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御心先生 >
十六


  “不必。”他想都不想,直接反对。

  “你做椅子的时候,我可以帮你上油漆。” 她祭出优惠方案。

  “免。”她连上药都那么糟,还能上漆?不必了,他很珍惜自己的创作品。

  “哦,我一定没告诉过你,我的打字速度是金氏纪录世界级。”

  “我不需要打字员。”

  “我会煮很好吃的三餐。”

  这次他考虑五秒钟,考虑过后却没有告诉她答案,只用冷冷的孤僻脸望她,望得她头皮发麻。

  “呃……你知不知道,不告而取谓之偷。我有权利告你的表外孙,十几岁、血气方刚的青少年就这样留下案底,你这个当表舅的,会不会觉得过意不去?”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么爱人家恐吓?好啊,她全力配合。

  他没告诉她,阿坤不只十几岁、也不是血气方刚的青少年,但留下案底……这点,他不能不考量。

  “你想要什么?”

  哦,把竹杠送上门了,她当然敲得梆梆响。向秧秧笑道:“如果我说,我想要你几百斤茶叶,你会不会觉得我乘人之危?”

  “会。”

  “这样啊,那你只好让我留下,让我有机会说服你,而不是利用这个“乘人之危”。”她笑得灿烂无比。

  “我只有一张床。”他的拒绝很无力。

  “放心,你的沙发比我的床好睡。”她啊,最善于入境随俗了。

  “你负责三餐。”

  “有什么困难,就当抵房租。”

  “我痛恨聒噪的女人。”

  不聒噪怎么说服他?不过眼前,就算他的条件是要她去选立委,她也会笑着点头说:“没问题,竞选期一到,我马上去登记。”

  所以她比了个OK手势。

  见他再没其他意见,向秧秧笑着往餐厅方向走,一面走、一面说:“我们去吃饭吧,我做了砂锅鱼头和椒……”

  她的声音在椒后面停顿。没了?空了?光了?他竟然能把那么多的东西吃光?

  他的胃是什么做的啊!

  她的惊讶让白聿鑫有扳回一城的得意,他垂眼看她,等着她不满、发作,但她的不满只升到胸口,尚未溢出之前,已经被顺利压下。

  干笑两声,她笑着对他说:“嗯……那个砂锅鱼头还对味吗?”

  他没应声,对她耍孤僻。

  “那个、那个……哦,我记得冷冻库里还有土司,我打算做法国土司来裹腹,你要不要也顺便来一份?”

  她要煮东西?他在笑容出笼之前,把嘴角拉回原处。

  “好,我要两……三份。”白聿鑫酷酷道,走出餐厅。

  向秧秧对着他的背影做鬼脸,转进厨房找面包,一面找一面唠叨。

  “三份?地球就是这样被吃垮的啦,哼!什么嘛,那个砂锅鱼头都可以养活非洲十个饥荒难民了……”

  白聿鑫和向秧秧开车到菜市场,这是个小地方,走到哪里都会遇见熟人。

  他们先遇上的是两个在区公所上班、他的小学同学。她们很热情,远远看到他就直奔过来。

  “阿聿,你回来怎么都不讲一声?我们要请你吃饭的。”穿红衣服的说。

  他没应话。

  为什么要请吃饭?向秧秧在心里问。但人家是老朋友叙旧,她这个第三人等,好像没必要多话。

  “你有没有回学校?文老师很想你,她常常提到你。”黄衣小姐问。

  他还是没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