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七巧 > 粿女当红 > 上一页    下一页


  不料他依然对她存有一抹轻视之意,她感觉比国三时更难受、更不堪。

  “我再也不要跟你说话了!”她忿忿的转身离开罗家。

  之后只要他在家,她就不再踏进罗家客厅。

  罗方竞见她生气离去,对她激动的反应很不解,也因她拒绝送他亲手做的寿桃草仔粿而耿耿于怀。

  §第三章

  车内,罗方竞细细回想过往,不禁将买来的一袋草仔粿全嗑完。

  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是喜欢草仔粿,尤其是游家手作的粿品。这里面虽然有以前没吃过的口味,他皆吃得津津有味,因为那是她做出的新口味。

  高三寒假结束前,她因为他一句话莫名生气,他曾想找她问个清楚。

  开学后,他课业忙碌,每天晚自习结束,乘车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假日拨空去找她却都扑空,后来才发现她又刻意躲着他。

  她的举止令他很是气恼,他自认没说错话,是她莫名误会他,又不给他解释的。

  原本想在西洋情人节向她告白,也因为这件事,冲淡他的念头和勇气。

  若向她告白,肯定被她拒绝,他放不下自尊和脸面。

  于是他专心课业,虽那时已清楚自己不需要加大学指考,父母打算送他去美国读大学,他仍业须在高中毕业前拿到好成绩,才有利申请到名校。

  所以一直到他出国前,都没有机会再跟她好好说话。

  两人的交情至此告一段落。

  他对她曾有的情愫,那份属于年少的青涩初恋悸动,也随阒时间淹没在无耐的懊恼中。

  之后,他在美国陆续交过几任女友,她完全成为他记忆中的一页,逐渐模糊。直到三年前他回台湾,从母亲口中得知她大学毕业后便决定继承家里生意,继续认真做粿品,令他对她又心生一抹好奇。

  出国多年,他不时会想起家乡味,每每想到草仔粿的特殊香气和滋味,免不了也会想到她。

  只不过他回想到她时已没强烈感受,宛如一杯散发淡淡清香的茶而已。

  当他回国,当他再度经过她家巷口,隔一小段距离看见她娇小的身影,双手捧着白烟的蒸笼,将蒸笼摆上店门前的长桌,掀开蒸笼,笑盈盈的叫卖着,并将热腾腾的粿袋品装袋递给客人……

  莫名地,他不自觉的盯着那画面好半晌。

  被白雾半遮掩的她灿烂笑颜,有些蒙胧,有些颐生,却又感觉熟悉。

  他彷佛能嗅到自那方飘来的草仔粿香气,教他忆起曾喝过她泡的浓郁温暖的鼠曲草茶,他的心不禁轻轻荡漾,泛起涟漪……

  他想走向前,想跟久未见面的她打个招呼,想向她买几个草仔粿,想好好回味那滋味。可当他才要上前,却被路过的玺居阿姨唤住——“这不是方竞吗?从美国回来啦!好几年不见,长得一表人才,很帅欸!”吴妈妈认出归国的他,热络问候并将他仔细打量一番。

  “听说你念完硕士,了不起啊!我们这里,就出你这个美国硕士!”吴妈妈对他赞叹连连,又好奇的问:“你妈妈说你回来当完兵就要去你爸的公司工作,现在有没有交往对象?”

  面对一径叨叨说不停的吴妈妈,罗方竞其实很想转身离开,他跟对方又不熟,只是碍于长辈身分且是母亲的熟人,只能忍耐着应付半晌。

  那日,他没机会跟游家欣真正碰面重逢。

  隔天,母亲买了她家的粿品要祭拜爷爷,他看到后忍不住先吃掉三个,母亲只当是父亲加班回来肚子饿吃掉了,没多问,又去买几个回来凑数拜拜。

  记得他刚回国的那段时间,只要走在路上,就会遇到街坊邻居的婆婆妈妈们,对他特别热络关心询问,令他颇为困扰。

  后来他决定在新北市独自居住,除了离公司近,希望拥有个人生活空间外,也能摆脱面对邻居婆婆妈妈们一径想向他介绍女友的尴尬场面。

  而后,他开车回家时,总会特地绕过她家店门前,看看她忙碌的身影。

  有几回,他会下车向她买几个草仔粿,她只当他是代母亲买回家拜拜用的,两人虽然碰面,她却没有遇到老同学的欣喜,也没再对他莫名生气,一如面对其它客人,笑盈盈相对,却没跟他多些什么。

  偶尔,两人在路上巧遇,她看到他会主动向他微笑点头,但就仅止于此。

  想想,直到今晚,算是多年后两人面对面说最多话的一回。

  他其实不清楚这几年对她似有若无的在乎代表什么只是单纯的怀念吗?

  但一确她仍对他存有误解,他认为该好好正视这个问题,解开它才行!

  深夜,游家欣上床准备就寝。

  今天忙了一日,又在夜市叫卖数小时,其实非常疲累,可一躺上床,她竟毫无睡意,脑子里不由得想起过去,想起高三的那年寒假,她去罗家找罗方竞补习的情景……

  最后,两人因故闹得不欢而散。

  后来他出国念书,两人就此断了过往多年的交情。

  之后她回想起来,还是觉得难过和遗憾。

  如果,当时她反应没那么大,甚至在那之后不刻意回避他,也许两人还能维持这份友情,不会落得如今尴尬局面。

  她曾在那个寒假对他改观,更对他萌生出一抹异样情愫,才会因他再次恶意取笑她,感到非常受伤,难以一笑置之或轻易揭过此事。

  这一晚,她转辗反侧许久才入睡。

  睡梦中,她梦见童年往事,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

  隔几日,附近邻居办喜宴,就在巷弄里摆上三、四十桌流水席,从这条巷子摆到另一条巷子,游家人也受邀去喝喜酒。

  才入席不久,游家欣无比意外的看到罗方竞现身。

  “你怎么会来这里?”她惊讶问道,见他直直朝她这桌走来,看到她旁边有空位就径自落坐。

  “我有包红包,可不是来白吃。”罗方竞申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