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御心先生 >
三十二


  “我不知道,我们都太忙,忙到没时间坐下来聊聊,不过我常打电话过去,大熊先生说话的口气很客气,而迟迟告诉我,她们很快乐,说新爸爸对她很好,至于大姐……我还在生她的气,不想和她谈话。”

  “找个时间吧,能够有兄弟姐妹互相关怀很好。”

  “等我升上经理以后吧,我现在满脑子只想着这个事。别谈我了,说说你,我对你,还是陌生。”了不起吧,她的勇气,竟然敢一口气爱上陌生男人。

  “我的母亲是你的卜老师,她的性格你应该清楚。”

  “认真负责尽职,她是我见过最好的老师。”她们是志气相投的师生。

  “我的父亲开了一间电子公司,他的身体很好,公司仍然由他主持,我在里面当经理,每天上班八小时、领固定薪资,卖茶叶是为了完成外公有机茶园的梦想,不算是我的正职。”

  向秧秧感兴趣的问:“娱乐呢?每个人都有娱乐的。”

  “我喜欢玩股票。”

  他见过训练人类唱歌、打球的机器,而秧秧是训练他说话的机器,这段时间他说的话大概是以往的十倍多。

  “哈哈,我们兴趣相投耶!你爱玩股票、我爱数钞票,赚钱是我们俩的共同嗜好。”一弹指,她笑眼眯眯望向他。

  看她快乐,他也跟着快乐,秧秧是个容易把情绪感染给别人的女生。

  相处多日,他知道她是个笑面虎,知道她有许多面具在许多不同的时间戴上,心里想的和表面做的是截然不同的两套,这种人适合经商,却不适合交往。

  但再不适合交往,他就是喜欢她了,而且一天比一天更加喜欢,能怎么办呢?

  “接下来,说说那个江绯琳吧。”她知道挖掘别人的过去没道德,但她真的想了解他和他的上一段爱情,她明白问题出在自己,是她对爱情缺乏自信心。

  “我和她是高中同学。”白聿鑫不介意自己的过去被她挖掘。

  “然后呢?”

  “她家境清寒却力争上游,精神让人很敬佩。”

  “因为敬佩,你爱上她?”

  她讨厌他提起江绯琳时口气太平静,他应该火大、满脸的势不两立,好让她明白,他们之间已经彻底过去。

  “我是个闷葫芦,不爱讲话,所以她常来找我吐露心事。她来自单亲家庭,有个脑性麻痹的弟弟,生活把她们母女压得喘不过气,她希望将来能赚很多钱,让家里生活无虞。”

  听起来是个好女孩,但她才不说出这句评语。他应该要讨厌江绯琳的。

  “她没钱上大学,高中毕业就在餐厅打工,她长得很可爱,很多人问她为什么不去当明星,那些人的话影响了她,让她相信进演艺圈就能赚很多钱、改善家境,每次提起她的明星梦,她的眼底就会闪烁不已。”

  “你拿钱帮她进演艺圈?”

  “你是听我表姐夫说的吧?我没帮她进演艺圈,她是靠自己的实力进去的,我只是帮她缴交演员训练班的学费。那段时间她很辛苦,一面工作、一面上课,但她对自己信心满满,再辛苦都不喊累,她常靠在我胸前告诉我,她会成功、会被所有人看见。于是我要她辞职,努力朝她的方向前进,除了经济,我不能帮她太多,只能在背后默默支持,看她完成自己的梦。她常让我联想到逆流而上的鱼。”

  所以他替江绯琳养家是真的?

  “可是她一旦成功,就背弃支持她的男人。”

  “演艺圈是个复杂环境,在那样的环境之下,人很难不改变。”

  “你替她说话?老实招,你是不是对她余情未了?”她嘟起嘴,用手指戳戳他坚硬的胸膛,他的态度让她不满意。

  白聿鑫拉下她的手指头,与她十指紧扣。“我是觉得她可怜,一个女孩子,好不容易爬到今天的位置,她付出的,我们无法想像。”

  向秧秧同意。一个女人只身闯入丛林,还能凯旋归来的确不容易。

  为了他,她上网读遍江绯琳出道以来的所有八卦。如果江绯琳是利用白聿鑫的钱进入演艺圈,那么她也利用了吕立轩在歌坛的地位炒作绯闻,让她的名气爆增,之后,每个与她合作过的大牌男星都和她传出不同新闻,这些新闻让她的名气越传越盛,直到去年,她钓上现任未婚夫为止。

  她自己也在职场工作,知道要往上爬需要耍手段,成功绝对不是来自偶然,但她的立场不是江绯琳的死党,而是白聿鑫的女友,所以,她反对她、反对到底。

  她环住他的腰,抿唇,认真道:“不对,真正可怜的人是你,你付出了支持和关心,到头来却被背叛。”

  他微笑不语。

  向秧秧踮起脚尖,环住他的肩背,发誓似地对他承诺,“有我当你女朋友的一天,我就不会让你可怜。”

  心被触动了!他从没想过要谁替自己说话,从没想过要谁去挞伐绯琳,只想着人各有际遇,怨不得她、怪不得自己,只要静待自己放下心情,事情就会过去。

  可是秧秧跳出来了,她为他打抱不平,把绯琳的人格打进地狱,她说的每句话都是因为舍不得他把亏吃尽,现在,她还承诺不让他可怜。

  心暖暖的,她的热情烧掉他的孤僻,反手抱住她,他不管这里是人来人往的百货公司里,也想回答:有你在,我就不会可怜。

  但他不习惯说情话,所以他抱紧她,很紧的那种抱法。

  她发觉了,笑着,笑得很邪恶。聿鑫是个容易被感动的男人,虽然他老用孤僻做掩护,碰到这样的男人,不知不觉间,她的心一层一层沦陷。

  “孤僻男,我们要在这里继续玩爱的抱抱吗?”

  白聿鑫莞尔,松开双手牵起她软软的手继续往前走,嘴角始终挂着一抹微笑。

  向秧秧停在礼服店橱窗前,静静看橱窗里面的粉红色礼服,那是件剪裁简单大方的斜肩及膝礼服,右肩处有个装饰蝴蝶结垂到腰处,莲蓬的裙摆间缀着亮片。

  “你喜欢吗?”

  “很喜欢。”所有女孩心底都有个公主梦,十七岁的时候,她穿过一袭像这样的粉红色礼服站在舞台上表演,可是那个梦好远了,远得她几乎忘记被瞩目是什么感觉。

  “嗯。”她回答完,白聿鑫拉着她的手往店里走。

  “做什么?”她把他拉回来。

  “喜欢就买下来。”

  “不,我已经老得不适合作梦了。”

  “每个人都有作梦的权利,就算你已经五十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