥了梅梅韵一眼,完全不希望她出入他的办公空间,要她去负责其他打扫区域。

  “执行长答应录用你了。”董重贤替她感到高兴。

  梅梅韵先是一愣,随即一脸笑眯眯,向新老板道谢。

  江焛无视她弯身九十度哈腰道谢,看向董重贤,淡然提醒,“你女儿还在念研究所,正在准备论文,没时间找工作,拿你女儿跟她相比,你女儿知道,才觉得伤心。”董重贤的女儿,各方条件都比平凡无奇的梅梅韵优秀数倍。

  他难得话多,借故对梅梅韵讥讽一番,以报昨天的一箭之仇,若非顾虑董重贤,他绝不可能留她在公司工作,不过他想,依照她那“丰富”的工作经验,这份工作她应该也做不久。

  翌日中午——

  “秘书大叔,要不要一起吃午餐?”梅梅韵推开执行长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精神抖擞地喊道:“秘书大叔,你在吗?”她拎高手中的提袋,看了看没有人的办公空,走向另一扇门叫唤道:“我做了三明治请你吃,呃……”那扇门霍地被推开,令靠近门板的她险些被门板撞到,她赶紧退后一步。

  眼前出现的不是董重贤,竟是神色冷厉的执行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