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御心先生 >
三十一


  “阿嬷的孙子在台中念资讯管理,毕业后工作不好找,回老家帮忙种莲雾,我聘他设计网购通路,我想透过网购、电视媒体、平面媒体,三管齐下,制饼厂的业绩一定会很快上扬。”

  “总经理呢?还是没给你好脸色看?”

  “是啊,这是我第一次违反他的意愿,不过我有信心,再过几个月,等他看到制饼厂的业绩后,就会明白我是对的。”

  白聿鑫笑望她,他喜欢看她自信满满的模样。

  “到时候,如果他还是不满意呢?”他可是浇冷水大王,幸好秧秧的信心之火很旺,不会被他这孤僻男一浇二浇就浇灭了信心与希望。

  “那你借我钱,我把工厂买下来自己当老板。”

  “你真的很看好那间制饼厂?”如果真的走到那步,他会这么做,不管业绩够不够漂亮,他都乐意帮忙一群为生活努力的人们。

  “嗯。”向秧秧用力点头。

  “如果我不肯呢?”

  “你不能不肯,你得负责。”

  “关我什么事?”

  “当然关你的事,如果我黑心一点,眼睛一闭,照总经理的要求去做,怎么会有后续这些麻烦问题?是你叫我要积阴德、当好人,我一块黑布好好的,你偏要把人家染成白色,总不能搞得黑不黑、白不白,停留在灰色地带吧?”

  他说五个字,她讲一大篇,在她规定两人要手牵手之后,又规定他要为她转变为好人负责任。她真的很蛮横,但他不讨厌她的蛮横。

  “好吧,看来我得努力赚钱才行。”

  “很好,我喜欢懂事的男人。”她拍拍他的头,拍得很顺手,像拍她们家小迟迟那样。

  白聿鑫转移话题问:“你父亲呢,决定回家了吗?”

  “老答案,他前脚进门,我后脚离开那个家。”

  这只是形容词说法,他不会前脚进门,因为他是有钱人,有豪宅可住,干么纡尊降贵住到她们的破公寓里面?只不过她坚持,绝不原谅父亲。

  “他是你父亲。”他停下脚步,捧起她的脸提醒。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比得过亲情。

  “就因为他是我父亲,更不能原谅。”向秧秧拉下他的手,握紧。

  “我不懂。”他发现她手心冒汗。他一直知道,父亲这个话题让她很紧张。

  “我爱他、崇拜他,他是个很成功的男人、很成功的台商,我曾经发誓,要变成像他一样的人。小时候,他常把我举在肩膀上,说我会继承他的衣钵,可是……他放弃我了,因为我不是男的。”性别不是她的错,他不可以把对她的爱收回去。

  白聿鑫说:“他有他的苦衷。”

  “我知道,爷爷奶奶很强势,坚持要一个姓向的小孙子,所以儿子搞了外遇,他们不顾道德,支持儿子和第三者,把媳妇、孙女当成外人,但是……老天爷是好人哦,他是站在我们这边的。”说到这里,她笑得满面桃花。

  “怎么说?”这是第一次,她提到父亲时,笑得很灿烂。

  “那个女人流产了,胎儿是个男生,哈哈,老天公平吧,那个女人再也不能生育。想抢别人的老公没抢成,连自己的未来也赔上去,当时支持她的公公婆婆知道她生不出小孩后,照样翻脸不认人。人都是现实自私的,她万万没想到,她用来逼退我母亲的借口,也会被用来逼退自己。”

  向秧秧讲得兴高采烈、兴致勃勃,好像那女的生不出来,是老天爷给她们家最大的恩惠。

  “讲到别人的悲惨,不必这么开心。”他斜她一眼,受不了她的落井下石。

  “错!我就是要开心、要得意,我从来没有这么热爱老天爷过。我告诉你,我真的、真的很欣赏因果报应这个定律。”

  “秧秧。”白聿鑫拧眉。他永远都无法拉高她的道德标准?

  生气,她动手把他皱皱的眉头拉直。“你不许皱眉头、不许不认同我!如果我爸没有在那个时候离开,我姐姐可以考上医学院,我妹妹可以成为音乐家,而我可以一路念到博士毕业,成为名副其实的女强人。”

  “人生有太多的如果,如果你父亲当时留下来,你们也不见得会成为你们想像的那样。”他拉下她的手,心疼地把她揽入怀中。

  “可是我们不会遗憾、不会生气、不会有满肚子怨怼!”她在他怀里生气。

  “只要放下,就不会遗憾、生气和怨怼。”他顺着她的长马尾安抚。

  “不对,你弄错因果关系!应该说,如果我对父亲没有过度期待,没有崇拜、没有那么多爱,我就不会遗憾、生气和怨怼。所以……”她推开白聿鑫,对上他的目光说:“记住以下的话,不管对谁,你都要保持距离、别付出太多真心,并且要随时随地相信,只要一转头,就会离开对方的生命,那么到时候,你才不会遗憾、生气和怨怼。”

  所以她随时随地相信,他们之间只能维持一段短暂的关系?所以她不肯放入真心,爱得尽情?因为,她不要对他——遗憾、生气和怨怼。

  白聿鑫浅浅一笑,笑容里包含无数心疼,再度把她拥入怀里。

  他轻叹道:“放心,我不会对你保持距离,我要对你付出真心,就算某天你非得离开我的生命,我也不会对你遗憾、生气、怨怼。”

  这是他的甜言蜜语?嗯,很甜,甜入她的心。

  “你是好男人,很好的男人。”她的运气真好。

  转移话题,他问:“你姐姐还好吗?下次带迟迟到家里来玩。”

  秧秧的姐姐为家庭牺牲很大,卖掉初夜却换来未婚生子的下场,后来她不卖夜晚、改卖房子,一家人齐心协力养大迟迟,齐心协力赚钱买房子。

  “她不好,她又把自己卖掉了,替我们换到了豪宅。她以为牺牲自己很伟大,可是我痛恨她的伟大,这让我觉得自己无能,她不应该伤害我的自尊。”

  接着,秧秧告诉他,冉冉带迟迟嫁给周传叙的事,她一整个反对,反对她这么愚蠢,但冉冉连结婚登记都弄好了,谁有办法?

  “她也是为了反抗你父亲回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