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御心先生 >
二十


  “夸张有什么不好?至少我成功地夸张了你的胜之不武,今天的事传出去,所有人都会同情我的处境。”

  “别人的同情能帮助你什么?”

  “多了,以后你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吐口水,说你欺负女人,不是好男人。”

  “我被吐口水,对你有什么好处?”只有无聊的女人才会觉得快乐。

  “没好处啊!不过我会很爽,因为世界站在我这边。”说完,她又抹了他一脸脏。

  他放开她。她不懂,就算全世界都站在她那边,也于事无补。

  向秧秧推开他的手,起身笑道:“不玩了!再玩下去会感冒,我先去洗澡。”

  白聿鑫跟着起身,并在进屋之前一把拉住她,说:“我只有一间浴室。”

  他的意思是——主人先洗。可惜,她是奥客,才不理会主人的心意。

  “然后呢?”她猛地贴到他身上,双手很开放地揽住他的腰。

  他的肌肉瞬间紧绷。她不知道诱惑男人会遭到什么下场吗?

  扒开她的手,他警戒问:“有什么然后?”

  “你……想和我洗鸳鸯浴?”她刻意用舌头在嘴唇上舔一圈。

  他被惊吓,连退好几步,退回雨中。她则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伸右手,对着后头的主人挥两下,说:“谢啦,谢谢你让出浴室。”

  恶女,她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坏女人!

  但这话,孤僻男没骂出口,反而对着她嚣张的背影,露出喜乐笑意。

  *** *** *** *** ***

  举头三尺有神明,这话不是古人编来骗小孩的,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坏女人一定会惨遭报应。

  下午的小雨到了晚上变成雷电交加的大雷雨,突地一个雷击,打坏了山区的变电箱,电源断了,屋里变得漆黑一片。

  窗外没有路灯、月光,伸手不见五根手指头,怕黑的向秧秧吓坏了,而且是严重惊吓。

  她扯开嗓门,放声尖叫——

  “白聿鑫!白聿鑫!白聿鑫……”

  她不知道自己蒙着头喊过几次白聿鑫,只知道他拿着手电筒来到她身边时,昏黄光线映出她满脸泪水。

  他皱眉头,问:“发生什么事?”

  向秧秧很想挤出一点笑容,可是挤半天,才发觉自己办不到。

  吞下哽咽,她说:“停电了。”

  所以她不是骗人,是真的怕黑?

  她耸肩,抹掉泪水,问“可不可以……今天我在你床边打地铺?”

  白聿鑫定望她。她的惊慌不是造假,恶女的气势不见了,她像流浪狗,无辜的黑眼睛望住他。

  任何人在这种状况下都会伸出援手,即使对方不是真正的流浪狗。

  所以他伸出右手,她想也不想的连忙握住。他发现她的手心濡湿,她的泪水不只留在脸上。

  他勾起她的枕头被子,她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几乎是紧密贴着。

  走完最后一层阶梯,他们来到他床边,下雨的山区有凉意,躺在地上会更冷,但他没有其他被子,早说过了,这个屋子他没打算拿来招待客人。

  “你要睡在哪一边?”向秧秧问。

  他疑望着她,随手指了指床右边。她点头,迅速把被子枕头铺在靠床右下处。

  “可以了吗?”他问。

  “可以。”

  “我关掉手电筒了,家里没有多余的电池。”

  “好。”她应声后,他关掉手电筒,上床。

  两人都没睡,张着眼睛,细听对方的呼吸。

  白聿鑫闭上眼,翻身,翻到床的另一边。

  向秧秧很想把他拉回来自己这边,可是……他会怎么想?想她这个坏女人要以身色诱,诱他与她签合约?

  “我不是演戏。”很久后,她说。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没打算利用停电营造出暧昧,没打算在这个晚上对你献身,明天早上起床要求你负责任,更没计划装弱扮可怜,让你自愿提供我一张漂亮合约。”她解释自己的立场。

  “我没这样想。”

  “骗人!你绝对是这样想。如果你不是同性恋,如果不是你的感情受过创伤,正常男人会把我的举动解释成一夜情邀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