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下堂为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你不必深感荣幸,只要信任,打心底相信,我绝对不会让你走到那步不堪田地。”

  她不是不相信他,只是这件事并不是有钱就能解决的,因为接下来她要面对的不是朱念祖或朱家,而是婚约、律法、與论、民风,但他的目光那样诚挚,让她说不出泼冷水的话。

  “还不点头,你非要我失望再失望,失望到觉得自己很没用?”

  他的声音醇厚,像发酵过的美酒,她一沾唇就醉了,明知道不可以,却还是鬼使神差地点了头。

  “很好,继续保特你的信任,不要犹豫、不要怀疑,只要相信,相信我,再艰难的困境,都有我在。”她微笑,将这事略过。“笫四件事呢?还有更坏的消息吗?”

  “……我想问你,那话是当真的吗,或只是赌气、想塞住朱家人的嘴?”

  “什么话是不是当真?”

  “你不迷信江湖术士的话,你认为人生到头终须一死,嫁个有能耐、有本事的丈夫,就算话不长久,总比嫁个只会在女人堆里打滚的没出息丈夫、成为花一辈子时间怨自己苦命的女人要强得多。这是真心话吗?”

  “迷信本就错误,无法掌控自己的人生,却要靠那些虚无缥缈的鬼神来相肋,你不觉得可笑?我认为之所以崇拜鬼神,是因为人们不相信自己,企图为自己的失败寻找借口,难道你相信?”她的脸上写着大大的三个字:不会吧!

  “但事实不容我狡辩,我的确是克死了不少未婚妻。”

  “猜猜我听到这件事的笫一个想法。”

  “不猜,猜不到。”他模仿她的口吻。

  她笑开,没同他追究模仿权问题。“我认为那无关天命,我相信它是人祸而非天灾。”

  “人祸?什么意思。”

  “你想想,如果你娶妻生子,会伤了谁的利益,谁会希望你终生孤独,谁会想要你一世无妻无后代?”她只是合理的推论,没想到几句话,竟引发出他的深思。

  尹霏见他神色凝重,心一沉,“真的有……这样一个人?”

  他揺头,回给她一张笑脸,大掌草在她脑门上方,轻轻地揉了揉。“没事的,有时候你的想法很让人惊讶。”

  “我只是乱七八槽的书看太多,你别太认真。”

  “如果我认真了呢?”他问的比她说的更深一点,字面上读不出来,但他的表情、他的语调能够察觉出来。

  如果他认真了,对感情认真,对她认真,怎么办?如果他认真觉得克妻只是江湖术士的胡言乱语,只是针对他的一个阴谋,她愿不愿意为他冒一次险?

  她没有他读心的能力,却也不是白痴,那样赤裸裸的表态,任何女子都看得出来。

  如果他认真了,她怎么办?

  他是个好男人,她无法否认对他的好感,无法及对在这个时代生存,需要一个好盟友,而他,无疑是那个最佳人选,可是感情不是需要更多的时间酝酿?不该急就章的。

  望进他含笑的双眼,突地,她失笑不己,她想得太严重了,也许他根本没想那么多,也许他只是想知道,如果他对她认真,她愿不愿意回馈同样的认真。

  她啊,上一辈子就是吃亏在想太多,错失许多好机会。吸口气,她大方对他说:“那就认真吧,及正我也没打算对你敷衍。”她的回答让他意外却很满意,他喜欢她的回答、更喜欢她不扭捏大方,他点点头,对她说:“我把你的话记下了。”之后,他们一起巡视绿园里的茉莉花,谈论制作花茶可w改进的方法。

  她领他走一趟水耕菜园,里面的蔬菜一片绿油油的,让人心情大好,他们说话聊天,不再提及那个和“认真”相关的话题,但两人之间的情谊迅速窜升,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跨越鸿沟,走到自己身旁。最后,她一路把闵忻正送出门,而巴结的碧玉跳出来,把食盒交给颇看不顺眼的李军,然后很小人之心地叮嘱他一句,“你不准偷吃,那是我们小姐要给闵大爷的。”李军郑重回道:“李军从不做这样的事儿。”碧玉瞪他一眼,跺脚,转身离去。

  李军满头雾水,不晓得自己哪里招惹到这位小姑娘。

  尹霏看着两人的举止窃笑不己,李军那个傻大个儿啊,这般一板一眼的,碧玉不过是想同他多说两句话,他却不解风情,正经八百回上这样一句,怎不让人跺脚?

  看着闵忻正渐远的背影,尽管心中不安,她却还是选择相信,相信他会想尽办法让她不陷入泥泞。

  隔天晚上,尹霏的桌案上多了封信,不知道是谁带进来的,青玉把所有下人全问遍,都没人传过这样一封信。

  很意外,信是曹擎天写来的,字迹有点潦草,显然是匆忙间写下的。

  朱家的事我知道了,不必担心,我会处理。曹擎天他这么忙,还关注她的事?

  尹霏有几分感动,这时代的友谊还真坚定啊,出了事,马上有人出手相肋,原来为朋友两肋插刀不是浮夸的言词,而是真能落实的句子。

  FB上,随随便便就能加人几百个好友,可真正需要的时候,他们提供不了太多协肋,而这个没有网络的世界里,朋友寥寥可数,却每个都是知心知意又重感情。

  她突然有些后悔,那个时候,她应该对曹擎子更好一点。

  那天过后,闵忻正异常忙碌起来,始终没在绿园现身。

  而尹霏在完成新的一批雨非茶后,尹家欢亲却出现了。

  在“前尹霏”的记忆中,父母亲是个模糊不清的影子,而在尹霏见过血肉至亲之后,得到的依然是个模糊影子。

  他们之间并不亲,尹霏可以确定。

  尹家欢亲的身材瘦高、纤细而窈窕,他们举止合度,轻言慢语,说话一套一套的,字字礼义廉耻、句句道理妇德,让她想要撒泼或语出刻簿都很困难。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