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下堂为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


  看见尹霏又惊又喜的笑容,赵擎和秦眧的心不自觉柔软,她身上有股魔力,会让人卸下防备,让人情不自禁想同她靠近。

  看见她,他们下意识地松弛了心情,这在战场上不是好事,但对日日身处战场的两人,却是难得的幸福。

  于是凝肃的眉毛弯了,冷硬的嘴角勾起。

  尹霏笑着,却没问他们为什么出现,爷儿们的事,总有他们的道理。“谢谢你的火锅和甜食,皇奶奶很喜欢。”赵擎道。“那就好,下回我再试着做几款新口味,让相公送过去给你。”

  最近,她的手艺越发熟练,要开茶铺子,光靠几样甜食可不够,咸的要一些、辣的要一些,下酒菜可卖得便宜点,鼓吹客人吃得又辣又咸又渴,再多叫上几壶昂贵的花茶,才能赚个钵满盆溢。

  “听说,你打算开火锅店?”秦昭问。

  “还在筹划中,你们知道的,商人重利相公闻到银子的味道,就会下意识往那个方向钻。”她假意埋怨。害她现在也开始研究起白汤、红汤、鸳鸯锅……那可不是她的专长。

  “不是你想开的?”赵擎诧异,他没想到闵忻正会在意那点小银子?

  他转头看向闵忻正,发现他眼底满满的宠溺,于是明白,他当然不会在意,他在意的是尹霏,她想做,他就帮她完成,他宠她的方式不是豢养圈禁、不是过度保护,而是成就她想要的成就。

  “有差吗?”她疑问问。

  “当然有差,如果是你想开的,身边银子肯定不足,我可以出钱入股,如果是闵爷做的,他哪会差一点小钱。”秦昭回道。

  “嗎,夫妻有通财之义嘛,做得起来,我好相公也好,做不起来,就像你说的,闵大爷耶,哪里在乎那点小钱。”她笑得满脸得意,谁让她庹害,嫁了个好老公。“我只听过朋友有通财之义。”秦昭嗤声道。她的话简直是无赖,摆明赚钱她有份,赔钱闵忻正只能自认倒霉,谁让他娶了她。

  “为何朋友能通财,夫妻却不行,妻子届然比不上朋友的重要性?”尹霏不满意他的论调。

  “你没听过朋友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旧了,再换一身便是。”秦昭理直气壮。

  什么鬼论调,那她是不是二手衣啊?!她鼓起腮帮子瞪上闵忻正。

  “别看我,我这辈子就想一件衣服穿到底,不换了。”闵忻正连忙表明自己的立场。

  他的话满足了她的心,尹霏骄傲地噘起嘴巴。“就说嘛,旧衣服又暧又柔又实在,新衣服哪能这样好穿,至于手足……相公,如果哪天手足断了,别怕,我有的是功夫,能替你装上最实用的高等义肢。”

  “唉,娶妻娶贤,闵爷一生……误了。”秦昭揺头,夸张地攀上闵忻正肩膀。

  “闵爷,据传软红坊花魁欢燕,能歌善舞又温柔体贴,要不咱们哪天去看看呗。”闵忻正尚未接口,赵擎己抢先搭话。“可不是,那真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奇女子,如梅之傲霜、如海棠溫婉,哪日闵兄一起去见识见识。”尹霏打心中不屑,冷哼一声,这群坏男人,居然在她家老公面前光明正大讨论小三,实在需要再教育。

  “是啊,奇女子只能往风尘中找,平头百姓家里若真有奇女子,早被抓去游街沉塘了,我们这种良家子,还是乖乖在家相夫教子的好。”

  “良家子?乖乖在家相夫教子?”

  秦昭噗哧一声,忍不住大笑,她还真敢说,嫁了两个男人、为钱抛头露面,什么时候良家子的标准降得这么低了?

  秦昭一句一句同她对了起来,偶尔赵擎插上几句,好似尹霏越气,他们就越得意。顿时,马车里充满和乐气氛,直到行经一处密林时赵擎才回归正题。

  “太子己经给秦昭下了密令,要他暗杀大皇子,上回他暗杀我己经失手过一回,这次无论如何他都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赵擎道。

  前因后果,尹霏早己自闵忻正口中得知,她看看赵擎,再看看闵忻正,两人都满脸的凝重,唯有秦昭还是一身的慵懒,斜斜靠在车厢边,拿着她昨儿个烤好的杏仁饼慢慢啃着。尹霏理解,如果要让秦昭继续留在太子身边做内应,赵易就非死不可,可往后秦昭身上背着大皇子这条命,就再也别想立足于朝廷。

  若是他想功成身退,便得刺杀未果、重伤身亡,退出太子的亲信团。这样一来,虽能正式挑起太子与大皇子之间的战役,但他们也断掉太子身边最重要的讯息来源。

  闵忻正和赵擎都在心底盘算着,怎样做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

  可是尹霏不认同,她觉得这样很自私,他们为什么不问问秦昭是怎么想的?

  或许他想成就一番事业,或许他对自己的前途有诸多考虑,为什么事关秦昭,他只能成为笫三者,安静地坐在一旁、等待别人的结论?

  对,没错,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可那些“小节”的心思,难道只能注定被牺牲,不需要被重视?

  她生气了,故意不看闵忻正和赵擎,冲着秦昭问:“你是怎么想的?”秦昭没想到她会突然问上自己,嘴巴一阖,他差点”L咬到舌头。“你在问什么?”

  “你想当一辈子见不得光的杀手,还是想成为朝堂上的栋梁人物?”

  原来是在替他操心啊?傻瓜,他又不是笨蛋,会踉着赵擎、愿意为他出生入死,便是因为赵擎是个好主子,别人为他做几分,他便加倍还人。

  不过尹霏的担心让他备感温暖,这样的女子,难怪闵忻正愿意为她无怨无悔的付出。

  带着两分轻佻,他回道:“如果可以当栋梁,谁愿意成为杀手?”

  “那我有个想法。”她鼓起勇气瞟赵擎一眼。

  她知道女子不得干政,可她又不是皇后娘娘或宠妃,她只是提供意见,何况,商人都可以干政,女子又怎样?

  连朝堂事她也有想法?赵擎惊诧。

  他以为她能做点花茶、丟点吃食,做些小生意也就很了不起了,没想到……赵擎嘴角带起几分兴味,说道:“讲讲看。”

  “不要拖拖拉拉,一次见真章吧。”钝刀子锯肉的确让敌人更痛些,但一枪毙命不是更痛快?!

  “怎么个一次见真章法?”赵擎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