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七巧 > 粿女当红 > 上一页    下一页


  “买草仔粿。给我每种口味各一个,不,各两个。”他打算先捧场完,再跟她谈同学会的事。

  “罗妈妈昨天已买好几个要给你阿公吃了。”以为他代他母亲顺便买一些回去拜拜,而他爷爷已过世多年。

  “是我要吃,又不是给我阿公吃。”罗方竞没好气回道。

  “不用勉强跟我捧场,这不是你这种喝过洋墨水的‘年轻人’会喜欢的古早味。”游家欣讽刺道。她可没忘记他曾不只一回取笑她家的草仔粿。

  “喂,说到底,你还在记旧仇,才会回那句幼稚的话——我去同学会,你就不去?”没想到她记恨记这么久,罗方竞眯起眼,决定跟她挑明了说。“我是真的喜欢吃你家的草仔粿,过去的事,根本是误会。”

  “我没记恨,早忘了。”游家欣不想提那不愉快往事。“我会去参加同学会,可以了吧!”她有些敷衍说道,心下只希望他快离开,不想今晚生意又做不成。

  罗方竞想多解释,但这场合确实不适合谈话,他并非想参加同学会,是希望藉着那机会跟她好好坐下来聊聊,解开过去的心结。

  “那就同学会见。我要买的草仔粿给我。”他没忘了提醒她打包。

  游家欣狐疑的看他一眼,拿起几种口味的草仔粿装袋递给他。

  他掏钱付帐,转身离开,不久,他的身影已被人潮掩没。

  她怔忡半晌,还是纳闷他会因为同学会的事特地来找她。

  不过眼下没时间探究,她得把握今晚摆摊机会,继续打起精神叫卖做促销。

  罗方竞走出摩肩接踵的夜市,走到停车场,坐进自己的房车里。

  他没立刻发动引擎离开,从塑胶袋拿出一个草仔粿吃了起来。

  他思绪随着这熟悉味道,飘到年少时——国三那日,在钟威华的生日派对上,当他看见她送给钟威华亲手做的寿桃草仔粿时,其实颇为吃味。

  他跟游家欣虽然自国小就交好,但他并未把她当做女生,而是像哥儿们的纯友谊。

  直到上国中后,他对她有了不一样的感觉,渐渐意识到她是个女孩子,对她萌生出一抹青涩的情愫。

  当他发现她原来喜欢钟威华时,内心不免受到失恋的打击。

  而他原想制止几个同学抢夺寿桃草仔粿的嬉闹举动,却不小心弄掉她手作的草仔粿,见她二度受伤的眼神却硬扯出一抹笑,他心里很不好受。

  在她匆匆离开钟家后,他也找个理由提早离开生日派对。

  他想向游家欣道歉,解释那事是纯属意外。

  可当他来到她家门前欲找应该已到家的她,游母却表示她去参加班长生日派对还没回来,还反问他没去参加吗?

  他愣了下,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猜想她也许躲在哪偷偷难过才没回家,他不禁十分懊恼,只能转身回家。

  隔天上课,几个同学走到她座位向她道歉,她一脸笑咪咪的表示没事。在她看见他时,却刻意别开脸,一副不想跟他说话的模样,令他心生介意。

  在那之后,他几度想为那日的事向她解释,却迟迟没有机会,没过多久就毕业了。

  高中两人分隔两地,他考上建中到台北市念书,而她就读桃园一所国立高中,他虽通勤,但因课业忙,早出晚归,两人很难碰到面。

  一方面他能感觉到她有意疏离他,即使有机会在街头巷尾巧遇,她都会装作没看见,就算他偶尔代爷爷去她家买草仔粿,她远远看见他就转身进屋里,忙别的事而不招呼他这个客人。

  她刻意疏离,令他颇为不爽,却又不知如何改善两人的关系。

  直到高三那年寒假,母亲受游母所托,希望他能替成绩不理想的她,补补数学、理化和英文,就怕她考不上大学还得重考。

  其实以她当时的成绩不至于考不上大学,但若能帮助她考到较好的学校,他自是乐意替她补习,也想藉此改善两人已冷淡许久的关系。

  于是,在寒假第二天她主动来他家报到——“罗方竞,我妈要我来找你补习。”游家欣拎着装课本和讲义的提袋,站在他家门口,对来开门的他尴尬说道。

  她其实不想来找他,寒假宁可自习又能留在家里帮忙做粿,爸妈却要她把握最后一个寒假加紧努力课业,又因他寒假有空,才能找他这个功课很好的邻居帮忙。

  “我知道你也是被你妈逼的,不想教我没关系,我回去了。”她转身想走,就是不想跟他说话。

  “喂,想落跑?”罗方竞一手探向前,拎住她后颈衣领。“我没被逼,我不想做的事,我妈也逼不了我。”他有些酷酷的申明。他是心甘情愿要替她补习。

  他反倒感谢母亲替他找来这个机会,他其实喜欢教她功课,从国小、国中,她常会主动向他问功课,却在国二之后,她逐渐减少跟他一起做功课机会。

  倒不是她成绩变好,是她转而去找班上成绩名列前茅的班长问功课,那令他在意起来,明明他的成绩排名在钟威华之上。

  “真的没有强迫你喔!”游家欣转过头看他强调。

  “没有。进来!先说好,我不会像以前教你那么宽容,现在是非常时期,会严厉要求你达到每天的进度。”

  “你以前教我哪里宽容了?动不动就骂我笨,讲过的还忘……”她撇撇嘴,咕哝抱怨着。

  过去他虽不曾拒绝教她功课,可他容易面露不耐烦的神色,后来她才转而找班长请教数理问题。

  除她以外,好几个女同学也会在下课后找班长问上课时的难题,班长总是态度温和又耐心地教导她们,令她不禁对班长萌生情愫。

  “你本来就笨,死背的还行,但理解力跟逻辑很差。”罗方竞说得直白。

  他不会刻意说好听话,不像钟威华,对女生很有一套,装作体贴绅士,异性缘也因此特别好。

  可私底下,钟威华的个性并不是那样,一样在背地里批评一再找他问功课的几个女生理解力差、脑袋驽钝,那当中也包括她。

  这些话,他自是不会向她挑明了说,即使他道出真相,她一定认为是他嫉妒钟威华,故意说对方的坏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