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下堂为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尹姑娘迫不及待想赶在下离开?”冷冷的一句话射出,像枝箭似地,笔直朝人心底扎去。

  尹霏不舒服,却迫于他的逼人烕势不敢发作,笫六感再次发出警讯,这个男人不能亲近!咬咬牙,她鼓起勇气及问:“不然呢?”果然下一刻,曹擎天晓间变了脸色。

  她以为他喜欢这个破烂地方吗?要不是曹大与他讨论再三,觉得这里是最好的藏身处,他早就走得不见人影。

  碧玉拉起笑,连忙解释道:“公子多心了,绿园来往的人不多,公子愿意住下,让我们这里更添热闹,是好事呐,小姐是怕公子的家人担心,要不要使人过去传个消息?”

  碧玉的圆场,总算让他脸色好看几分。“不必。”

  这个曹擎天-看,就知道是个来头不小的,尹霏有些后悔自己当初的一冲动,不知会不会惹来什么麻烦。

  于是,两人又顿7下来,像静止的影子,一动也不动。

  曹擎天一欢利眼在尹霏身上扫过,她不算很美,不过……那双眼睛很亮,亮得能把人的灵魂给吸进去似地,害他一触上,便再移不去。

  碧玉看看曹擎天又看看小姐,她明白,主子没说话,下人在一旁拚命插话很没规矩,可总不能让两个人一直这样大眼瞪小眼吧。

  “曹公子,绿园不大,也没什么景致,之前还有些待开的茉莉花,可现在都……”眼睛向桌上的茶水瞄两眼后,续道:“都入了茶,小姐怕怠慢贵客,才不敢强留客人。”曹擎天在心里冷哼一声,强留?她几时有留他的意思?,

  不过,方才他忙着生气,没听清楚碧玉说的什么茶,现在听明白了,用茉莉花入茶?这倒新鲜。

  他拿起杯子,方打开杯盖便迎来一阵花香,眉头瞬地松展开来,他轻嚼一口,细细品味。

  在曹擎天端起茶杯那刻,尹霏便认真地看着他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庞--这是茉莉花茶在这世间笫一份问卷表,如果喝惯乌龙普洱的古代人能够接受这个口味,她的成功机率便更上一层。她期待而专注的目光暂且满足了曹擎天的骄傲,无视于自己的女人,终于把一欢眼珠子放在自己的身上,喜欢看他喝茶的模样吗?好啊,那么就慢慢欣赏。

  他喝得很缓慢,茶场一点一点滲进他的舌头里,茶香混着花香,那是他不曾尝过的滋味,他喜欢这个味道,喜欢茶香在喉间滑过时,淡淡的花香渗入鼻腔,让他的脑子回味起当年。尹霏却等不及了,凑上前急问:“怎样,味道还行吗?”

  他微抬一下眉,不说话,继续品尝笫二口,眼里看着她的心急,竟是莫名地爽上加爽。

  尹霏等不及,自己端起茶,学老茶农教的品茶法,闻一闻、品一口,让茶水在舌间翻动。“小姐,怎样?”碧玉满心期待的问。

  “味道还不够,家里有没有蜜和冰?”尹霏问。

  碧玉悄悄瞄一眼曹擎天,低声说:“那东西并不普遍,咱们家里没有……小姐,天气还不太热,别用冰了,您身子才刚好,还得好好养着些。”

  她说得隐晦,尹霏却明白了,他们家买不起。

  在没有制冰机或电冰箱的时代里,冰是种难以保存的昂贵物品,除了富贵人家,很少人能够在家里建地害、储存冰块,所以是她想得不够透澈,想在这时代卖茉香花茶根本不可行,那么,她这几百斤茶叶要销往哪里好呢?

  眉头紧锁,尹霏有些失落,她只想着把成品做出来,却没想到之后的营销,果然不是学商的不是赚钱料,她还是比较适合到田里种菜种草,研发品种。

  见她吃瘪,照理说他应该有扳回一城的快意,打从开始她的态度就教他不愉快,不懂奉承巴结、曲意承欢就罢,还一副巴不得他早走的态度,他几时被人这般冷待?

  但说不上为什么,他偏是看不得她两颗油亮亮的眼珠子失去光彩,有这么严重吗?不过是没冰没蜜罢了,她真想要,他想办法让秦昭、曹大替她弄一车过来不就成了。

  轻嗤一声,他随口说道:“热的也不难喝,何况能够买得起这种稀罕茶的人家,怎会没有你要的那两样东西?”——语惊醒梦中人,是啊,她这是“稀罕茶”,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她要走精品路线,既是如此,何必害怕做不出茉香花茶。

  瞬间扬起笑脸,她的黑眼珠再次明亮。

  曹擎天微哂,垂眸,继续品味手中的花茶香,这才对,人丑己经够可怜,再满脸的可怜样谁受得了,

  “谢啦,我还有事要忙,曹公子请自便。”

  说完,她忙不迭离开他的房间,看着她的背影,曹擎天好不容易平顺下去的眉毛又拧起,这女人,还真是没把他看在眼里。

  不是所有女人看见他这张脸,都会前仆后继、想尽办法要挨到自己身边,只求他一眼青睞?怎么这个叫尹霏的女人完全无视于他的魅力,对他不理不睬?闷、心闷极、闷透了,那股子火气啊,难压……

  至于尹霏,她是直到回到自己屋前才想起来,搞到最后,还是没有把他的去留问题给讨论清楚,也罢,那屋子本就没人住,就拿他当智囊团养着吧。

  只是就算有曹擎天的建议,她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

  笫一,她没有铺子,要怎么卖东西?总不能挑着茶叶四处叫卖。

  笫二,这里没有真空密封包装,不管她再怎么小心,茶叶都不可能保存太久,若是受潮,她的几百两银子便全部打了水溱。

  她终于理解营销学教授那句话--决定商品出售量的,不是商品质量而是营销手法。

  “……看样子尹姑娘似平想放弃了,这两天,绿园那边没有什么动静……梁州粮仓被掏空的事,己经捅到皇帝踉前,据说皇上大怒……”秦文将事情一件件禀报上来。

  闵忻正手下有-群专门搜集情相的密探。作为商人,需要比旁人更早一步掌握讯息、做出正确决策,才能无往不利,因此他们的存在对闵忻正相当重要。

  尹霏的事,他交由秦文着人去调査,知道她拿茉莉花加人闵家茶时,他的笫一个想法是焚琴煮鹤,若是让绿园前主人曹敬帼知道此事,定会心痛难当。

  然后,秦文又査出几天前,尹霏带几个下人和十斤茶出门,从早到晚只卖出一斤,还被砍价,以三百文成交,她垂头丧气回到绿园,从此闭门不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