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七巧 > 粿女当红 > 上一页    下一页


  因父母不在家,若她直接上楼到他房间不太妥,他便先下楼来。

  就算双方父母对他们很信任,他还是想避免上回的意外发生,否则难保他会对她做出不礼貌的行为。

  毕竟他正值血气方刚的年龄,是身心正常的大男孩,而他对她很有感觉。

  “还没。我是来探病的,不过若你不严重,要恢复补习也可以。”游家欣笑眯眯的回道,将拎着食物的提袋放在茶几上。

  她先拿出一只保温壶,“这是鼠麴草泡的茶,我有加点蜂蜜,不难喝。”

  “鼠麴草茶?”他微愣。

  他知道那是她家做草仔粿用的,台语俗称“刺壳草”,过去为野生杂草,因用量大,她家田里种了很多,但他从未听过她拿来泡茶。

  “我阿嬷说鼠麴草可以治感冒、止咳、化痰,它在中药里其实有很多功效,我拿一把晒乾的来泡茶,特地给你加些蜂蜜,你不喜欢这味道就当中药喝。”

  罗方竞拿起保温壶,转开盖子,立即漫上一股热气,伴着浓浓的鼠麴草香还有一股蜂蜜味,很舒服。

  他倒了一杯啜饮。“我不讨厌这味道。”相反的,他一直很喜欢,尤其喜欢她身上常会染上这股草香味。

  “那就好。你今天喝完这壶,我明天再泡一壶给你。”见他愿意饮用,游家欣感到宽慰。

  “你还带什么?”罗方竞望了一眼茶几上的纸提袋,希望她带来她家的草仔粿,他很想吃。

  “喔,这个是二阿姨送来我家的腊肉礼盒,我拿一条来送你,当做是‘束脩’。”游家欣掏出一条真空包装的腊肉条笑眯眯强调,送给他这个家教老师,可是非常贴切应景。

  罗方竞见她递上的腊肉条,愣了下,神情有点窘。

  一径开心送礼向他大方分享的游家欣,见他神情微恙,不禁敛去笑容。

  “我是不是送错礼?”她小心翼翼探问。似乎她的想法太传统老派,跟不上同年纪的人。

  “没,谢谢,我很高兴。”罗方竞扯唇一笑,伸手接过,放在一旁沙发上。

  他不好意思向她坦承,他母亲不爱腊肉,家里餐桌也不会出现这种东西,她送给他,他又无法料理,这种被她视为高级品的东西,送他反倒是浪费。

  可对于她大方与他分享的行为,他是开心的。

  “那个……还有这些我家拜拜的饼乾,但你应该不会喜欢,你家都吃进口饼乾。”游家欣一脸困窘。

  她把自认为好的东西拿来要跟他分享,也当是感谢他教她功课,可她却忘了,罗父的公司就是做食品贸易,他家常有吃不完的各式进口饼乾零食,她来他家念书时,罗母还常拿来请她吃。

  “我还是带回去好了。”她尴尬一笑。

  “留着,我想吃。”罗方竞伸手拿过她欲提起的纸提袋。

  他除了喜欢她家做的粿品,也喜好她家会出现的传统零嘴,喜欢她家的饮食习惯。

  国小时曾有几次因母亲陪父亲应酬会晚归,让他下课后去她家停留,他在她家吃过几次饭,一直很难忘。

  虽然他嘴上说想吃,游家欣却误解他的表情,认为他是勉为其难才收下的。

  很快地,寒假将结束,为感谢他认真教导,让她对数理的理解力大大进步,她笑眯眯问:“你有没有想要的东西?我可以用红包买来送你喔!”

  虽说他家经济宽裕,他要什么有什么,但她单纯想好好回馈他,又怕花钱买的礼物不是他喜欢的,那就浪费了,索性先问清楚。

  罗方竞看她一眼,思忖了下,道:“不用花红包钱,你亲手做就可以。”

  “喔,什么?但我没做过什么。”游家欣歪着脑袋想着能做什么送他致谢?

  “我生日时送我寿桃草仔粿。”他一脸认真向她索讨。

  他一直介意她送钟威华亲手做的寿桃草仔粿当生日礼物,因为那桃子外型倒过来看便是爱心,俨然是暗示她对钟威华的心意,令他不禁也想得到。

  闻言,游家欣脸色一变,因他的话,心口刺痛了下。“罗方竞,你很过分!”

  “我很过分?”见她眼神含怒瞠视着他,令他不解。“只是跟你要两个手作寿桃草仔粿当做生日礼物很过分?等到我生日太久了,下礼拜三就送我。”

  他索性向她说得更直接,那一天是西洋情人节。

  他打算藉由那日,藉着她送的礼,向她告白。

  未料她完全误解他的意思,以为他幼稚的又提起当年的糗事取笑她。

  “喂,我是认真的,不是开玩笑,更没取笑的意图。我喜欢草仔粿!”他强调。母亲所以常去她家买草仔粿来拜拜,不只是因爷爷爱吃,他也爱吃。

  “胡说!你根本不爱吃草仔粿!”游家欣气他刻意说假话。

  他若坦承不喜欢她家的草仔粿,并不影响两人的友情,可他一再藉故取笑她,令她难以忍受。

  国三那件事,她对他弄掉她做的草仔粿非常介意,之后才有意疏远他,即使巧遇也刻意回避,是直到高三,因母亲要求他替她补习,两人随着每天见面相处,逐渐恢复往日情谊,她也放下曾有的心结。

  不料他依然对她存有一抹轻视之意,她感觉比国三时更难受、更不堪。

  “我再也不要跟你说话了!”她忿忿的转身离开罗家。

  之后只要他在家,她就不再踏进罗家客厅。

  罗方竞见她生气离去,对她激动的反应很不解,也因她拒绝送他亲手做的寿桃草仔粿而耿耿于怀。

  她绷着脸嘟起嘴,不满的道:“刚才是意外,意外!谁要倒贴让你检查!”

  她没好气的坐回书桌前属于她的位置,拿出课本低头翻看,心下其实很想转身逃开。

  罗方竞见她气呼呼的模样,莞尔一笑。

  虽然跟她因故疏离了两、三年,但他对她还存在着一抹对异性的好感,而他早将她当女孩看待,却又难以向她告知他的心情。

  接下来因为逢农历过年前夕,每年这时节是游家生意最热络的时刻,一家人从早到晚忙着做粿,游家欣自是要参与,暂停几日上罗家补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