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御心先生 >
三十五


  他轻声说:“饶人才能放过自己,你是在和自己过不去。”

  “是啊是啊,我妈都快五十岁的人了,有权利做自己想做的事,就算在我们眼里那种事蠢到不行,谁阻止得了?这个世界疯了,做坏事的人可以得到救赎,反而拼命认真的人得到的却是失败。哈哈哈,早说嘛,认真是个笑话,努力不过是放屁……”

  眼在笑、眉在笑、嘴角笑出完美弧线,她笑得好美,笑得教人移不开视线。

  细听她的话,白聿鑫听出端倪,眉际微掀波澜。“新经理名单出炉了?名字不是向秧秧。”

  他怎么这么行?一猜二猜,她的倒霉事,全让他料到。

  “是啊,知道我多帅吗?我五分钟之内把辞呈打好,丢到总经理桌上,他还不许我辞职耶,当我卖身给他哦,想都别想!

  所以我走了,留下你的住址,要他把这半个月的薪水给我寄上,不然,我就让事情登上报纸头条。好歹我也是半个媒体人,很清楚媒体的力量。”

  “你在哪里?”他不理她的言不由衷,直接问。

  “我在逛街看电影,我啊,要把以前那些只看不能买的东西全部收进我的购物袋里。反正,我妈有我爸的豪宅,再不需要我的存款,我要把这几年的储蓄通通拿来犒赏自己……”

  “你在哪里?”问第二次,他明白她在说谎。

  “我不是说了吗?我在逛街看电影。”

  “没有,你是躲在某个角落里伤心。”他的口气笃定。

  她是个面具女郎啊,他怎么能轻易窥见她的真心意?

  “我没事,真的,你上你的班,我真是只是想要听听你的声音,现在听到啦,心情已经好很多,就这样喽,拜拜。”她飞快把电话挂上。

  白聿鑫无奈地看着断线的手机。这家伙!

  他拍拍手,对员工说:“今天会议开到这里。”接着没等所有员工离开会议室,就开始回拨。

  向秧秧没看来电显示,以为总经理找她,接电话。“喂,我是向秧秧,心情很爆烂,没事的话少来惹我。”

  他失笑。“是我。”

  “呃……我没事啦。”她抓抓头发,改变口气。

  “不是心情很爆烂吗?”

  听见他的声音,她的语调又开始作假……唉!她怎么就学不会,他永远能够看穿她的虚伪?

  “那是拿来恐吓总经理的。”

  “秧秧,你到底想不想当我的女朋友?”他叹气。

  “当然想,尤其在倒霉的时候。”

  “那么就告诉我,你在哪里?”

  “不说的话,就当不成你的女朋友吗?”

  他口出威胁,“没错,就是这样。”

  “我已经很衰了,老妈很固执,煮熟的鸭子又长翅膀远走高飞,再失去你这个男朋友,我一定会痛不欲生。”向秧秧“奥嘟嘟”的回应。

  “没错,说吧,你在哪里?”他坚持再坚持,坚持是他人格中重要的特质。

  “我在你家门口,因为……你是我唯一可以依附的对象。”

  讲这种话对女强人而言很伤,但她顾不得了,人家说巧克力可以让女人的心情好转,但她对巧克力过敏;人家说悲伤的时候来一点甜食,可以改善低落的情绪,但她是易蛀牙体质,无福享受甜食。能让她开心的事情太少,他是她少之又少的选项。

  “等我二十分钟,我马上到。”

  白聿鑫到家的时候,向秧秧靠在他家门边,整个人蜷缩成球体。

  她没哭,只是疲惫,认真了那么多年,竟然得到一个结论——努力不会得到成果,世界是个不公平体系。

  所有的力气仿佛在瞬间一口气被人抽离,她累得好想大睡一觉。

  他蹲下,勾起她的下巴,柔声问:“你还好吗?”

  她扬起笑脸,想试着对他说:“我很好。”可是那三个字无论如何都出不了口,所以她选择诚实。

  “不是太好。”她垮下笑脸。

  这样很好,他喜欢她在自己面前诚实,不必装模作样、不必虚伪矫情,对于能一眼看穿她的男人,那些都是白费力气。

  “我想也是。”他在她身边坐下,把她圈进自己怀里。“想不想埋怨几句?”

  “你想听吗?多数的人无法忍受别人的抱怨。”

  “所以啊,几句就好,不要讲太多。”

  向秧秧摇头。“算了,我不抱怨,你安慰我好了。”

  “怎么安慰?”对于安慰这种事,他是门外汉,能做的,顶多是在旁边递面纸,没办法,口条从来不是他的长项。

  “就……”她偏过脸、仰头,看见他的唇,小小恶意闪过,她笑了。“给我一个吻。”

  果然,他尴尬了。到目前为止,除了宣示的那一吻之外,他们的进度还停留在一垒垒包,她是向秧秧耶,行事效率很高的向秧秧,怎会把一个可口好吃的俊男留在身边,却没想过要人身侵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