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七巧 > 粿女当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我不是有意搬弄是非,我说的话全部属实,钟威华不是你幻想的那种白马王子。”罗方竞强调,要她认清真相。

  他不愿意见她与对方真的交往,或为男女朋友,他会直言批判对方,是怕单纯的她被骗。

  他的动机绝不同于过去的曾惠美,刻意造谣搞破坏。

  “我没有那么想,也没有不相信你,只是钟威华说……”游家欣想道出对方的解释并询问他的看法,却被他打断。

  “钟威华的话不可信!他在美国念书那几年,花名在外,即使回台湾后进入他父亲的公司,他那副总头衔也是挂名成分居多,实则没什么建树。”罗方竞不惜把对方说得更糟,根本是靠爸一族公子哥。

  就因为听到连海音道出的事,他在短时间内周查了钟威华在美国及台湾的私生活述况,以及他在自家公司的任职情景,得到的结论与连海音如岀一辙,更验证了钟威华是个不可依靠的男人。

  “他说对你认真是假的,他不可能会喜欢你这种女孩,他一定别具目的。”罗方竞一方面担心她受骗,一方面也对先前所见的那幕,内心的醋意横生,不禁更犀利地批判钟威华。

  游家欣愈听眉头蹙拢,原本是要解释,现下更在意罗方竞的话。“你也觉得我很平凡,不可能被家境富裕又是留美硕土、外表出色的钟威华看上?”

  她并非在意钟威华对她是否真心,是借此要反问罗方竞,她只在意罗方竞对她的看法。

  而在外人眼里,他们两人各方面条件差不多。当然,在她眼里,如今的他比钟威华更优秀。

  “是。你一向务实,该有这种自觉,别作什么麻雀变凤凰的美梦。若跟他继续交往下去,受伤吃亏的是你!”为了让她对钟威华彻底死心,罗方竞不惜把她说得平凡无奇。

  可在他心里,她却是他还没有勇气去汲取的美梦。

  闻言,游家欣抿了抿唇,神情多了一抹忧伤。

  “我知道……我配不上……”她心口一揪,声音微哽。

  她其实有自知之明,她配不上他,可为什么听到他亲口说出,会令她觉得很难受?

  原来,她喜欢他。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他产生了情愫?不再是单纯的友情,而是属于男女之间的悸动?

  当曾惠美告诉她罗方竞曾经喜欢过她,甚至揣想他现在也还喜欢看她,她其实很开心,心里怀抱着一丝期待。

  那感觉比起过去暗恋对象来追求她,更令她充满兴奋之情。

  可她还未从罗方竞口中探他对自己有无情意,现在听到这个答案,轻易地打破了她的妄想。

  他不可能会喜欢她。

  在他眼中,她只是平凡无奇的麻雀……

  她心里一揪,眼眶一热,两行泪无声滑落。

  见她一脸忧伤,甚至潸然掉泪,罗方竞眉心紧锁,内心无比难受。

  “我不行吗?”他激动地跨前一步,双手搭上她肩头问道。“我喜欢你!”他脱口告白,“我比钟威华更喜欢你。我对你才是认真无伪!”

  游家欣倏地抬眼,泪眼汪汪的瞅着他,心口重重一跳,无比错愕。

  “你……可是……明明我很平凡,配不上你……”她声音颤抖,怀疑他道出的话。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罗方竞愕然。

  “刚才……你明有说……”她怔怔瞅着他,心跳狂乱。

  “我是说你跟钟威华不配。他配不上你!”罗方竞目光深沉的凝视着她。

  想到她被钟威华亲脸颊,他恨不得抹去那男人在她脸颊留下的印记。

  脑中才横生这个念头,他已俯下身,情不自禁吻上她的颊畔。

  游家欣大眼,骇住了。

  “我看见他吻你,很不好受。”罗方竞喃喃向她倾吐自己郁闷的心绪。

  游家欣更加错愕,连忙澄清,“他没吻我……”他是怎么看花眼的?

  “这里,还没被吻过……”说着,他的唇移到她微启的小嘴,覆上她软嫩的樱唇。

  她惊吓不已,心口鼓噪不休,却做不出反应,愣愣的像个本头人。

  感觉她身体僵硬,罗方竞止住一时的冲动,但在她的唇瓣浅尝辄止。

  他与她分开一些距离,双深眸仍直直地凝睇她,声音低低道:“如果,钟威华是正人君子,我会跟他公平意争,但现在不行,就算用抢的,我也绝不把你让给他!”

  “我……不懂……”游家欣一脸茫然,感觉脑中乱成一团,无从思考,甚至怀疑自己是在作梦。

  这是怎么一回事?

  罗方竞向她告白!还吻了她!

  公园的另一边——路过的游父撞见这一幕,无比惊骇。

  女儿今晚不是跟钟威华去约会吗,怎么这会儿竟在小公园里跟罗方竞“幽会”?

  两人还接吻了?

  §第八章

  “我明天来找你。”罗方竞载游家欣返家,在她下车前对她微微一笑说道。

  游家欣点点头,仍一片茫然,眼神呆愣的推开车门下车。

  对于前一刻发生的事,她迟迟难以理解,更不敢相信罗方竞会吻她!

  “家欣。”进家门,游父唤住她。

  “呃?爸爸。”游家欣抬眼看着父亲,神情仍很呆滞。

  “你……我有话问你……那个……”游父支支吾吾,对她欲言又止。

  游家欣奇怪父亲脸色有些凝重,支吾半晌还说不出重点。

  她忽地一惊,“阿嬷怎么了?”

  “你阿嬷没事。倒是你……唉,怎么说才好?你怎么会跟钟威华交往,又跟方竞搞在一块?”本来要直接训骂女儿的不是,但以女儿的个性,怎么也不像会做这种事的女人,也许有什么苦衷,还是该先问清楚。

  “咦?”游家欣对父亲的话一惊,一听父亲道出前一刻在小公园撞见她跟罗方竞幽会,令她顿时脸红耳热,羞愧不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