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下堂为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她被朱家那堆姊妹给吓坏了?闵忻正微笑,他不是贪恋女色的男人,他只向往一个妻子、一群孩子,一个由自己建立起来的家。

  “行了,我回答你。闵忻正,我不怕嫁给你。因为如果嫁给你的女人都要死一次,那么我的额度己经用完。”

  “什么意思?”

  “被朱念祖休弃时,我万念俱灰,觉得人生无望,便用一条白绫把自己给吊死,被救回来后,我想通了,不过是一个无情无义的男人,何苦为难自己,离了他,说不定生命变得更美丽。”

  “换过角度、换了心情,我给自己寻到新目标,努力过得生气盎然,所有人都觉得我变得踉以前不一样,我也喜欢截然不同的自己。”

  “所以我是死过一次的人,己经在阎王爷那里重到优惠券--十次意外九次生,我保证,就算嫁给你,我也可以话得长长久久。”他被她的话惹出笑意,她安慰人的话很新鲜,新鲜得可以拿来当成笑话,使人放松心情,因此他心花怒放。

  他提提眉毛,看一眼百子千孙被,恶意吓唬她。“那么,现在……新婚夫妻是不是……”

  “现在……”目光一缩,她跳下床,欲盖弥彰说道:“现在当然是要出去把满桌子菜吃光光,我饿惨了,直到上花轿之前,我都以为自己要嫁的是朱念祖,过去几天,我吃不好、睡不饱,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在新婚夜里把他给解决掉……”

  她哇啦哇啦说一大串,用意是掩饰自己的心慌,可他把她的话全听进去了,眼底有着心疼怜惜,他二话不说踉着下床,打橫抱起她,把她重新抱回那张摆满食物的桌子前面,亲自替她布菜盛杨,把她喂得饱饱。

  昨儿个,他们聊到很晚。

  她说了许多网络笑话,即使有一些是冷笑话,但他配合度很高,仍笑得眉开眼眯。

  他也讲了许多事,说的多是如今朝堂动向,以及赵擎的处境。

  他说自己己经做出决定,决定投向三皇子阵营,从此以后出钱出力,为三皇子在民间谋得好名声,为他在朝廷办的差事多出几分力。

  这是官商勾结,在现代,必须被抓进牢里去关上好几年。可是在这里,投对了政营,代表他可以知道的内线消息远远超出你所能想象的利益。

  她说:“如果我是赵擎,才不去抢那个位置,几次置自己于死地,在我说啊,什么都是假的,只有活着是真的。”后面那两句,是她从碧玉嘴里偷来的,在她刚穿越那几天,碧玉见着她就要叨念几谝,导致她印象深刻。

  他说:“如果我是赵擎,我会做相同的事,只不过不会像他那样显山露水,让敌人摸清楚自己的意向。”

  看吧,他们是多么不相同的两个人,他是何机而动的眼镜蛇,而她是偃旗息鼓、有洞就钻,只想过上安乐日子的小地鼠。至于赵擎,他是不畏强权、锋芒毕露的狮王,所以喽,只有他那种人才能变成万兽之王。

  他问她会不会觉得婚礼简陋?

  她说再张扬的婚礼,也没办法阻止男人想要往别的女人身上发展的决心,与其成为日后悲惨生活的笑话,不如低调一点过日子。

  他不再及驳,只是盯着她,沉默许久才问:“你为什么如此与众不同。”

  她回望他,也沉默,刻意隔上好一段时间才说:“如果那些女人都拿根绳子上吊,没死成救回来,大概都会踉我一样鹤立鸡群。”

  “我说的是与众不同,不是鹤立鸡群。”他眼底带着淡淡笑意。

  她辩驳,“如果那只鹤不敢与众不同,他怎么有胆子让自己冒出头来,傲视那群骄傲公鸡?”

  “你打算冒出头,傲视骄傲公鸡?”

  “你没看见我对朱念祖的态度吗?下回碰着他,我不只傲视,还打算把他踩在脚底下。”

  “是,身为闵夫人,你是有资格踩他几脚。”

  “敢情我还得套上你给的光环,才能张牙舞爪?”她笑眯眼,对闵夫人这三个字无半分排斥。

  “客气了,有我作为依仗,除张牙舞爪外,你还可以做更多事儿。”

  “听起来很不错。”

  “现在知道嫁给我,除冒险外,还有不少好处吧?!”

  “嗎,我得好好想,要怎么善用这些好处。”

  笑开眉心,回想刚穿越来的那段日子,她最大的希望是如何让自己过更好的日子。如今有棵大树……不,用大树形容闵忻正太委屈人,他是一〇一大楼,是东方明珠塔,是SWFC,有这个能聚金、能遮凤避雨的好大楼,她那点微小的心愿算得了什么。

  他们就这样一句一句聊着,聊到东方将明,才沉沉睡着。

  这种促膝长谈的熬夜经验,闵忻正没有过,他并没有太多可以卸下防备的朋友,尹霏也是。

  最后,他们各自卷着一条棉被入睡,可他的手脚有点霸气,喜欢往不厲于他的区域发展,慢慢地,他的触手摸到“商机”,先是微微“探索”,然后一步步蚕食鲸吞,然后,把“利益”收进怀里。

  于是,当他们欢欢清醒时,尹霏发觉自己被某人抱在怀里。

  经历过洞房花烛夜后清醒来的新婚夫妇,应该是甜蜜、浪漫、尴尬、害羞……总之多少会带点粉红色的泡泡,但尹霏是被惊吓醒的。

  因为一句粗嘎的女声,扯起喉咙在外头大声嚷嚷,“大爷、大奶奶,老夫人有请!”老夫人I尹霏活生生被三个字给吓醒,猛地睁开眼睛,却发现一欢炯亮眼神注视着自己。

  发现她的惊恐,闵忻正温笑安慰道:“别担心,慢慢来。”

  啥?慢慢来?不对,这是婚后的重头大戏,新妇要见长辈敬茶,然后长辈会给新妇见面礼、训诫两句,以示家风。

  她有点后悔没早点了解闵家的背景资料,不知道婆婆性情是优是劣,不知道有没有让人吐血的妯娌或小姑,不知道有没有和老公阅墙的小叔……

  “你确定慢慢来?”她张大眼睛,对上他似笑非笑的目光。

  “对,慢慢来。”

  这个婚事,他办得极为隐密,他不希望像过去几次,新妇未进门就死于非命,过去几年,一次次的克妻事件让他对自己的命数深信不疑,但尹霏的话提醒了他。虽说他尚未找到任何证据,但尹霏能平安踏进闵家大门,己经证明若干他不愿意正视的糟心事。

  “那……我什么时候才可以起床?”她指指橫在自己腰间的手。

  一笑,他把手抽开。“随时都可以,只要娘子愿意。”娘子?!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闵爷,你还是叫我尹霏吧。”

  “尹霏?太见外,我喊你雨非吧。不过,我喜欢你喊我相公,就这样决定了,雨非、相公。”她搓搓手管上的鸡皮,雨非尚能接受,但是相公……好啦,要借用人家的万丈光芒,不至于连这点小牺牲都办不到。

  “那……相公,我要起床了?”她试探问。

  他坐起身,让出一条道,她飞快而利落地跳下床,很是害羞。

  闵忻正在她背后抿唇偷笑,而她想起什么似地转身,发现他的笑意,嘟起嘴问:“碧玉她们……”

  “应该在门外候着吧,你喊一声,她们就会进门。”

  昨儿个她们三个发现花轿竟然抬进闵家别院,心情大好,四下去探听消息,居然把尹霏一个人给撂在新房里,他听见消息,怕她害怕担心,匆匆结束宴会进屋陪伴她,谁知道她一个人怡然自得,对着满桌菜着吃得正欢。

  “碧玉、青玉.翠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