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下堂为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中年管事又急又气,恨不得拿起锄头往他们头上砸下去。两个年轻人蔫了似地垂头丧气,半句话也不敢说。

  几个有经验的老茶农巡过一遍茶园后,回到中年男子身边,禀道:“杨管事,这些茶叶不成了,真做出来卖出去,怕是会坏了闵家茶的名声,不如全部剪掉重养,等冬天时,再看看茶叶的状况怎么样。”

  杨管事一听,更加气急败坏,这个损失至少八千两以上吶,这么大一笔银子,就是卖掉他也还不清,若是让大爷知道,他这张脸要往哪里搁?

  唉,他,叹气连连,气恼至极,却不知道该怎么收拾这肩面。

  尹霏经过他们时,刻意缓步慢行、倾听对方交谈,知道是病虫害坏去一季收成后,她转个方向,走进茶田里,那边几个男人围成一圈讨论,并没发现尹霏的举动,任由她东边看一看、西边巡一巡。

  她细细看着茶叶上的破洞,越看越是心喜,尤其在翻找到“肇事虫”时,那个笑啊,直接可以咧到后脑勺。

  那虫叫做小绿叶蝉虫,被牠咬过的茶叶泡起来会有熟果香,因此这种茶在未来有个名字,叫做“东方美人”,只不过东方美人必须在出芽七天内采收,只采得一心一叶或一心,产董非常稀少,因此特别昂贵,而这里的茶有些过老了。

  但就算有些老,也不必全数剪掉,可以试着做看看,顶多再加上……等等,如果闵家不要这批茶?

  灵光乍现,她笑弯两這细眉毛。

  她深吸气走到杨管事身边,轻轻一福身,说這:“先生请了。”众人见一名年轻少妇插进来,心底诧异,纷纷皱紧双眉。

  尹霏见大伙儿目光不普,并未在意,自顾自柔声這:“我是绿园的主人尹霏,方才听见几位叔叔伯伯对话,知道你们有意思将茶叶剪掉,既然要丢弃,不知道是否可请你们把茶叶剪下来、制成新茶后卖给我。”

  “不、不行不行,肯定不行的,那会打坏闵家茶行的商誉。”杨管事想也不想便拒绝她。

  尹霏笑這:“这位大叔,你莫要担心,一来,这茶是我要的,就算日后要卖也是以绿园的名义卖出,与闵家茶半点关系都没有。”

  “二来,要把茶叶剪弃,就得雇佣工,这是一笔银子,况且在那之前,大叔肯定早己聘雇采茶工、制茶工,总不能临时叫人别上工、造成旁人困扰,不如按照原定计划把茶制好卖我,这样一来,不但不亏工钱,也不至于浪费茶叶。

  “三者,倘若大叔肯卖我这份人情,我愿意将私房诀窍告知大叔,让闵家茶园下一季茶叶长得更好、收成更丰,并且减少病虫害。”闻言,几名老农大笑出声。

  “这位小妇人说话也不怕闪了舌头,咱们可是在茶园里工作一辈子的老人,若是有好法子让茶叶多长些,我们会不知道?还要你来说嘴。”—名微胖的茶农上上下下打量尹霏,口气里满是不屑。

  尹霏不同他争辩,只是态度笃定的微笑這:“大叔,既然这件事你得禀相你家大爷,不如连同我的话一齐同闵大爷讲讲,不会有卄么妨碍的,对吧?且我的建议能让闵大爷减少损失,何乐不为?”

  说完,她没等杨管事响应,便一福身领着碧玉往山坡方向走去。

  那少妇摆出的满满自信,让杨管事有些许怔忡,再三考虑起她的建议。

  尹霏打心底明白,态度决定他人目光,她越是胞有成竹,杨管事才越会将她当成一回事。

  看着她的笃定,碧玉亦是满脸佩服,直走过几十步,她才轻扯尹霏的衣袖,低声问:“小姐,你买那些茶叶做啥,你没听见吗,那是人家不要的。”

  “是吗?他们不要,是他们没眼光,教你一个乖,那茶叶好用得很,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替咱们挣不少银子。”

  挣银子?碧玉停下脚步,看着继续往前行的小姐,怎么可能啊,如里能挣银子,闵家大爷可是了不起的商人吶,哪会不知道,需要小姐来指手画脚?不提那些茶农,便是她自己也觉得姑娘在胡扯了。

  可……望着小姐散发出光彩的背影说不出来为什么,她居然相信耶,相信那些被虫子啃得乱七八槽的茶叶,真能替小姐赚进银子。

  当亲眼看见山坡下的果园时,尹霏有点失望,果园里种的全是梨子,有几百棵吧,照顾得很槽糕,枝叶没修剪,几颗干在树上的果实没拔掉,满地的杂草都快及腰高了。

  唉,那位陈管事对庄子上的事,着实不够上心,而尹霏本人对于自己的财产也不甚看重,下一季若想要有好收成,还得费上大把工夫,何况……她抓起一把土,揉捏几下,再观察旁边的杂草和梨树生长,疑心这土质并不适合种植梨树。

  离开果园,她朝前走上一大段,越是前行,失望渐淡、兴奋跃起,因为未经开垦的山坡地是一片宝林吶,

  那条从山林流进庄园的河里,鱼肥虾壮,还有许多饱满的螃蟹在石头间橫行觅食,林子里有野果、竹笋、丰富的蕨类,若是再来些野生动物,庄子上下光是吃这些就足够了,哪还要隔几天就往城里运粮买菜?

  最最重要的是,她认出好几种药草,和在现代己经濒临绝种的兰花,光是将那些掘出去卖,恍惚间,她好似听见铜板的撞击声、听见钱鼠的欢呼尖叫声,

  被林子里的植物勾动兴致,她越走越快,心底迅速地画出图稿、定出计划,计划怎么贯彻自己的捞钱企划。

  她不求富,但求顺利度日,对于钱,她向来不上心,但换了时空、转变身分,她有很多的不安全感在这个陌生的时代里,什么东西能够真真实实握在手中?唯有金钱而己。

  她越想越乐、越走越快,突地,她的手臂被碧玉一把拽住。

  “小姐,你听。”

  尹霏细细辨闻,半晌,听见铁器相交的铿锵声,不会吧,有人在森林里开打铁铺?

  她转头想问问碧玉,却发现她脸色苍白,牙齿微颤,想拽着她往回头路上走。

  猛然间,尹霏弄明白了,是啊,她在傻什么劲儿,森林里开打铁铺,是要把东西卖给谁?狮子还是老虎?

  所以不是打铁,而是武器交锋,不是工人勤作而是武林高手在……拼命?

  明知道好奇心会杀死猫,尹霏还是无法忍耐心中的好奇,于是她先安抚好碧玉,然后走往森林深处,她走得很小心、很客气,她每个脚步都努力放轻,生怕让落叶发出细碎声音,被人发现。

  那个男人……绝对是古代版的红衣红裤黑披风,披风上面还绣上一只张扬的大凤凰,脸上戴着银光闪闪的面具,面具的额头处贴着大中小三颗红宝石,他举着长剑,刷刷刷,一路紧逼身前的紫衫男子。

  穿这样出来杀人,是他们家太有钱还是天性张扬,杀人不是该低调一点吗?

  那个被他追着打的可怜男一退再退,退到树干边,他虽面对着尹霏,但身子被红衣面具男挡住,她只能见到飞扬的紫色衣摆、无缘看清他的脸,但那一声声压抑的闷哼,充分表现他是个有骨气的男人,若换成她,不尖声大叫救命,喊得天底下的人都晓得她很危险才怪。

  终于,在最后的闷哼声后,紫衫男子倒下,红衣面具男冷哼一声,手中的长剑直直往他身上推送。

  在电光石火间,不知道打哪儿冒出来的勇气,当红衣面具男的剑尖在紫衣男子前襟划出一道裂缝时,尹霏抓起地上的石头,重重往红衣男子后背一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