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下堂为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二


  “你为什么会在场?你是谁?你也是穿越来的吗?”

  几次想问的话终于出口,除了这些,她还有一大串一大串的问题,然而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响起,倏地打断了她的思绪。

  “闵爷,有匪人突袭。”马车乍然停下,李军在外头低声道。“知道了?”闵忻正拍拍尹霏的手背,“你待在里面,别下车。”

  “好。”尹霏重重点头,这种攸关性命的事,她绝不会开玩笑。

  闵忻正跳下车,头却被银纱帐给缠上,他皱眉不快,手用力扯开、将帐子扯落一旁。

  他令人团团围住尹霏的马车保护好,不准离开,接过李军递来的长剑,翻身上马迎向贼人,尹霏小心冀冀撩起帘子一角,偷偷往外瞧。

  —群约寞六、七十人的土匪正骑着快马从四面八方砍杀而来,他们有人持刀、有人拿弓箭,见到车马就劈,为首者力道之大,令人丧胆销魂。

  车厢碎开,未受伤的人纷纷往外逃窜,土匪见到车马内坐的是奴仆便不浪费分毫时间,转往另一辆马车猛攻。

  这时,便是状况外的尹霏也清楚了,他们在找人。

  是在找谁?赵擎、秦眧?寞非皇位之争,己经烧到他们头上?

  不,闵忻正和赵擎都是做事缜密的人,便是碰个面都要搞出一套全家旅游,怎会轻易教人发现?

  闵忻正和李军提剑,快马冲往土匪圈里砍杀,动作有如行云流水,尹霏方才知晓,原来自己的相公武功不差。

  这时,一名土匪狼狠祉开车帘,将坐在里头的童英给抓下马车,观她容貌衣着,便高举大刀往下砍,童英仰着头、满面惊恐,吓得发不出半点声音,她泪流满面,一欢美目死死地盯着满面狰狞的匪徙。

  李军被土匪团团围住,闵忻正见状提刀向前解救,这时候,披头射发的芬秀冲下马车,放声大喊,“你们杀错人了,她是英姨娘不是尹霏!”

  但她说得太慢,话未完童英己经成为刀下亡魂,刀锋从她颈间到胸部划出一个大口子,温热的鲜血飞溅出来,喷得匪徙一脸一身,随后而至的芬秀脸上也溅上斑斑点点的血花。

  见状,她回神,怒气冲冲地奔上前,怒扯住匪人衣袖,大声吼骂,“我们车子有挂银纱帐啊,你们杀错人了,尹霏在那里……”她转身,手一指,却对上闵忻正那张酷似阎王的寒冽脸庞,心中一遭,脸色顿时惨白。

  闵忻正眼底凝起寒霜,冷酷浮上嘴角,凌厉的五官射发出危险信号。

  很好……

  终究让他逮到活生生的证据,柳惠华,是该同她清一清前帐了。

  他飞身上前,一把将芬秀拉到身边,速度奇快,芬秀只觉得肩胛处一阵痛彻心腑后,接着眼前一片黑暗,身子发麻瘫软,笔直摔进泥地里。

  闵忻正高举手中长剑,直指匪人,那人全身肌肉贲张,眉心有一那拇指大的肉瘤,大大的鼻墨孔飞快地吸气,拧紧浓眉,与闵忻正对视,他悄悄地挪移脚步,心底升起畏怯。

  他不明白,闵忻正明明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商人,怎会有这样的迫人气势?汗水从额前滴入眉间,太阳穴突突地跳了起来……

  突地,围住李军的那团人中,有人高声大喊,“我刺中他了!”

  瞬间,闵忻正眉目间射出暴戾光芒,眼角余光处,他看见李军背上受了刀伤,他咬牙,一剑往前砍去,匪人见状连忙拿起刀格挡。

  锵锵锵,接连几招,闵忻正快速进攻,对方见招拆招,每每在危急间躲过,却是满身汗水淋漓、气喘吁吁,他再不敢小看这个书生似的男人。

  闵忻正冷笑,一阵剑光闪过,匪人的右手裤管和农袖瞬地染红。匪人咬紧牙关,迅速退开,再次上前时,他手中洒出一把黄色粉末,闵忻正旋身掠开,险险避去,趁此空隙,匪人猛然吸一口长气,高举手中长刀大喝!

  下一刻,他手中的刀往尹霏的马车射去,他用尽全身之力出手,只见刀似箭矢般朝车夫杀去,车夫受惊,直觉低头,若他及躲过,那刀必定会射进车厢内,而尹霏不知外面情况,怎能及时闪避。

  说时迟、mm,闵忻正也将手中长剑抛出,只听铿锵一声,刀剑碰撞,不料那刀势头过猛,虽让长剑阻了一下偏过方向,却还是插进马脖子里,瞬地,那马吃痛发狂,拉着马车狂奔。

  本想将尹霏接下来的碧玉和青玉,只差一步就要到达马车旁了,可这一惊,马车翻转个方向,把两人重重撞倒在地,青玉看见马匹受伤发狂,心头一惊,伸手想去拽住缰绳,可发狂的马连马夫都控制不住,何况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

  就这样,一群人眼睁挣地看着马车往前飞驰,惊呼连连,想也不想便加快脚步去追那辆马车。

  闵忻正也在那群人当中,可是马吃痛狂奔,哪是人腿能够追得上的,不过转眼,他们便看见发狂的马拉着车厢,直直坠入深不见底的山谷。

  尹霏还在车子里面啊,闵忻正红了眼就要纵身跳下山谷,几个下人见状狼狠抱住主子。

  “不行啊,大爷,那山谷太深,您跳下去会粉身碎骨的啊。”

  粉身碎骨?他们在说尹霏吗?在说他的妻子吗?猛然转身,他的眼睛像狂兽似地冒出鲜红血丝,该死的柳惠华、该死的童英、该死的柳惠婷……她们一个个都该死!

  他猛然转身,掷刀匪徙见到闵忻正回头,阎罗似的脸庞透露着杀人光芒,吓得他全身发抖,直觉拖着受伤的右脚,企图逃跑。

  他害了尹霏,还想逃?!

  闵忻正周身散发着冷例戾气,带着浓烈仇恨的欢目教人不敢与之对视,他一面走一面从地上捡起一柄大刀,下一刻猛地脱手飞出。

  匪徙还来不及喊叫,那刀己经穿过他的左大腿,他往前一倾,重重跌倒。那浓烈的杀气让爬不起来的他只能眼眸睁看着死神降临。

  闵忻正走到他身旁,一脚将他踢得仰面朝天,脚踩上他的胸口,寒声问:“是柳惠华指使你来杀尹霏的?”匪徒偏开头,不回答闵忻正。

  他怒极及笑,注视着对方的眼睛,他抓起刀柄,缓慢地将刀子一寸寸拔出,匪徙狂声号叫不己,他痛得蜷缩成团。待刀离身,匪徙缓缓舒口气,以为酷刑己尽时,刀瞬间往下划,他的大腿被猬猬削掉一块肉,立刻痛得鸡猫喊叫噪子喊得嘶哑。

  闵忻正又笑了,笑得他全身汗毛坚起,惊恐得难以自己。

  “你以为,我非要从你身上得到答案?我问你,只是想给你一个活命的理由,毕竟我是商人不是刽子手,可是你这么硬气……也好,要当英雄就得付出代价。”

  闵忻正再次举刀,这次对上的是匪徙的胸口。眼下,这匪徙哪里还有什么骨气,连声大嘁,“我招、我招,是闵老夫人用一千两纹银买通我们老大,她说,闵大爷素有克妻之名,事情发生后,绝不会有人联想到我们,这不关我的事,我只是个寂寂无名的小喽啰。”

  小喽啰?未必,若连个寂寂无名的小喽啰的武功都这么高,皇帝那把龙椅还能坐得牢吗。

  “你们是哪条道上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