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下堂为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哼!内宅的事,爷儿哪有精神管?只要你点头就成,你可别想搪塞,有关子嗣的事何等重要,闵家容不下一个妒妇。”闵老夫人态度强硬。“就算要给爷找姨娘,也得找个合心合意的,若是爷不喜,后宅不平静,岂非违背母亲的好意。”

  “你的意思是说忻正不喜欢英儿?”柳姨母的声音拔尖,眼睛瞪得像牛眼。

  “胡扯,他们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小时候,两个人手牵手扑蝶玩耍、一起念书背诗,那情分是真不是假,只要你不在当中弄鬼,他们定是水乳交融、恩爱情深。”原来她不只负责让人进门,还要负责两人恩爱情深,否则就是她在当中弄鬼?

  这胡话都能说出一篇铿锵道理,什么世道啊。

  不过,柳姨母这篇谎话说得过火,闵忻正同表妹相差八岁,还能手牵手玩扑蝶、一起念书背诗?是表妹太天才,还是闵忻正太幼稚?

  尹霏沉默,这时候不管说什么都是错,说越多漏洞越多,她们不正在等一个漏洞好把她给扫地出门,就算扫不出去,也能给她落落面子,然后把童英抬进门

  与其称了她们的心意,不如让她们找不出借口,就算真要塞人,也要让众人看清楚她们是怎样强势行事,到时就算童英进门,在下人踉前也会少几分气势。

  见尹霏不语,闵老夫人皱眉,“做主母要有做主母的大度,不能嫉妒,你这脾气别说在闵家,便是在普通人家里,也是容不下的。”尹霏依旧不语,她在认真考虑,如果到最后P且止不了这椿“喜事”发生,她该怎么处理这位小表妹。

  若是寻常姨娘昵,就是高一级的婢女,她想往死里整都不会有人多话,问题是这位是“表妹姨娘”,日后别说拿她当婢女,就是想使点小手段让她知难而退都不成,因为上头有个二婆婆,还有个姨母护着,自己不要被人家逼得知难而退就不错了?

  至于闵忻正对小表妹有情或无感,她实在难以下定论,即使他曾经说过他不会三妻四妾,而她不会有姊姊妹妹,可她对男人的承诺缺乏信心。因为,很久很久以前,她的父亲也曾经对母亲承诺,此生她是他的唯一,可到后来,她却有了异母弟妹……

  所以,如果无法把小表妹挡在门外,无法阻止她和闵忻正成为真夫妻,无法抑制两人逐日升温的感情,自己该怎么办?

  随波逐流的认了,还是遵循自己的心,坚特爱情的专一?又或者学会心机诡计,不把人命当命看,将所有能想到的肮脏手段使尽,让自己在婚姻这条路上走得顺心些?

  “……总之这事儿我定下了,以后英儿就是英姨娘!刘嬷嬷、张嬷嬷,在这院子找间舒适的屋子,好好整理整理,把英姨娘的东西给拾掇拾掇搬过去。”

  “是!”两个强壮肥硕的老嬷嬷应声。

  柳姨母笑得欢喜,带着胜利的口气对尹霏说:“以后,英儿就麻烦大奶奶照顾了。”尹霏还是没出声,垂着头,满眼无奈。

  长者赐,不可辞,闵老夫人这边,她是无力及抗什么了,这年代,孝道比什么都重要,闵忻正是做生意的,一句不孝便会连累他的商誉,因此即使他心底对继母再不喜欢,还是得把那一大家子养起来。而她,凭什么阻止婆婆所赐,这手头排在不孝后面的笫二大恶是善妒。

  柳姨母转身,握握女儿的手说:“你要同姊姊好好相处,两个人齐心合力,把大爷给服侍妥当,懂不?”

  “英儿明白。”童英温顺乖巧地走到闵老夫人踉前,屈膝福身道:“多谢姨母的成全,以后英儿会好好孝敬姨母,服侍忻哥哥。”

  “我知道你是个听话的好孩子,我把忻正交给你了,你要加把劲儿,早点为他开枝散叶。”闵老夫人口气温柔、表情亲切,一副慈母形象,她轻拍童英的手,把她当成正经媳妇看待。

  “英儿会尽心的,只要……姊姊愿意成全。”她意有所指地瞥了尹霏一眼。

  尹霏苦笑,她疯了才会拿自己的丈夫去成全别人,可她没出声、没表情、没及应,只是淡淡地看着三个女人在自己眼前演戏。

  直到她们志得意满的离开,尹霏方才端起茶,-口气灌进肚子里,将心头那把火硬生生压下。

  “奶奶,你怎么可以让那个女人进门当姨娘?”碧玉忍不住爆泠了。

  方才,好几次她想插话,都让翠玉给拦下,青玉见尹霏一脸疲惫模样,扯了扯碧玉衣袖,在她耳边低语。

  “看不出来吗?她们就是趁大爷不在家,才敢来闹事的,咱们奶奶是新妇,总不能才进门就忤逆婆母吧,我们村里有个新妇不过顶了婆婆两句话,就让公公写休书给休回娘家,你难道要奶奶也这样。”尹霏抬起头,语带哀求说:“可不可以拜托你们,让我安静一下?”

  青玉看了主子一眼,轻叹一声,和翠玉一起拉着碧玉走出门外,就让主子好好静静吧,这院子……往后恐怕不得清闲了吧。

  人都走了,尹霏趴在桌上,把脸埋进双臂里,这时候才咬牙闷声道:“可恶、不公平,”

  “既然生气,为什么不当场骂回去?”

  一句风凉话钻进耳里,尹霏吓一跳,迅速抬起头,看见熟悉的红衣嚣张男斜斜地倚靠在窗台边。

  他没等她说话,又问:“为什么要忍?”

  秦昭不晓得为什么自己看不得她受呑屈、看不得她那副窝囊样儿,人家不把她这个当家主母放在眼里,她做啥客气,及正柳惠华又不是闵忻正的亲娘,隔层肚皮隔层亲,真不晓得她在顾忌什么。

  “我没有不骂回去啊,我只是在观察情势,打算找个最好的时间点再发难。”

  “哼,你根本獅,你是个不折不扣的胆小鬼。”

  他的口气恶劣,非要逼迫尹霏承认,她只是只虚张声势的小地鼠。刚应付过三个女人很累,她没有多余力气同他对峙,她投降了。

  “好吧,就当我是胆小鬼吧。可她是婆婆,我既然嫁给闵忻正,就得认了,不管她是乖张暴戾,还是恶毒刻薄,这辈子,我还真不能不同她搭上关系。”孝道二字像紧箍咒,狠狠勒上她的脖子。“所以呢,童英你也认了?”尹霏的笑很心酸,如果能够她说不认就不认,她绝对不会认,可在这件事中,她不是关键决定者。

  “如里闵忻正把她收下,你也认?”他问得咄咄逼人。

  她也想知道答案啊,她想了那么久,还是没找出正确解答。

  她试着说服自己入境随俗,可胸膛里的那那心不愿被说服,她明白,逆着时代湖流走会有多痛苦,可她宁愿痛苦,也不愿意承受被分享的婚姻和爱情。

  唉,少喜欢一点就好,那么她便不会在意他身边有多少好风景,谁让她没出息,才几天相聚、几天分离,便喜欢、便思念、便爱上他……很多、很多,多到醋意橫生,多到无法忍受他身边有另一个女人。

  “如果真有那样一天,我会学着多爱自己一点。”她幽幽叹息。

  “你在说什么鬼话?”秦昭嫌恶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