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七巧 > 粿女当红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对吃流水席没兴趣,跟这家新人也不熟,原本是代母亲来送个红包就要走人,但一看到她的身影,便不自觉朝她这桌走来。

  原本打算等到同学会再好好跟她叙旧,今晚适巧有这个机会,索性先跟她一起吃顿饭,尽管旁边还有其它人干扰。

  “方竞,你妈没来?”同桌的游母先问道。

  “她陪我爸去应酬了。”

  “好一阵子没看到你,真是愈来愈将才。”游父边呵呵笑边问起他的近况,对于从小看大的他,就算许久不见,还是不陌生。

  “游奶奶没来?她身体好点没?”罗方竞关心的问道,有听母亲提过这几年游奶奶身体差,除了年节大日子,平常已没经手做粿生意。

  “差不多。她今天膝盖比较不舒服,就没跟出来,她对这大鱼大肉也没兴趣!”游母说道,但不好让婆婆一个人在家太久,待会吃个两三道菜就要提早回去。

  同桌另几个他不熟的邻居也有一搭没一搭的找他闲谈,就只有坐他旁边的游家欣,跟他像陌生人。

  “不想跟我说话?”他低声探问。

  “没。要说什么?”游家欣一愣,看他一眼反问。

  他虽跟她坐得近,她却觉得跟他仍距离遥远,彼此存在着一层隔阂。

  “那晚在夜市卖得怎么样?”罗方竞边吃起冷盘边随口问道。

  “很好,几乎都卖完了。”她强调,就怕他又揶揄她不会做生意。

  “有新客人上门吗?”他又问。

  她看他一眼,道:“快了。一定会有的。”心下对于没有达到预想结果其实颇为失望,但面对他问起时仍逞强着。

  罗方竞见她似无意多谈,只能换个话题闲聊。

  吃了几道菜后,游母跟游父表示要先回家,游家欣也起身打算跟着离开。

  “你跟方竞很久没见了,多聊聊,也多吃点,我跟你爸回去看看你阿嬷,你不用赶啦!”游母笑说。

  游家欣只能坐下来继续吃喜宴。

  “你到底对我有什么不满?”一见游父游母离开,罗方竞决定跟她摊开来说清楚。

  “呃?”游家欣讶他的质问,抬眸看他一眼,淡然回道:“没有。”低下头继续吃。

  “以前的你可爱多了,有话直说,不像现在,硬是憋着不说。”罗方竞不满她仍有意与自己保持距离。

  “我没有对你不满,是你对我不满!”游家欣抬头瞪着他。

  闻言,罗方竞一惊。

  “你们两个要喝红酒吗?”这时,旁边有人开了红酒,询问他们是否来一杯?

  因现场宾客吵杂喧嚣,即使同桌,也没人特别注意他们在聊什么。

  “我要,谢谢。”游家欣拿起空杯递上前,笑眯眯说道。

  原本没打算喝酒,现下却想看看酒能不能化解内心没来由的郁闷及低落?

  罗方竞见她拿过半杯红酒,直接大灌一口,不免讶异。“你会喝酒?”

  “会。”她看他一眼,刻意又喝了一大口。

  罗方竞也承接半本红酒,轻啜一口,只是普通的廉价红酒,他没兴致多尝,倒是游家欣,匆匆喝完半杯,又径自倒一杯续饮。

  “把刚才的话说清楚,为什么认为我对你不满?”他没忘记前一刻的疑虑。

  她又喝了两口酒,似乎想借酒壮胆,面对他的逼问,她索性吐岀实情,“你觉得我土里士气,干么硬要跟我做朋友?”她撇撇嘴,有些难过。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罗方竞面对她的指控,一脸错愕。

  从小到大,他从不觉得她土气。相反的,他欣赏她的朴素单纯,即使不擅打扮、不会化妆,可她素净面容总漾着明亮的笑靥,那是最自然好看的妆。

  这么多年过去,他感觉她没什么变,依然保有一颗纯真的心,有着纯朴认真性情,难能可贵。

  “当年我送班长草仔粿当生日礼物,你跟大家一起取笑我很俗气,还故意丢掉草仔粿……”她声音低低的翻起旧帐。

  “那是意外!我本来要制止他们无聊胡闹,想要抢下草仔粿,班长不想要,我想要!”她总算提起这事,他想要借此好好解释,澄清误会。

  “你要去做什么?”

  “当然吃掉,还能做什么?”他好笑的反问。

  “你又不喜欢草仔粿,是想拿去跟别人继续笑闹吧!”游家欣撇撇嘴,没好气的道。喝完手中的酒,她又倒了杯。

  “我喜欢草仔粿。”罗方竞再次强调。为什么她就是不相信呢?

  却听她又道出一些事,令他讶异她是因为旁人所言而误解他。

  只因国中跟她交情要好的女学曾惠美,在毕业前几个月刻意说他坏话,让她对他逐渐产生许多误解——他跟她走得近,经常一起上下学,甚至教她功课,其实都是不得已,是因为她母亲拜托他母亲要他多多关照她。

  以为他瞧不起她家做草仔粿的生意,跟其它男生一样,认为草仔粿是阿公阿嬷爱吃的,认为跟着做粿的她很土气、LKK,他也不喜欢她身上常会染上一抹鼠曲草味。

  甚至在国中毕业后,曾惠美还告诉她,他曾经跟人得意洋洋且幼稚的打赌,有一天也会收到她送亲手做的寿桃草仔粿,因她喜欢班长不成,转而喜欢上他。

  就因为曾惠美曾向她造这个谣,她才会在高三寒假结束时,听到他刻意提岀要她送他寿桃草仔粿,对他感到无比气恼,就此跟他断了交情。

  他听着听着,无比火大,更觉得满腹冤屈。

  他几时得罪那姓曾的同学,竟然如此抹黑他!

  若在同学会看到对方,他一定要当面质问她,跟她好好理论一番。

  而他更气恼的是,游家欣竟一味听信馋言,对他误会这么大!

  “我跟你相处的时间远远超过那个曾惠美,为什么你相信她的胡言乱语,却不肯相信我?”他闷声问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