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下堂为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闵大爷有没有估算过采茶姑娘的身高?当茶树高于姑娘齐胸处后,因无法长时间抬高手肘,姑娘往往会将高处茶叶弃之不采。再则,照顾园子的工人在抓虫杀虫时,也常忽略上端部分,而那里恰恰是向阳处,也是茶叶生长最茂密、最嫩绿的地方。若茶树高度只及膝,工人不但可以省下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更不至于造成浪费,自然可以收成更多的茶叶。”

  “万一茶树因为过度修剪而死产?”

  “阅爷有没有听过,打断手骨更添勇?人往往越是经历磨练,越不怕风霜,你怎么知道越是修剪茶树,茶树不会长得更茂密丰盛?”尹霏用的是疑问句,但他从她的表情当中看见笃定,那样的自信很容易说服旁人的认同,他细细找过了,这回他没找到半分的犹豫或不确定。

  “知道了,若尹姑娘所言为真,闵某定有后谢。”

  “后谢?”她狡黠的眼睛转过一圈,这下子,闵忻正又看见她的聪慧,疑问陡升,她到底是聪明还是傻,是心机深重还是性格单纯?这会儿,他有几分看不透了。“今年冬天,闵爷若肯将茶树所结的茶籽相赠,尹霏将感激不尽。”

  “你要茶籽做什么,如里你想培养新茶株?用茶籽不会是好方法。”插枝才能够维持茶树的质董。

  “我没打算用茶籽来培养新株。”

  “那你……”

  她没等他把话问出口,冲着他一笑便转身离去,她的脚步轻松、态度惬意,并没有透霹太多,但毫无原由的,他竟然相信,她接下来做的事一定会成功。

  走出闵忻正的书房,经过几道回廍、几座凉亭,她看见碧玉心急火燎地在园子里来回踱步。

  碧玉当然急,小姐己经进去很久,孤男寡女的,小姐才被休弃,要是又传出什么不好的风声,那……她来来回回走得飞快,要是守在门口那尊大门神肯让开两寸地,她就要冲进去寻人了。

  她盯着像巨塔似的男人,脸上没有半点好脸色,偏偏她瞪酸了眼睛,人家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

  发现尹霏的身影,碧玉快步冲到她身边,扯住她的衣袖问:“怎么样了?闵大爷没有为难小姐吧。”

  “他为难我有什么好处?做生意是两相互惠的事,顶多谈不拢,哪有什么可为难的?”

  “那就好。”碧玉松口气,放开手,回眸狠狷瞪上那尊门神一眼。

  现在,尹霏满脑子全是接下来做的事。她板动手指计划着,回去后,先让人编出几个竹筐,再做几个大型炭炉,对了,应该问问人,用什么炭来焙茶最不会吸取味道……还有,得记得同杨管事套好交情,做事才会顺利。

  虽然她学过制茶过程,也曾经在茶农家里实习过一个寒假,但终究经验太少,若能多参与几回,功夫肯定会更札实些。

  “小姐,你同闵大爷说得怎样,他肯把茶卖给咱们吗?”

  “肯呀,我们说定了,一两银子一斤茶,回去后,你杷我那些头面全拿出去典当,我们得在杨管事杷茶做好之前凑足银子,做生意,拖拖欠欠最不应该。”

  “什么?!”碧玉惊呼一声。“一两银子一斤茶?!小姐,你被诓了。”

  “我被诓?怎么会,你不是说过闵家一两银子一两茶,我的一两买的可是一斤啊?”

  “那是最贵的茶,咱们早上不是看过,那些茶叶被咬得坑坑洞洞的,再经过炒作揉捻,还不知道要碎成什么样子,小姐居然花一两银子去买……一两银子都可以买到不错的茶叶了。”所以,她被诓了?

  可他说得那样豪迈大气,让她当真相信对方不计成本,原来……奸商啊奸商,自古以来,无奸不商,她怎会忘记,他的钱都是从百姓身上一层层刮下来的呀。

  初次见面,她就被他刮去一层油?她这么瘦,怎禁得起他的大力讹诈,偏偏契约己经签下,她没有及悔空间。

  如里告到官府里呢?恐怕不行吧,她不过是个没权没势的小弃妇,何况签约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没半点强迫,是她以为自己大赚,想起那时的得意非凡,她直想一头撞死。

  笑脸换上怒容,尹霏飞快往前走,她一面压抑怒气、一面平复心情,对,她没时间耍脾气,接下来要做的事还很多,与其忿忿不平闵忻正如何骗她,不如记取教训,下次别再教人骗。

  随着重重的脚步声,她把怒气压进泥土里,飞快转动的脑子己经零零碎碎地出现计划一、计划二、计划三。

  甫进门,看门的老头王伯上前禀相,“小姐,你救回来的那位公子醒了,他想见你。”

  满脑子都是如何进行后续作业,快点杷钱赚到手中的尹霏,转个头便把王伯的话抛诸脑后,急急道:“王伯,你去将府里的下人全部集合起来,再告诉张嬷嬷一声,看能不能聘到村人进府做短工,十天为期,工钱……”往碧玉身上扫一眼,她学乖了。“要发多少工钱才合理?”

  碧玉苦着脸,小姐才刚当过冤大头,她得替小姐紧着荷包,但近日闵家要做茶,怕是村人都想往闵家去,那里管两顿饭,十天还能挣得一百五十文钱,若是开得太低……

  “小姐,那工累吗?”碧玉问。

  “不累,一天一个时辰,清晨卯时上工,只要负责把园子里初绽的茉莉花摘下来。”

  “什么!”碧玉尖叫一声,小姐是怎么啦,冤大头当一次不够,还想多补上几次?“小姐,你不喜欢茉莉花的味儿,顶多忍耐个几天,它会自动谢掉,不必雇人将它拔下来。”

  “不不不,摘下来的花我有用,你先说说,这样得给多少银子?”

  “既然是摘花的简单活儿,不管是孩童或老人家都能做,十天、十个时展……就给三十文吧,顶多摘完花儿再管一顿早饭。”用老人孩童,就不必和闵家抢工,工钱也不必给得太多。

  “就这样说定了。王伯,麻烦你去同张嬤嬤说,若府里的人也肯一起做,除月俸外,十天我给五十文。”五十文?王伯闻言喜不自胜,快步到后头传讯。

  碧玉还想说话,却让尹霏一杷拽住,飞快往屋里走去。

  “我画些图样,你帮忙看看,府里有没有人可以做出来,我急着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