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御心先生 >
三十三


  摇头。她知道自己已经不天真、不浪漫也……不作梦了,现实的人生有太多事等着她去闯。“走吧,我们再看看别的。”

  之后,她看了一组保养品,没买;看了一件裤子,也没买;看见一个包包,还是没买。她是个很节制的女生,然后她看见一双高跟鞋,爱不释手,拿在手里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最后,又把它摆回架子上面。

  “喜欢的话,就买下来。”白聿鑫重申。

  他的财力可以为她买下所有摸过的东西,她不需要为一个小小东西想半天,如果这种行为叫做宠溺,他乐意宠她。

  “等我有钱以后再买。”

  “不必等,你在我的森林里消费了三双高跟鞋。”他拿走她看了半天的鞋。

  向秧秧抢回高跟鞋,直觉说:“只是一段关系,我不想欠谁。”

  话是她说的,她却被自己的话扯了心头,扭着、撕扯着,痛得让她蹙紧眉头。

  可她这种不服输的女人,越是这样,越要找话来证明自己没错。

  于是她嘴硬道:“不要反驳我的话。世间万物都只能维持一段美丽,水果只能拥有一段时间的甜美,蔬菜只能经历一段时间的新鲜,再好的海鲜经过一段时间就会发出腐臭味,爱情也一样,最好在厌倦彼此之前先说再见,就不会有谁伤害谁。”

  白聿鑫不语,但他总有本事看透她面具下的真心,所以他清楚她在嘴硬。

  不硬掀开她的面具,他会用心慢慢抚平她的焦虑,让她慢慢相信爱情不仅仅是短暂。他不擅长言语,所以不在口头上辩驳,他要用行动证明。

  但他的不语看在向秧秧眼里成了默认,默认他们之间是“一段”,默认天长地久不可能。

  心痛持续,她怀疑自己有没有能力蛊惑他,让他忘记那条逆流而上的美人鱼。

  母亲从不打电话到公司,但向秧秧关掉手机,不想和她讨论爸爸的事,所以她只好打进公司。

  于希真说:“秧秧,你爸病得很重,如果这时候我不照顾他,这辈子我会抱着罪恶感死去。”

  “他丢下我们的时候,罪恶感在哪里?他高高兴兴和第三者发生关系的时候,罪恶感在哪里?他声声句句爱女儿,却转头就忘记女儿需要他的时候,罪恶感在哪里?”她的声音像寒冰,每句都不留情。

  “你爸后悔了,他对你们三姐妹很抱歉。我不希望以后,你们也后悔。”

  “没关系,等我后悔,再讲几句抱歉不就得了?”她顶话。

  “秧秧,对不起,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要去照顾你爸爸。”

  晚晚为了方便工作已搬到方英雄的住处,大姐把自己嫁出去了,家里只剩下她和母亲,现在……妈也要走?没问题,她懂。

  “知道了,我会找时间回去整理行李,房东那边我会处理。”

  “如果你肯放下愤怒,搬回来和我们同住吧,你爸爸没有多少时间了。”

  向秧秧不应。

  “好吧,我挂电话,你爸爸快做完检查了。”

  没等母亲挂掉电话,她倔傲地先一步把电话挂掉,这在宣示什么?宣示她的态度不会软化。

  烦死了!她用力地打开电脑,准备开始忙工作,只要够忙,她就没有多余精神愤怒,愤怒和眼泪一样,是件伤身、伤神的没意义工作,有这种力气,她宁可拿来赚钱,何况……她深吸气。那个男人不值得!

  “组长,经理的人事命令下来了,贴在布告栏上。”

  菜鸟从外面匆匆跑进来,手里抱着一叠文件,他直接把文件丢在桌上,冲到了她身边。

  菜鸟适应得比她想像中好,是个可造之材,假以时日,会有出色表现。

  “真的吗?我去看!”

  说着,向秧秧不禁露出一抹笑容。拼了好久、等了好久,就算妈妈不再需要她赚钱买房子,但……她朝梦想前进了一大步,未来,她还要靠着自己的力量,一步步成为女强人。

  办公桌下的裸足飞快伸进高跟鞋里,她要把鞋跟敲得叩叩响,让大家都知道她来了,纷纷伸出头对她说恭喜,这天,她已经等太久了。

  她起身,菜鸟却飞快抓住她的手。

  “组长……”他欲言又止。

  向秧秧拍拍他的肩,开玩笑说:“想对我告白吗?很难哦,我升上经理后会有自己的办公室,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个优势就不存在了。”

  他敲敲脑袋,困难道:“组长……新经理不是你。”

  “不是我还能是谁?”她拉高音调。

  她才刚因为制饼厂的事被董事长特别召见,大大夸奖一番,更别提谁去谈都谈不拢白聿鑫的五百斤茶叶,再加上他们这组的产品是所有销售量里的第一名,没道理不升她当经理啊!

  “是第三组的郭组长。”

  是她?她知道她,二十六岁,身材矮小但头仰得很高,香奈儿套装在她身上很浪费,十五公分的高跟鞋,还是没办法让她和她比肩。她是宾州大学的MBA,虽然实务经验不丰富,但身上有好几张证书,进公司以来没什么重大建树,但是她叫总经理叔叔。

  所以,她输了?如果她就是会输在证书和学历上面,她干么拼命冲业绩?反正她再怎么冲,也冲不出大局。

  “组长,你还好吧?”

  她笑,虚伪而灿烂的笑着,那是愤怒到极点的表现。她是个表里不一的女人,所以她还是要让高跟鞋走得叩叩响,还是要把肩膀挺得老高,就算所有人都在看她笑话,她还是要这么做。

  “没事,我去看看名单。”

  张大哥和老李、小蔡,忧心地看着自己的组长。她那么认真,那是她该得的,可是……有许多事就是不公平。

  向秧秧走到布告栏前,把名单确认一遍,回到办公室,看见同事们的关心,笑笑说:“没事,我看完了,大家快工作吧。”

  走回办公桌后,她坐下,这次没脱掉高跟鞋,只是飞快让十指在键盘上跳跃,五分钟、列印,拿出信封,把信件摆在里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