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御心先生 >


  黎明高中二年二班教室。

  老师不在,原本的国文课变成自修课,月考刚过,同学念书的意愿不高,大部份都是几个几个围成一团,压低声音在说话,只有少数几个高分群的乖宝宝打开课本、参考书,为三个星期之后的模拟考做复习。

  向秧秧是其中一个,她对未来有很多规划。为了她的规划,别人在上体育课,她在背快译通;别人在无聊讲八卦,她在研究数学和理化;别人在探讨偶像明星的私生活,她在写字形义测验,她的参考书写过一本又一本,她的全民英检刚刚拼过中高级,而她的多益拿到九百七。

  她认识许多从哈佛毕业的人,所以哈佛是她的第一志愿,只不过她认识的哈佛人念的是哈佛幼稚园,而她的目标是哈佛商学院。

  “小安,我给你介绍男朋友好不好?”坐在向秧秧后面的李淓刻意拉高嗓门。

  她一开口,向秧秧就不自觉皱起眉头,她痛恨李淓谈论男朋友的夸张口吻,更痛恨她三不五时用脚踢她椅子、伸展四肢。

  “好啊,你要介绍谁给我当男朋友?”高中女生听到男朋友三个字,眼睛瞬间亮起来。

  “我们家强强的邻居,他叫做赵孟廷,强强都叫他罩子。”

  强强是李淓的男朋友,三十四岁了,家里很有钱,刚从国外回来,进家族企业当挂名经理,住在一坪两百五十万的高级公寓,这件事全班都知道,李淓已经炫耀过三百回合。

  老师叫她认真念书,不要成天谈恋爱,她老是把鼻子翘高,笑道:“谁会在意贵妇从什么学校毕业?会在意的,是她手上拿什么名牌包。”

  “他人好吗?”小安把椅子拉近李淓问。

  “他超温柔的,上个礼拜强强生日,我想给他一个惊喜,就故意不打电话,带着蛋糕直接杀到他家里,结果在强强家门口碰到罩子,罩子告诉我强强出去了,可能晚一点才会在家,罩子怕我无聊,把蛋糕拿进屋里后,还出来陪我。”

  “这么好,他不会是对你有意思吧?”

  “不要乱说,我们家强强会吃醋耶。”她咯咯笑得很大声,好像脖子被割得半断不断的火鸡,噪音穿入向秧秧的脑袋。

  这么吵,害她没办法专注!她不耐烦地翻了翻白眼,用力把数学参考书盖上,找出社会参考书,那是可以靠反射动作读的科目。

  李淓注意到她的夸张动作,哼一声,转头对小安说:“告诉你哦,罩子带我去吃法国大餐,我问他有关强强的事情,他都说强强的好话耶。我问他,强强以前有没有女朋友?他说,不管他以前有没有女朋友,最重要的是,目前,我是他最爱的女生。

  “我问他,强强当经理那么累,还要找时间和我约会,是不是太辛苦了?罩子说,就是因为很累,所以才要时常和我约会,因为我是他的快乐泉源。你看,罩子是不是很温柔的好男人?”

  “听起来好像不错。”

  “我会把不好的男人介绍给我的好姐妹吗?”

  话说完,她从书包里面拿出名牌香水,当着小安的面前喷,一下子,香水分子传到前面座位,呛得向秧秧咳两声,她吹气,忍耐已经到达顶点。

  “形容一下,罩子是怎么样的男人?”

  “嗯……他的头发是名设计师的作品,他最爱穿的是Armani,他开的车子是林宝坚尼,他很懂得时尚和浪漫,跟他在一起,你会觉得——哦,原来爱情离我们这么近。”要不是她已经有强强,一定会考虑温柔的罩子。

  “多近?”

  “就像……电,,你一压下按钮,随传随到的电就会点亮你身边每盏灯,照亮你的生命,照亮你美好的青春。”她说得如痴如醉。

  “这么棒,我也好想谈恋爱哦!”

  “哪个女生不想谈恋爱?只有井底之蛙才会一天到晚念书,以为念到硕士博士就很了不起,哼,拜托,博士毕业后,到公司里面每个月顶多是五万块薪水,扣掉吃饭交通住宿费,剩下的钱连半个名牌都买不起。”说着,习惯性脚一踢,又踹上向秧秧的椅子。

  李淓超讨厌向秧秧,每次她在形容她们家强强的时候,同学都向她投来羡慕,只有向秧秧,不但一脸冷漠,就算眼光勉强投过来,嘴角还会衔着一抹讥诮,好像在批评她很肤浅。

  一个关在象牙塔的蠢女人!

  她不晓得女人的一生是凭藉男人的身份地位才能决定幸福层次,也只有那些穷巴巴的老师,才会以为自立自强、拼命念书才能出头天。

  李淓的话让向秧秧很感冒,李淓的香水让向秧秧很过敏,而李淓这一脚挑衅得让她决定主动反击。

  转身一百二十度,向秧秧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

  说也怪,她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像个冷艳女星,让人有距离,但她一旦笑起来,整个人倏地变成璀璨的发亮体,紧紧吸引别人的目光焦距。

  她笑咪咪地对小安说:“就算爱情是随传随到的电,目前的你,大概也缴不起电费,劝你还是尽可能节约能源。至於你……”身子从一百二十再扩大六十度,她与李淓正视。


梦远书城(my285.com)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