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下堂为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倘若她对闵忻正有意思,怎么两家人看起来挺熟的,她却没有先下手,现在才用一种“你抢我饭碗”的哀怨眼神瞅着自己猛瞧?

  在闵忻正的带领下,尹霏来到闵老夫人面前,下人送上茶水和垫子,尹霏乖乖跪下,端过茶盘高举,把茶送到闵老夫人面前。“母亲好。”她温顺说道。

  “哪儿好啊,我们都喝过三轮茶水,新妇才姍姍来迟,好大的架子。”她的语气刻薄,一派灰姑娘她家后娘的样子。

  尹霏没回话,闵忻正替她说了。“还望母亲原宥,我们没想到母亲会特地赶到别院,若是知道,自会提早作准备。”言下之意是:不是主人怠慢啦,是客人没眼色,要上门连张拜帖都没送,这不是成心让主人难办事儿。“忻正啊,这就不是姨母要说你啦,成亲这么大的事,怎么可以不通知家里一声,婚姻大事自该是母亲为你操办的呀。”中手妇人说道。

  “儿子的婚事己经让母亲操过太多次心,这次就不劳烦母亲了。”他别有深意的道。

  尹霏瞧一眼那位中年妇人,姨母?所以也是亲戚一枚,不知道闵忻正除了继母、弟妹、侄子侄女外,还要养多少不相干的人?

  “你这孩子真是,老替别人着想,怎么就不替自己好好想想?闵家是什么家世,江湖术士几句话,就让你当真相信自己克妻?娘给你说过几门亲事,你一个都不要,说是怕耽误好人家女子,可……你也不能这样堕落呀,这个女人是朱家的弃妇,就算你名头再不好,也不能随便捡双破鞋来穿……”

  闵老夫人被顶了几句,火气正大,一串难听话便叽哩咕噜飙了出来。

  尹霏扬眉,恶毒地想:谁晓得这克妻名头背后有没有您的杰作?

  闵忻正波澜不兴的脸庞因为闵老夫人的话而忿然,冷锋瞬间划过,满厅的人全感受到他的怒气,唯有尹霏没感觉,因为她忙着分析情势。

  如果忻正的婚事背后真有幕后黑手,最大的理由只有一个:不让他有后代,那么他拚搏一辈子的财富,便落到其它三房头上。

  因此这可以解释,为什么满屋子妯娌看她的目光只有轻蔑却没有敌意,因为她被朱念祖休离的原因,恰恰是“无出”?

  既然他们的婚事无碍计划,闵老夫人的怒气从何而来?

  “……既然人都娶进门了,咱们闵家也不是无信之人,就让她当个妾吧,过几天,我帮你把英儿娶进来当正妻,免得你在背后被人指点议论。”

  尹霏回神时,发现话题进人崭新一轮,她偏过头看向闵忻正,发现他的脸色铁青,据成拳头的手背青筋浮现,他在生气,而且是生很大的气,她同情地看闵老夫人一眼,她肯定不知道惹火狐狸状元有多倒霉,也许她该去找朱念祖学习一点经验。

  “多谢母亲关心,英儿值得更好的男人,至于我这个克妻之人,有霏儿相伴己经足够。如果母亲不想喝霏儿的茶,那我们就先行离开,屋里还有许多事得紧着办。”他口气笃定,没有半分商量空间,意思明白得很。你不要这个媳妇?没事儿,他也没打算让老婆认这门亲戚。

  他摆明护定7尹霏,谁敢对尹霏不敬,就别怨他不会做人。

  话落下,母子俩眼对睱、鼻对鼻,谁也不先开口说一句。

  直到闵忻正用眼神示意,让下人把尹霏手上的茶盘端走时,老夫人才有了动作,她飞快端起茶盏抿一口,褪下手上一只玉镯,重重地摆进盘子里,尹霏双臂一震,差点儿没接好,真是……好重的礼。

  “多谢母亲。”尹霏道。

  闵忻正抉尹霏起身,指了指众人,给她引见。

  和她之前猜测的一般,就是那三房人,互相见过礼后,他直接跳过表妹姨母,牵着尹霏走回母亲身前道:“没有事的话,儿子先告退了。”话丢下,他潇洒地一挥衣袖,拉起尹霏走出别院大厅。

  尹霏松口气、也叹气,松口气是因为以后不必何候一个讨人厌的婆婆,只要维持表面平和就行,叹气是因为心疼,还以为他过得风风光光的,没想到和她一样,也是个没爹娘疼爱的孩子。

  她反手握紧他的,他诧异抬眉,尹霏迎上他的视线,微笑道:“母亲不疼你没关系,以后,你有我宠着。”只是淡淡的一句话,没有特别或刻意,可是,他的心在瞬间凝上了蜜。

  紧绷的肩膀松下,拧起的双眉舒展,深遼的眸子变得柔和,一个充满感动的笑容从眼角往脸庞伸展,他没有多话,只是轻轻巧巧地应了声,“嗯。”但她知道,他很快乐,打从心底、毫无目的地快乐着。此刻,她告诉自己,她要努力再努力,倾尽全力做好他的妻子。

  他们从大厅出来后,直接回屋里,青玉拧来帕子,何候两个主子净脸,尹霏这才发觉,三个丫头少了两个,幸好,闵忻正常手在外头跑,己经习惯事事自己动手,青玉才没慌乱手脚。

  青玉沏来新茶后,尹霏问:“翠玉碧玉去哪里了?”

  青玉皱眉,看看主子,轻咬下唇,这种话……怎么能在大爷踉前说。

  “说呀。”尹霏催促,她有点担心,前头那几位主儿还没离开,若是冲撞了人家,她可不想同他们正面冲突。

  “碧玉姊姊领着翠玉去探听了,说要去査査老夫人想给咱们家闵爷娶进门的英儿姑娘是什么来头,还有那位用一脸大便大不出来的表情,老望着咱们家闵爷的表小姐在想什么,肚子痛要看大夫呀,看咱家闵爷做啥?”她杷碧玉的话原原本本全搁出来。

  噗!闵忻正一口茶全喷出来,青玉连忙拿来巾子给爷拭净。

  尹霏揺头,她们倒是口口声声“咱们家闵爷”说得顺馏呐,可表小姐的眼神分明是含情脉脉,怎到她们眼里就成了便秘?

  闵忻正顺过气笑着对尹霏這:“丫头们对你,还真是忠心耿耿。”

  “可不,我待人以真心,他人定还报我真心。”口气里有几分无奈,忠心不忠心,她倒不敢夸口,但她们绝对有当狗仔的本能天分。

  “你这话得看场合,至少在商场上不成立,不过在府里可以用用,起码你换来丫头们的真诚相待。”

  “你不就是利用她们这副脾气吗?否则几个人初来乍到,乱飞乱窜的,短短一个晚上,怎就能探听到那么多消息?”不必猜想,定是他的授意。

  “早点知道状况,你应付起来才会更得心应手,不是吗?”他认了。

  她开心,因他为自己着想,她不喜欢应付人,尤其是别有眉心的,但以后不管是为他还是为自己,她都必须学着适应,闵家这池水,似乎没有她想象中那般澄清。

  她轻轻说:“可我更喜欢那些事是由你来告诉我的。”顿了顿,她审视他的表情后道:“我不知道你对夫妻是怎样下定义的,但于我而言,夫妻是一体,是你想护我,而我也想挺你。身为妻子的我希望在风雨中和你互相依偎、彼此安慰,不想只当你强大羽翼下的寄生虫。”

  他笑了,眯成弧线的双眼柔和了他的精明冷厉,软化他的坚硬棱角,终于,他的世界中出现一个女人,并且想陪伴在他身边。“想不想知道我的童年?”

  “如果你原意说的话。”她看青玉一眼,看见她发现新大陆的兴奋眼色,尹霏撇撇嘴道:“你下去吧,杷门关好,不相干的人不许进来,你们家闵爷的童年,是说给他新婚妻子听的。”青玉吐了吐舌头,福身退下。

  门关上,一抹欣慰浮上,闵忻正道:“我喜欢你的口吻。”

  “什么口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