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御心先生 >
四十四


  她进浴室,把牙膏牙刷摆好,沐浴乳、洗发精整理好,再到化妆台前,把化妆水、乳液、粉底霜、口红……一一就使用顺序排好,再检视一遍,可以。

  熄灯,上床。

  十二分钟后,她想开灯、下床,想想,没关系,早餐妈妈会准备,不会让她饿昏在法院里。

  闭上眼睛,她告诉自己,好好睡,明天是你的重大日子。

  然后,让陶喆和蔡依林的歌声飘入她的脑袋里。

  明天你要嫁给我、明天你要嫁给我……

  向秧秧是被一阵肠绞痛给吵醒的,她跑厕所、蹲在马桶上,拉到起不来。她昨天已经紧张得吃不下饭,现在还给她拉光光,还有没有力气去结婚啊?

  一大早,妈妈就起床,在她卧房外敲门。

  “秧秧,你好了没有?”

  “快好了啦。”她呻吟。

  “你决定怎样?要不要嫁给聿鑫?”

  “嫁啊,怎么不嫁?”她有气无力。

  “太好了,我去告诉你爸爸!”

  说着,于希真加快脚步下楼,把好消息传播出去。

  她进厨房准备早餐,一面唱歌、一面煎蛋,原本她很担心,三个女儿会不会因为她的关系痛恨婚姻,没想到冉冉有了好归宿,晚晚也有个方英雄在身边爱护,而最固执的秧秧也愿意和聿鑫结婚了。

  这不好了,心头上的事通通放下,这辈子,她总算尽足责任 、不负谁。

  九点钟,聿鑫到了,她开门,热热烈烈一张笑脸。

  “刚下飞机哦?先进来吃早餐吧。”

  她把女婿迎进来,热情地送上一条毛巾。

  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很折磨人,何况他还在飞机上工作,想把时间多空出一些,办理好登记、休息几天,好好陪他的新夫人。

  “嗯,秧秧……”白聿鑫迟疑问。

  “她要嫁,我已经问过了。”于希真笑得嘴巴快要咧到后脑勺。

  “谢谢伯母。”

  “不对,应该改口喊妈了。”

  “嗯,妈。”他顺应准岳母的意思。

  “先吃饭,秧秧还要花一点时间化妆。”

  “没关系,我等她。”

  于是,他和向爸、向妈一起吃早饭,早饭很丰富,有柴紫米地瓜饭、葱蛋、同样红绿蔬菜,和一杯现打的香浓黄豆牙浆。

  他一面和长辈聊天说话,一面谈着未来的规划,他不介意秧秧上班工作,但不希望她太累,如果有困难的话,他愿意提供协助。

  这顿饭,他们各异了一个半钟头,便秧秧迟迟没下楼,而向妈已经上去问过好几次,每次下来,她都摇摇头。

  秧秧会不会临时变卦?心一紧,对向爸向妈打过招呼后,他亲自上楼逮人。

  敲门,里面没反应。

  再敲一次。“秧秧,是我。”

  还是没反应,不会是逃婚了吧?

  白聿鑫打开房门、进屋,看见秧秧坐在地板上,抱着她的粉红小礼服,脸压进床铺。怎么回事?

  他走到她身旁,把她抱起来、放回床上。

  她抬眼看见他,笑笑。“你可不可以调地瓜黑糖水给我喝?”

  “你又没中暑。”他失笑,摸摸她的额头。还好,没发烧。

  “可是我拉肚子……拉得很惨烈。”

  “很不舒服吗?要不要看医生?”他的眉头扭了,知道她拉肚子会手软脚软,软到只能趴在他背上,连打屁都是是有气无力。

  “我不是故意的,也不是演戏,我的印章、身份证都准备好了,我想换衣服的,可是摔一跤。”她急急解释。

  “没关系。”他低对检查她的手脚,寻找有没有哪里受伤。还好,只有膝盖处有点红印子。

  “我连包包和首饰配件、鞋子都整理好了。”

  “没关系。”他亲亲她的额头。好久了,他想她,想了好久好久。

  “我把要用的化妆品都排好了。”

  “没关系。”他把棉被拉过来,盖住她。

  “那你……错过今天,你就不想和我结婚了,对不对?”

  “我没这样说。”

  “可你也没表现出一脸惋惜。”

  他失笑。“我大概不会出现太过具备戏剧张力的表情。”

  对啕,他连旧情人都不骂两句,真的超孤僻。“那今天,我们……”

  “我想今天结婚可能不是个好主意,你生病而我太累,找个黄道吉日吧,办一个盛大的婚礼,满足长辈们的虚荣心。”

  “嗯。”是啊,那天爸妈听到他们可能要办公证结婚,还有点小失望。

  “闭上眼睛,睡觉。”

  他下命令,她乖乖窝进他怀里。他把被子拉好,盖住两个人,圈住她,让她的气味在他胸臆间满盈。

  唉,幸福的滋味,就是心爱的女人占据在自己的胸前。

  两个小时后,向妈奇怪楼上怎么没动静,上楼一探,从未关的门里看见两个相依相偎的男女,幸福也跳上她的嘴角。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