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七巧 > 粿女当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粉丝团反应还不错,也直接到客人来电宅配订购,虽不至于被广泛宣传,但每天做的限量粿品都能完售,令她感到非常欣慰,同时传统口味粿品的销售量也都有提升。

  包装上,装粿品的小塑枓袋及手提背心袋,印上她设过的简单图样,特殊造型粿品及宅配的一般粿品,都用素雅纸盒包装。

  新名片放上她设过的Logo,除待审的Line贴图,目前已达到先前罗方竞为她默认进度。当然,她设计的这些东西都是与罗方竞再三讨论,得到他最后认可才弄出的成品。

  但,他规划的营销策略不仅如此。

  他说过后续会有广告活动,以她家传统小店,自是不可能花钱做广告,可他表示会提供她免费通路,让自家传统与创新粿品增加曝光机会,继而让销量更倍增。他不再费心帮她了吗?是否后续她得自行想力法?

  还是他最近真的公事太忙?

  她不好催促他挪出时间帮她,尽能再等几日看看。

  接下来,她将再去一庙庆摆摊做生意,那自然是陈大危替她问来的机会。

  热热闹闹的庙庆,人山人海,卖吃的摊位挤满人潮,游家欣与父亲忙着应对客人。

  “家欣!”挤上前来买草仔粿的哿人,有人惊喊一声。

  低头装袋的游家欣,抬眼看向喊她的女性,一脸纳闷。

  “认不出我了?你倒是没变。”面容有些沧桑、身形高瘦的女性,朝她扯唇一笑。

  游家欣瞅着对方看了好半晌,还是想不出这张脸庞是谁?对方看起来大她好几岁。

  “我是曾惠美,你国中同学。”曾惠美朝她苦笑了下,明白自己与过去改变太多,难怪她认不出来。

  “欸?曾惠美!”游家欣大惊,更讶异她身后跟着两个约四、五岁的小孩。

  “马麻,我要吃草仔粿。”两个孩子嚷着,就怕母亲没买到。

  游家欣有些尴尬,对于曾惠美过去挑拨离间她与罗方竞的情谊,心存疙瘩,可是一看到小孩,她不禁笑脸相迎,先拿两个草仔粿请孩子吃。

  曾惠美坚持付钱,还多买几个。“等你忙完,能不能跟你说些话?”她踌躇片刻后提出要求。

  游家欣微感讶异,心下并不想跟对方叙旧,却也不好说不。

  不久,因带来的粿品已卖完,游父先整理摊位,让女儿跟难得碰面的同学到一旁续叙旧。

  没料到曾惠美竟开口向她道歉,向她坦承过去的事,数她感到无比意外。

  “那么久以前的事,现在说这些也没有意义,只是没想到会在这庙前遇到你,也许是老天爷要我跟你认个错,减少一些罪孽。”曾惠美再度苦笑。

  她从小就早熟,且心眼多,国中时对暗恋的罗方竞没有告白勇气,却也不愿见他与条件不如她的游家欣成为一对,这才处心积虑造谣破坏。

  之后,对于她又喜欢上的对象,终于有勇气和心机去争抢,但她费尽心思,屡屡抢来的男人却一个比一个更差劲,最终得到的更是一场恶梦。

  她以为飞上枝头当凤凰,对方却是对外人阔绰,对她吝啬苛刻,不时就醺酗酒,暴力相向,对家庭和孩子没半点责任心。

  痛苦的婚姻勉强撑了三年,离婚后,她带走两个孩子,却连一分赡养费也拿不到。

  游家欣听曾惠美简言交代这些年的述况,对她的遭遇深感同情和难过。

  “这是我咎由自取,怨不得人。倒是有机会冋你道歉,我心里会好过些。”曾惠美朝她释然一笑。

  历经风霜后,回头一看,竟是国中时期最令她怀念,而游家欣也是难得跟她真诚交心的一位,她才会因为对她的友谊不忠诚而心生愧疚。

  “都过去了,没关系。”原本还心在疙瘩,因曾惠美向她坦白道歉,游家欣选择一笑置之,要对方也别放在心上。

  可之后对方又向她告知一个秘密,令她惊愕且难以置信。

  晚上,游家欣上线,传讯给罗方竞,先告知今天去某庙庆摆摊,生意兴旺。

  很好。他简短回讯,看不出来真的替她感到高兴。

  你知道我遇到谁吗?曾惠美!她变好多……遇到很多事,过得不好……她还因国中的事向我道歉。

  游家欣并非要向他谈论曾惠美如今的处境,而是想向他印证对方所说的秘密。

  我对她的事没兴趣。罗方竞简言回讯。

  她说你以前……踌躇了下,后面几个字一时问不出口。

  罗方竞其实喜欢你。

  当曾惠美向她告知这个秘密,她当下笑笑的摇头否认,她跟罗方竞一直就像哥儿们,罗方竞更没将她当女生看待。

  虽说她先前醉酒那次,隔天醒来脑中闪过罗方竞疑似道出过去曾喜欢她的模糊字句,她却立刻否认那真实性,完全将它当是作梦,且后来他对她的态度并无任何异样。

  但今天遇到曾惠美,她却一副很笃定的口吻,就因为当年她在一旁看得最清楚,看出罗方竞并非只视游家欣为单纯的异性,担心一旦他向游家欣告白,他们很可能变为男女朋友,当时的她才造谣,破坏他们之间的情谊。

  曾惠美对她一脸歉意,如果不是当年自己刻意造谣,害她误解罗方竞,说不定他们现在已有不同的发展。

  游家欣还是怀疑曾惠羡所言,罗方竞国中时曾经非常喜欢她?

  当她如实向曾惠美告知两人的近况,虽因故中断多年几乎没有往来,却在两个多月前又密集联络上,也一起去参加国中同学会,曾惠美听了直言推断,罗方竞现在肯定对她还有感情,并非口头上是顾及过去情谊,或只爱吃她家的草仔粿,才费心帮她拟定营销策略。

  游家欣了更讶异,心跳加速,很想知道罗方从过去到现在对自己的真正想法。

  犹豫了半晌,她打算敲下后面几个字,问他是否曾喜欢过她?却见罗方竞先回迅——过去的事没什么好提的。

  她怔了下,匆匆再打几个字——曾惠美说你可能——“喜欢我”三个字还来不及打,不小心先按出传送。

  她忽地一阵紧张,是不是要问清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