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御心先生 >


  不是!白聿鑫在心底接话。他痛恨美女、对美女过敏,不管是天生美女,或是在脸上大兴土木、化腐朽为神奇,只要和美搭上关系,他都过敏。

  明明没他的事,他还是把后面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皱眉,他更孤僻了。

  按铃,他的站还没到,但他决定下面的路程找一部计程车。

  银色的跑车从大道转入森林小径,这条路很小,只能让车子单向进入,路面没有铺柏油,而是铺了小石子,这让车子很颠簸,但他不介意,因为会开车子进入的只有他,多数人会用两条腿行走。

  森林里面种的树种十之八九是樟木,从进到森林那刻,他就关掉冷气、打开车窗,让芬多精滋润他的肺叶。

  这儿的树树龄都几十年了,树木参天,遮蔽所有的阳光,外面再热,一进入森林里就会觉得沁心凉。

  车子开至小屋后面,他下车拿着行李绕到屋前,在屋檐下的花盆里找到钥匙。

  屋子不大,只占地三十坪左右、盖两层楼,一楼是厨房和客厅,二楼是他的卧室和工作间,当初这房子是以砍最少的树木为原则盖的。

  他叫做白聿鑫,三十岁了,这片森林是外公结婚那年种的,经过几十年,养木成林。

  他把钥匙穿入孔内,打开门走进去,放下行李。

  房子虽小,但建材都是最好的,当时他从台北请来一个知名设计师做设计,房子盖好后,许多村人都想进来参观,他拒绝了。

  说他孤僻也没错,他是不爱与人打交道的孤僻男。

  冰箱里装满食物,衣柜里的衣服已经送洗烫整过,屋里纤尘不染、整洁明亮,很符合他的要求。

  他替自己倒了杯水,电话响起,是他的表哥。

  “阿聿,房子没问题吧?”表哥问。

  “没问题。”

  “春茶今天已经收下第一批,明天还会陆陆续续收,今年的雨水够,茶叶都长得很好,我估计可以比去年多收上千斤。”

  外公死后,舅舅想到都市生活,便开始抛售手边土地,这些土地都是外公的心血,外公养了十几年的有机土地,一旦卖出,就会再度让农药污染。

  于是他从舅舅手里买下二十几亩土地,连带把附近的土地也买下来,盖工厂、盖办公室,一整片山头都不喷洒农药,聘农业专家来指导表哥、表弟、表舅、表婶……一大堆表字辈的人种有机茶,也聘这些亲戚为他做茶,而每年生产的茶叶、花茶,皆以外公的名字命名。

  茂德茶这两年在市场上成了抢手货,他也外销欧洲和日本,价格是在台湾的两、三倍。

  “好。”

  “那你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把茶送到你那里,让你品尝。”

  “检验……”

  “我知道检验很重要,我会把每一批茶都装袋送验。”

  “明天你不必上来,我下去。”

  “你要下来?真的假的,你不怕那些女人把你生吞活剥?”

  他们家阿聿帅得像电影明星,每次到村子里,就会有许多女人借故接近他,到假日更不得了,只要阿聿回来的消息传开,那些离家到外地工作的女生都会赶紧回来。

  可惜他们家阿聿有洁癖,不喜欢女人靠近,尤其是漂亮的女生,这点让表姑、表姑丈很伤脑筋。

  可是有什么办法咧,以他的标准来看,到目前为止还没见到哪个女人配得上他们家阿聿。

  “我只去你家,你先不要让别人知道我已经下来。”

  “来不及了啦,帮你整理房子的庆嫂早就把你要来的消息放出去了。”

  他皱眉,说:“我一大早就过去。”在还没有人到表哥家“探亲”之前。

  “好吧,就这样,我让你表嫂煮早餐请你。”

  “好。”

  他挂掉电话,先上二楼打开电脑,接上网路,看了下盘面,压出几个键,买进卖出,然后让电脑继续跑。

  接着他换上简单的工作服和牛仔裤,下楼,在储藏柜里找出一套工具带到屋外,从屋旁的小仓库搬出上次未完成的摇椅,拿出凿刀,一下一下,在椅子上面雕出纹路。

  他的木工是外公教的,十岁以前,父母忙于工作,他在乡下这块土地长大,十岁之后,他回台北,大学毕业出国,过程像所有企业家栽培孩子那样,并没有什么特别。

  毕业后,回到家里的贸易公司上班,他不喜欢与人接近,但下的指令精准又仔细,不常开会,部署也都能轻易了解工作方向。

  他同时操作基金和股票,早期玩这个是因为留学的生活很无聊,后来玩上瘾,发现以钱赚钱的报酬率是上班工作的几十倍,于是这成了上班、经营茶业外的另一项工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