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御心先生 >
四十二


  说完话,她再也不看他半眼,而曹经理双目冒火,狠狠盯住她,想用眼光杀人,可惜内力还没练到那种境界。半晌,他气愤不已,转身离去。

  门关上,向秧秧抬起眼、喘口气。这是第一颗恶瘤,接下来,她还有好几个刀要开……

  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御心的《古木古风》,那是一本木雕集,她很喜欢它,不明所以,每每心烦意乱,打开这本册子,注视里面的木雕,就会让她心平。

  作者的名字了取得好,御心、驾御自己的心,看着它,她努力御心,然而这回,御心、聿鑫,她想起另一个男人。

  抚过书页里面的木制风铃,她闭上眼睛,缓缓吐气,仿佛间听到风穿过木片,叩叩叩的轻响声音,然后,她想起那个木制摇椅,想起风吹过树梢带来的丝丝凉意,也想起那双制作摇椅的手……

  内线响,她张眼。

  “董事长,有位白先生要找你,可以让他进去吗?”秘书小姐问。

  “不可以,我现在很忙。”她的心尚未被驾御,仍然需要时间整理。

  “可是……”秘书小姐犹豫。

  “可是什么?”

  “可是前董事长打过电话来关照,要我务必让白先生进去,说白先生马上要出国了,出国前一定要见董事长一面。”

  要出国了?身边带的是谁,江绯琳吗?没错,一个事业荡到谷底、再也爬不上来的当红女星,确定需要出国走走,躲避媒体。

  那么他来要做什么?把两人之间做个了结?好啊,来就来,谁怕谁!反正,她已经先转开头了,不是被抛弃。

  再次深吸气,她说:“请白先生进来。”

  十七秒钟,他进门,而她假装专心看电脑萤幕,手指头乱敲乱打,打出一些乱七八糟的文字。

  看着她,白聿鑫知道她在虚张声势。好无奈,爱上这么骄傲的女人是自讨苦吃。

  抬眼,向秧秧笑得很虚假。“白先生,找我有事吗?”

  她瘦了,接下那么大的公司肯定很辛苦。叹息,他走到她桌旁,瞄见那本木雕集,心疼阵阵。“谈谈吧,已经过去一个月,再生气也该消了。”

  “生气?不会吧,白先生,你误会了,我没生气。”她笑得张扬甜美。

  拉把椅子坐在她面前,他想,他们要谈上好一段时间。“你应该生气,因为我误解你,照片不是你散布的,可我硬说是你。”

  “小事一桩,谁没被人误解过,笑笑就过去啦。”她说得很大方。

  “没错,笑笑就过去了,但有许多事还是要当面说开比较妥当。”她耸耸肩,摇头,笑道:“随便。”

  “第一点,我没有再度爱上江绯琳,对我来说,她已经过去,现在的白聿鑫爱的是向秧秧。”

  她嗤笑,不相信。那天是谁十万火急赶到对方身边?是谁不理会她的威胁?若不是太有感情,谁会推开新情人,飞奔到旧情人身边?

  “那天时间急促,很多事情没办法解释清楚,现在我要讲明白。”

  “有什么好讲的?”

  “当然有,我生气你,是因为误解你做坏事。记不记得有一次我们逛超市,一个小孩多吃了几口试吃,让服务员破口大骂,你很生气,竟然大声嚷嚷,“你们卖过期的东西,都长霉了还拿出来给小孩子吃,要是拉肚子你们负不负责?”当众让那个服务员下不了台。”

  她记得,那天她闹到经理出面打圆场,还保证会开除那个服务员。

  可是回家一路上,他气到不肯跟她说话,那件事她反省过了,好吧,她是有一点点超过,可是小孩无辜啊!

  “那是他应得的,何况散装食物醒来就有危险。”

  “你有没有想过,那个服务员会不会有一个生病的母亲,他很想专心照顾,却因为要工作赚钱,不得不让母亲一个人躺在冰冷的病房里?有没有想过,他破口大骂不是因为性格脾气不好,而是因为心情很糟、一时失控?”

  “哪有那么刚好的事情,又不是写小说。”她抿抿唇。

  “如果就是有呢?”他笃定地回望她。

  “你……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我聘他到我父亲的公司里上班。他的母亲在等待心脏移植,而他根本负担不起手术费,他是个孝子,却不能在母亲所剩不多的时间里好好侍奉在旁,很气恨自己没出息。”

  “……然后呢?”

  “我承诺帮他负担医药费和生活费,等他母亲病好出院,他再到公司上班,但他母亲始终没等到一颗作健康的心脏,在上个月过世了。办好丧事后,他就到公司来上班了。”

  他果然是大好人,不像她这个坏蛋。低头,狡辩多话的她,第一次觉得没话可说。

  “绯琳的事也一样,你闯了祸、我就得收拾,如果我爱你、要负担你一辈子的话。那天,绯琳情绪不稳,她想自杀,你们两个在某些性格是相像的,都固执骄傲、都对事业有着满满热忱,也都是说到做到,不管后果的那种人,我怕她真的自杀,怕她的死成了我们之间的遗憾,而我不容许这种事发生,因为我爱你、我要你,不只是一小段,我要长长远远、一世一生。”

  他爱她?怎么可能……他只是、只是……是什么呢?是让她牵肠挂肚、彻底失眠的男人?是害她驾御再驾御都无法御心的男人?是她说过千百次“幸好”、“没关系”、“无所谓”,却没办法真正“幸好”、“没关系”、“无所谓”的男人。

  “错,你明明很爱她,她对你那么坏,你也不说她的坏话,如果不爱了,你不会这样挺她。”她硬是强辩。

  “刚好相反,爱恨是一体两面,会恨是因为爱仍未舍下,而不爱了,就不会再恨,你会恨一个从身边走过的陌生人吗?就算他踢了你一脚。”

  “那不一样,你甚至还留着她的手机号码。”

  “在认识你以前,我气她、怨她,虽没说出口,但我放任自己孤僻,放任自己不相信人性,我留着她的电话来提醒自己曾经怎样被一个女人背弃,也提醒自己应该对美女过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