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下堂为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这样的沟通很理性,问题是,他们的观念和她截然不同,因此即使他们舌粲莲花,即使他们的说服力比朱家欢亲高上几十倍,尹霏仍然无法认同身为女子应该为家族名声或利益牺牲自己的婚姻。

  所以她板着脸,不管他们说什么,她揺头、揺头再揺头,摆明打死不进朱家门。

  弄到最后,他们口也干了,气也呕了,尹大人依然不屈不挠,“你应该庆幸朱家还愿意把你迎回去,要知道一个女子想要在这个世道里生存有多不容易……念祖是好美色,可他也是个有本事的,踉着他,你这辈子再不愁吃穿……你的嫁妆、我们分毫不动,留着给你傍身,而且日后你至少有个有官位的弟弟可以依靠,朱家绝不敢欺人太甚……”

  尹夫人也不简单,她打起温情牌道:“娘知道你委屈,可天底下哪个女人不受委屈,便是娘不也要忍受你那些姨娘们……这回是朱家求你回去的,日后你大可端起架子,哪还有人敢欺到你头上……你改改脾气,别碰上事儿只会掉泪,那会教人看轻的,你己经出嫁,娘帮不了你太多,你该多懂点事……”

  终于,他们耗尽所有精力,尹霏却依然不为所动,尹大人放弃以理服人,决定以力降人。

  他留下几个家丁守着尹霏,确保她逃不掉,临行前,口气依旧温和道:“你乖乖待在绿园吧,初五我会让人来接你回去待嫁,好好静下心,别胡思乱想,你今天埋怨我们,日后便会明白我们这全是为你考虑。”他们离开后,绿园便被看管起来,尹霏身边多了两个嬷嬷,不管走到哪里,她们便踉到哪儿。

  日子一天天过去,她一边告诉自己,要相信闵忻正,相信他正在为自己筹谋,一边却忧心忡忡,担心他不晓得自己的困境眼看预定的婚嫁日子即将到来,她无法不心急。

  她像只热锅蚂蚁,心急火燎的,怎么都平静不下来。

  她不知道闵家别院那里怎地没有传出半点消息?她开始怀疑自己的信任有没有放错对象?她想起曹擎天的信,自嘲问:那是纯粹的安慰,还是他真的有手段?

  眼看时间过去,她的菜己采收完笫一批,菜很漯亮也很鲜嫩,可她现在哪里都去不了,更别说接洽酒楼了,只好让碧玉将大部分送往闵家别院,并趁机传话,问问闵忻正,接下来她该怎么做?可惜,碧玉没碰到闵忻正,她在别院待上好半天后,只能千拜托万拜托,拜托余总管一定要把讯息带给闵大爷。

  可是碧玉的话有如石沉大海,闵家别院依旧是一片寂静。

  初五到了,尹家的马车迟迟没出现,这让尹霏大大地松口气,以为闵忻正营救成功。

  然而,他们的快乐没有持续太久,初八晚上,尹家送来一位喜娘和喜服、喜帕,喜娘说她不必回尹家,明日直接从绿园出嫁。

  莫非闵忻正失败了,他没办法营救她,只能让她再度嫁进朱家?

  平息了几天的心情再度波涛汹诵起来,可是有嬷嬷、喜娘和家丁守着,她再有本事,也没办法遁形。

  怎么办?

  她急得在屋里绕来绕去,看得青玉、翠玉、碧玉头昏眼花。“碧玉,去帮我准备一些东西。”她扬声道。“是,小姐。要准备什么?”碧玉精神抖搂地走到小姐踉前。

  “七步断魂射,含笑半步瘢,豹胎易筋丸,三笑逍遥散,十香软筋散,三尸脑神丹,七虫七花膏……每样都给我准备两斤。”她说得豪气干云,却大大地为难了碧玉。“小姐,这要往哪儿去找啊?”青玉和翠玉也是面面相觑,从没听过这些东西的呀。

  “不然,给我准备一把匕首和一瓶水银好了。”尹霏垂头丧气道。

  “小姐到底想做什么?你给奴婢通个气儿,到时也好帮你。”碧玉担心的问。

  “我要在朱念祖头上开个洞,朝他天灵盖里浇水银,水银会顺着他的头皮流进去,把他的肉和皮分开,到时,你们就可以见识见识活剝人皮是什么样子。”她嘴上说得恶狠猬,但眼神胆小怯懦,两者完全不搭。

  突然间,一声嗤笑传进来,四人齐齐转头往窗口望去,那里不晓得什么时候坐了个张扬的男人。

  如果尹霏没认出那身红衣红裤黑披风,他抓在手中的银制面具,也充分表示了他的身分。

  尹霏心头一震,不会吧,在曹擎天离开很久很久以后,凶手终于找上门来报仇?

  尹霏快吓死了,但身边三个婢女却是满脸的陶醉,陶醉在他俊美的五官里。

  不过,显然他的脾气一点也不好,在迟迟等不到她说话后,他抢先开口,“曹擎天要我交代你,什么事都别乱想,明天乖乖坐上花轿,不会让你吃亏的。”她惊讶,但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张开嘴巴,眼睛张得比平常大许多。

  曹擎天托他带话,所以他们是一国的?那他干么追杀人家?

  脑子有点乱,唯—清醒的部分是:很好,她不必担心被古代版的红衣面具男追杀了。

  “记住我的话了吗?”

  秦昭一问,尹霏没反应,倒是碧玉三个猛点头。

  “记住了。”三人异口同声。

  “那个七步断魂射、含笑半步癫、豹胎易筋丸、十香软筋散的,通通别准备了。”说到这里,他忍后不住,眉角带笑。

  “是。”三人再度异口同声,平日回主子的话,声音都没这么整齐。

  秦昭视线扫过三婢,下一刻,他突地一飞身,窜到尹霏面前,脸上带着挑衅勾起她的下巴,目光在她脸上流连,几回打量后,口气慵慵懒懒地说道:“长的不怎样嘛,真不晓得他在魂萦梦牵什么,不过……这那脑袋挺有趣的。”

  被他微凉的手指托着,尹霏全身泛起鸡皮疙瘩,脑袋挺有趣?意思是想……敲开她的脑壳,看看里面装什么?

  她回看他,眼睛一眨不眨。

  她在强撑,他却以为她胆子大,胆子大到不害怕他,这让秦昭的笑纹更深几分,他有点明白,为什么她可以打动赵擎的心了。

  只是,他用一辈子时间来谋夺的那个位置,不容许他的名声出现半分污点,不管尹霏是可怜或无辜,不管朱念祖有多畜生,她都是一个弃妇,是她这辈子无法洗刷的污秽。

  所以赵擎与她便是有再多的情感,除了深藏,没有笫二个办法。

  这几天,秦昭一直在考虑一件事,是她死了还是她过得好,哪种情况会让赵擎更容易放下?

  后来他决定让她过得更好,因为他偷听到她问青玉:“你觉得人生是被命运安排着,或者是自己的选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