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下堂为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什么事?”

  “我打算在园子里引水种菜。”

  “种菜?”闵忻正讶然,摆弄完茶叶又想种菜?她明明是官家千金,怎么弄得自己像农家女?“绿园又不大,哪有地方种菜?难不成你打算把花给砍了?不成的。”曹擎天第一个跳出来及对。

  她不明白曹擎天的激动,闵忻正却是明白的,虽然曹大人、曹夫人的故事有许多杜撰成分,但曹大人为曹夫人种下满园茉莉、玟瑰却是真的。

  “放心,那些花大有用处呢,我怎会拔?我打算种水耕蔬菜,不需要太多的地方,却可以有不错的收成。”

  “什么是水耕疏菜?”闵忻正好奇,没听过这东西。

  “就是用水种出来的菜。”

  “你指的是莲藕菱角之类的?”曹擎天插话。

  “不,我指的是白菜、鸡毛菜、苋菜……等等。”

  “那些菜离开泥土就不能活了。”

  “嘴说不算,日后你们等着瞧吧。”她自信满满的道。

  “你从哪里学来这些的?”闵忻正发问,碧玉也面露讶异和疑惑。

  尹霏发现自己露出马脚,立刻转移话题手指向林子,放开脚步奔去。“森林到了……”她一马当先、冲进林子里,入宝山,岂可空手而返?

  过去一个月中,闵忻正经常往退绿园,同尹霏、曹擎天更形熟悉。

  茶叶卖得比想象中好,名声炒作得红红火火,如今满京城都晓得有这么个珍稀昂贵的茶品,尹霏收到笫一笔红利后,顿时觉得人生大有可为。

  年中有钱好办事,她央求闵忻正帮她找人工盖房子,现在不是农忙的时候,房子很快就盖起来了。

  房屋四边都是窗,窗上铺有细绢,能防止虫蛾飞入,打开窗,光线充足、通风良好,人在里面,亦觉舒适凉爽。

  底下挖了个两尺高的水池,将外头的河水引进来,屋子四面都建有水车,当水流动,7”C车便会转动,使池水保特流动的活水状态,水中排着一个个圆形管子,管子五分之四埋在水里,五分之一露在水面上,管子上头有许多排列整齐的小圆洞。

  尹霏在水池里头放养一些鱼,它们的粪便可提供植物所需的养分,但那些不够,还是得制造培养液,在制造培养液同时,她也开始肓苗,几天后菜苗长到五、六公分大时,她将菜苗一株株用棉花包里起,塞进铁管上头的小圆洞里。

  闵忻正对这套设备很感兴趣,不时问东问西,还问她怎么知道可以用这个法子种菜?

  她总不能告诉他--前辈子,本大婶就是靠这知识吃饭的。只好含含糊糊带过,闵忻正是个聪明人,知道她不愿意多谈,便避开这个话题。

  曹擎天则是满脑子不明白,既然有闵忻正这个合伙人,尹霏干么汲汲营营去种菜?难不成当农妇会比当千金小姐快活?

  尹霏没同他争辩,不与夏虫语冰,这是她的原则。

  曹擎天依旧经常出现在尹霏屋前,他还是只骄傲孔雀,还是满脸欠扁,尽管两人的熟悉度己经直线上升。

  两人能搭上的话越来越多,说说笑笑或者闹闹,也都无伤大雅,至少不再需要碧玉跳出来为两人缓颊。尹霏心里明白这种状况不大好,但人都是感情的动物,她控制不住自然的发展,只好任由自己的心往帅哥方向飞去,她逐渐忘记那个距离,逐渐忘记安全的重要性,她开始对他像对待朋友那样。

  前两天,曹擎天终于决定打道回府,他说:等你的菜种好,我会回来品尝。

  尹霏笑着把他送出绿园,不期待日后还能相见,友谊嘛,总是一段一段的,不会有什么天长地久,何况孔雀出身娇贵,而尹霏没有飞高枝的准备。

  然而,她以为曹擎天只是个客人、只是个朋友,在或不在都不会有太大的关系,可老在眼前晃的人突然消失,心底还是有几分怪异。

  幸好闵忻正经常来访。

  对于闵忻正,她越来越忍不住自己的满腔崇拜,好几次她想掀开他的脑壳,看看里面埋了多少无价宝,想抽出他的灵魂,更视他是不是穿越人口。

  他的思考敏锐、想法多元,他没有受过现代的教肓,却有现代人的角度看法。

  她喜欢追着他问生意经,问他对时事、朝政的评估,他不藏私,尽情回答,他的讲解深入浅出,还会用例子向她解释清楚。

  碧玉把一柄云纹白玉簪插入尹霏发间,左看看、右看看,怎么看怎么满意,小姐离开朱家后,她便不再帮小姐梳妇人瞽,她每天都变着法儿把小姐打理得溱漂亮亮。

  说到漂亮……很奇怪呢,自从小姐悬梁未成,救回来后,脸上那块胎记颜色似乎越来越淡,若用一点粉扑上,几乎就要看不见,可惜小姐不爱用粉,她老说那对身子不好。

  “小姐,这样好看吗?”她对着镜中的尹霏问。

  “很好。”尹霏飞快起身,有点受不了,她对打粉这种事向来不是很在意。

  见尹霏逃之天天的模样,碧玉忍不住翻白眼,回想过去,小姐多重视自己的外表打扮呐,哪像现在,每次同小姐叨念,她便回答:“都是死过一次的人啦,若还像过去那般想法,教训就真是白受了。”今天,尹霏同闵忻正约好一起进京城,在“前尹霏”的记忆里,她找不到和京城太多相关的讯息,也许尹霏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官家千金吧,因此对此次的出游,她满怀兴奋。

  尹霏快步走出绿园,前脚才跨出大门,便远远看见闵忻正从别院出来,他朝她挥挥手,她加快脚步,走到马车前,额头泌出一层薄汗,碧玉见状连忙递上帕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