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下堂为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不过陈管事已经离开,她就是想追究也没那等本事,眼前她只能从头开始。

  她是学农的,没学过金融行销或管理,想赚大钱并不容易,所以别指望她过得如鱼得水、风生水起,更别想她运用现代知识,把自己变成古代王雪红,对于生活,她的要求并不多,只求能够维持中上的生活品质。

  所以碧玉说的对,她得未雨绸缪,走一步想三步。

  双手推开屋门,不过略走几步路,在看见那一大片绿油油的植物时,她忍不住惊呼,这一大片、一大片……土地通通是她的?

  耶!她忍不住跳起来,有土斯有财,她发了、赚了,她是不折不扣的小富婆!

  “小姐,你怎么啦?”碧玉诧异地望向主子,不理解尹霏的欢欣鼓舞。

  她抚抚胸口,平抑下心中激动,勉强拉回不断往两旁飞翘的嘴角。“没事,碧玉,你给我指指,这一大片都是我们的吗?”

  “大?”碧玉眨眨眼,挠挠头发,万分不解问:“小姐,这样算大吗?”

  这样还不算大?她租的套房只有七坪,想买的房子只要超过三十坪,定价都要从三千万起跳,她必须三十年不吃不喝才能付得起,看到这样一大片地,她的心跳早已每分钟超过一百七。

  “所以呢?这里有多大?”

  “我听陈管事说,除庄子里面这七亩地之外,庄子外面还有一大片山坡地,那块就大多啦,有将近五十亩,几乎大半个山头都是小姐的,可陈管事也说因为人手不够,所以只在山脚下种几百棵果树,其他的就没怎么理会它,那片山地很少人过去,之前陈管事曾经派人把地给圈起来,小姐想过去看看吗?”

  “是,我们到处都看看吧。”她心情激奋,陶醉在地主婆的幸福感中,脚步不自觉地加快几分,想把整座庄园都巡过一遍。

  这座庄园只在东边盖上两处屋子,前面十来间是主屋,目前只有她、碧玉和两个小丫头住着,后面也有十几间,是供下人住的,其他的地方没什么大格局建筑,除几个凉亭和厨房仓库外,几乎都种上玫瑰、茉莉、桂花、玉兰之类没有太大经济效益的小品种香花。

  难怪三年庄上所出只得一百余两,有这么多地却没有好好利用起来,否则光是买菜的银子,就可以省下一大笔。

  “这庄子是老爷夫人在姑娘出嫁前买下来当嫁妆的,听说前任主人是个大官,他的夫人特别喜欢香花,那位大人便满庄子种起香花来,庄里的婆子告诉奴婢,每到花开时节,整个庄子都漫着浓浓花香,尤其八月桂花开的时候,吸进肚子里的气都是香的,而平日里,这园子是一片翠绿,因此那位官大人便给这庄子取名为绿园。”碧玉一面走,一面提供自己听来的八卦。

  “那位老大人怎么搬走了?”

  “哦,说是大人的儿子们被派到外地当官,不放心把爹娘单独留下,只好把庄子给转手。”

  越走越逛,尹霏越觉得满意,原来是座退休大官的庄子,难怪修筑得清雅朴实,没有华丽的雕梁画栋,没有刻意布置的庭园造景,整座庄园就像个洗净铅华的妇女,优雅而朴素。

  庄园西边有条河沿着山坡地流进庄园内,再往外流出,可供应庄内用水。

  她怀疑,怎么就没人想过在河边挖一个小塘子,引水进塘,不管是养鱼虾蛤蚌、养鹅鸭,或种点荷花收点莲藕、莲子来增加园中收益?

  想来,陈管事是个不擅农事经济的,否则怎会空置着那么多的地?

  她站在一座高处凉亭往下望,在心底默默规划着如何利用这片土地,只可惜她没有科学仪器,测不出这块地的土质是酸是碱,最适合种植什么东西。

  “附近的邻居们都在田里种什么?”

  “这附近的田都是闵家的,闵家是京里数一数二的大商家,光是京里的铺子就有近百个,经营的事业不少样,但这里的田多数拿来种茶叶,听庄里大婶说,闵家茶叶特别金贵,他们在各地都有茶园,这里的田只占了一小部分。他们家的茶,贵的能卖到一两银子一两茶。

  “我记得去年,闵家让陈管事到京里找小姐回话,说是想买小姐的那片山坡地种茶,可惜当时小姐心情不好,没精神理会,几句话便打发了陈管事,那时闵家开出一笔大银子呢。”

  碧玉叨叨絮絮说着,口气里颇有可惜之意,当初要不是汪姨娘使计,让朱夫人狠狠责骂小姐一顿,小姐也不会伤心得吃不下、睡不着,错失了这样的一笔好买卖。

  尹霏扬眉,这件事情“她”倒是做得对,茶树根浅,倘若山坡地经过度开发,一阵暴雨、一场台风,约莫会造成土石流,离山坡地远些的闵家还没什么,首当其冲的定是她的庄子。

  绕庄子一圈后,尹霏望向那一大片的茉莉花海,前几天刚刚下过雨,嫩绿色的叶子被洗得鲜嫩透亮,一点一点雪白的花苞从绿叶丛里钻出来,再过三、两天,肯定会争先恐后怒放,到时,人人身上带着香气,那可是比CK的永恒夏日限量组还诱人的香气。

  走近大门前,有几个下人懒懒地窝在门边说闲话,发现尹霏过来,他们正起身子,眼底有些惊讶,但也只是喊了声小姐后便迳自散去。

  尹霏并不觉得有何不妥,但碧玉见状,忍不住翻白眼,低声暗骂,她快步走到尹霏身边说:“待小姐精神好些,就得好好收拾这些没规矩的。”

  “没规矩?”

  “是啊,主子没发话,怎么可以自己走掉?他们便是算准小姐好性子、不管事,才敢这样子轻慢。”碧玉气急败坏的道。

  尹霏失笑,能怪人家吗?之前“她”忙着怨天恨地,成天掉泪、抹脖子,自己都不看重自己了,还期盼谁看重她?

  她走出大门向东望去,就像碧玉所言,入眼的是邻居一大片一大片的茶园,茶园中间有幢宅子,相当大,乍看之下比绿园大上数倍,东边那块茶园有几十个采茶姑娘腰间挂着小篓子,正站在茶树旁,一边采茶、一边说笑。

  在现代,农夫们会将茶树修剪成几十公分左右,以方便老人坐在板凳上采茶叶或利于机器采收,但这里的茶农似乎仍然放任茶树自由生长,因此采茶姑娘不是站着,便是登上小梯子采收。

  西北边是一座临近庄园的小山,也是闵家想向尹霏洽购的那片地,看过闵家茶园后,她领着碧玉往小山走去。

  两人行经一片新辟茶园时,看见一名管事打扮的中年男子正指着两名年轻农夫破口大骂。

  “一片好好的茶园分给你们照顾,本想你们年轻力壮,做起事来手脚麻利,定能把茶树照顾得又壮又大,没想到竟是两个好吃懒做的……

  “别人的园子天天除草抓虫,你们倒好,放任虫子吃饱饱、野草长壮壮,这块地原本可以出产千斤的上等茶,现在……你们倒好,一副无事人模样,如今采茶工、制茶工全雇好了,你让那些人做啥去要不是当初你们的老子娘求到我这里,要我看在过去情分上给你们兄弟一碗饭吃……唉,你们这般做事,我要怎么同大爷交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