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七巧 > 粿女当红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又看向右边,卖章鱼烧摊位,飘着阵阵香气,排队客人同样从那摊贩前挤到她这方小摊位前,与左边排队人潮交错着。

  她索性绕出摊位,手拿几个草仔粿,直接朝排队客人叫卖,“艾嬷ㄟ草仔粿,传承五十年的手工美味,先生要不要来一个?小姐买一个吃看看?真的很好吃!”她笑咪咪向客人热络推销,得到的却是一个接一个朝她摇头谢绝。

  “小朋友要不要吃看看?”她微弯身,询问跟妈妈一起在排队要买章鱼烧的小女生。

  小女生朝她摇摇头,抬头看妈妈。

  “买两个好了,明天早上拜拜给你阿公吃。”年轻妈妈朝一径推销的她说道。

  游家欣连忙包两个草仔粿给今晚的第一个客人。虽叫卖好半晌才卖出两个,她还是颇感欣慰。

  只不过之后仍然没什么买气。

  天空忽地缓缓飘下雨丝。不久,雨势逐渐加大,逛夜市的人潮纷纷走避,摊贩也赶紧收拾。

  游家欣又撑了一会,眼看已无人潮,不得不提早结束。

  她将桌上的草仔粿匆匆收进保温提袋,并收起临时摆摊用的摺叠桌,一手背着有些沉重的保温提袋,一手拎着摺叠桌,匆匆往机车停放处步去。

  来到机车前,她身上有些湿淋,将摺叠桌和保温提袋放在机车踏垫上,从座垫下的置物箱拿出雨衣要穿,又不免担心保温提袋淋湿了,虽然有防水功能,可万一雨势变大渗入雨水,里面食物便会受损,但只要保护好,即使没卖出,冰着存放还能吃上几日。

  这么一想,她转而将雨衣覆盖在保温提袋上,自个儿戴上安全帽,骑车返家。

  反正离家不远,回去也要洗澡换衣服,淋点雨没什么关系。

  她骑着车,因下雨车速不快,朝回家的路而去。

  马路上,车潮来来往往,一辆铁灰色进口房车从她身旁快速驶过。

  这时,车内响起手机铃声——“嗯,快到家了。”西装笔挺的男人按下蓝牙耳机,声音沉稳的回道。

  不久,他在红灯前停下,旁边慢车道一辆机车缓缓驶近。

  他原本没注意,却在瞥了一眼车子右侧后照镜时一惊。机车骑士半罩式的安全帽下,看见一张已一段时间不见的熟悉脸容。

  那是……游家欣?

  因外面下着雨,那没穿雨衣的女骑士沐浴在雨中,他没能细看,机车已掠过他车身,停在他右前方等红灯。

  他不禁透过挡风玻璃,望着雨刷刷过雨痕外那抹机车骑士背影狐疑着。

  不久,绿灯一亮,两方一前一后、一快一慢的朝前方驶去。

  他没再特别留意已远远落在他车后的那轮机车状况,朝自家方向前行。

  “家欣,回来了!怎么淋湿了?你没带雨衣?”游母见女儿淋雨回来,有些讶异,忙拿条乾毛巾让她先擦拭。

  “怎么没打电话回来,我去载你。”游父说道。

  女儿不会开车,原本他要开车载她去夜市摆摊,她表示距离不远,初次摆摊带的东西不多,自己骑车就行。

  “回来就要洗澡没关系。”游家欣笑笑的不以为意。

  “夜市生意好吗?第一次去就下雨,应该没卖多少吧?”这时,从二楼缓缓步下来的游奶奶杨阿艾关心问道,她其实不太赞成孙女去外面奔波。

  “因下雨不如预期,不然应该会卖得不错。”虽然内心对初次摆摊的成效颇为泄气,但面对奶奶的询问,她打起精神,笑笑的说得乐观。

  即使今晚入不敷出,收入完全不够付一晚的摊位租金,但下次若还有夜市的临时摊位,她仍想再试试,不会因为一次失败就放弃这条商机。

  稍晚,她洗完澡进自己的房间。

  她坐在书桌前,边吹头发边看电脑,她所以经营部落格和FB,是为宣传店里的产品,但透过这免费平台接到的订单寥寥可数,对店里生意并无多大帮助。

  忽地,出现一则个人讯息,令她讶异。

  只因敲她的对象竟是国中同学罗方竞!

  要参加同学会吗?

  一行简短讯息,教她怔愣半晌,没给予回答。

  她跟罗方竞其实已经很少联络、很少碰面。

  他家虽然离她家近,她常能看到罗母来找母亲闲聊,甚至年节也会买她家的草仔粿、红龟粿拜拜,但她很少遇到罗方竞。

  他在高中毕业就被家人送去美国念书,直到研究所毕业才回国,服完兵役后进入他父亲的贸易公司工作。

  罗父的公司位于新北市,离桃园的罗家约四十多分钟车程,罗父每天通勤,之后公司日益扩大营业,便在公司附近买了一间公寓,罗父偶尔因加班或应酬太晚会在那里过夜,罗方竞则直接住那里。

  即使离家车程不到一小时,罗母说他一个月顶多回来一两次,两人几乎没机会碰面,距离上次不经意跟他碰头,已过大半年。

  平时虽然有几个朋友、同学会跟她在线上问候,他却不曾主动传私讯给她。

  她跟他的关系,早已趋于平淡,久久巧遇,也只是点个头而已。

  几日前,她便接到国中同学发讯邀约同学会,心下对参加同学会有些犹豫。

  国中毕业的前几年,她曾出席一两回同学会,每每同学都会提起她家卖草仔粿,她做寿桃草仔粿送班长的事,令她只能尴尬的笑着面对。

  虽然曾经发生那件难堪的糗事,让她成为同学们回忆的笑柄,她并未因此讨厌草仔粿,她始终喜欢家里充满着鼠麴草的特殊香气,否则不会坚持接续家里的生意。

  算算,距离国中毕业都十二年了,因后来她没再参加同学会,也已多年没办过,她跟国中同学已有十年不见,有点想看看老同学,却又因故心生踌躇。

  没料到罗方竞会询问她的出席意愿,早年开过几次同学会,他并未参加。

  而比起她送钟威华生日礼物被取笑的糗事,罗方竞在笑闹中抢夺、弄掉她做的草仔粿,更令她耿耿于怀。

  她跟他因那件事起了疙瘩,原本因两家母亲交情好,他们从国小到国中常一起上下课,他没当她是女生,她也不介意跟他像哥儿们,两人交情一直很好,却在那件事之后,她有意疏离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