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九


  看着她离开的身影,宋立杨怒极反笑,她还真是乌龟透顶。

  所以,要放过她吗?不行,今天不把话说清楚,他敢保证两个人都还要折腾一夜,谁也别想睡。

  他走到她房前,推开门,听见浴室里传来哗啦哗啦的冲水声,僵硬的表情微软,是啊,她应该很累了。

  他顿了顿脚步回到房间,用最快的速度沐浴过后,重新回到她房前。

  宋立杨敲门并等待里面的回应,但他有事先预作准备,旋转喇叭锁让媺华没办法从里面锁上门。

  下一刻,他确定自己没有预料错,媺华没回声,却急匆匆奔到房门前想按下锁,只是怎么也没办法锁上门。

  他懂她,一直以来都懂。

  不多久,她便明白他在外面动手脚,抽气、咬牙,她用力打开门!

  倏地,四目相交。

  她看着他,用毛巾随意擦过的头发还是湿的,她已经告诉他几百次洗完头要吹头发,老了以后才不会头痛,可他懒怎么讲都不肯做,非要她亲手替他把头发吹乾不可。

  那时,她总抱怨,“你这个人赚钱那么勤劳,照顾自己却这么懒情,哪天你赚到钱,身体却搞坏怎么办?”

  而他一面享受她的吹发服务一面上网寻找工作机会,同时分心对她说:“到时候,我有你照顾啊。”

  他就是吃定她、赖定她。

  明知道自己被吃定赖定,她却满心欢喜,放下吹风机从身后抱住他的脖子,两张脸相互贴靠,然后他把她拉到身前,坐在自己膝间,给她一个热烈激情的法式热吻。

  放开她后,他在她耳边低语呢喃,一遍遍说着,“我有你就好了。”

  想起过往,她的眼睛泛红,说要切割,记忆却还是牵牵绊绊、藕断丝连。他知道她想起什么了,因为他也经常在头发湿湿的夜里,想起同一段回忆。他俯下头将她搂进怀里,在她耳畔轻问:“小乌龟,你还要在龟壳里躲多久?”

  蓦地,她抬起头、不敢置信地望向他深邃的眼睛。

  “你!”

  “对,是我杜立勋,不是杜立勋的影子宋立杨。”

  “你……”他承认了、他自己承认了,媺华有说不出口的满心激动。

  看着她这模样,他忍不住失笑,是憋了多久啊“我看见老家公寓桌上那束玛格莉特。你是因为柜子上那张VIP卡,还是看见我的车子才猜出是我?”

  不自觉,她被他引导着回话。“都有。”

  “既然都跟周叔叔套过话了,为什么不亲自来问我?”

  他眼睛微眯,她明白这是心疼,每次她闯了祸想躲起来偷哭时,他就会出现这号表情。

  于是,她被他的心疼诱发出真实心意。“我……害怕。”

  “害怕什么?怕我是杀害宋立杨,打算取而代之的凶手?还是怕我想报复我父亲,图谋宋家产业?”他几句话就把她的逻辑猜得清楚透彻。

  “我怕真相不是我能负荷的,我怕如果事实揭露,我必须在维护你和道德良心之间争斗。”

  他长叹,揉乱她一头长发后,说:“笨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拉起她的手走进房里,两个人一左一右坐在床侧,像古代的新娘和新郎那样端坐着,等待亲人的祝贺。

  “那么,事实是怎样?”

  “妈妈过世那个晚上,爸爸找上门,他要协助我处理妈妈的丧事、要带我回家,我哪里肯,那个时候,我和他一”

  媺华点点头接口说:“我知道,你和他誓不两立。”

  “没错,就是誓不两立。”

  小一的他已经懂得很多事情,知道母亲是父亲的外遇,知道那个上门来找妈妈恳谈的女人是爸爸的正妻,知道她不是坏人,她只是必须为了儿子维护自己的家庭,如果角色更易,他相信母亲也会为自己做同样的事。

  后来母亲带他离开,他们生活得很辛苦,母亲却从没埋怨过父亲或他的妻子,直到他够大,网站提供了他所有父亲的讯息,他才晓得父亲的成功背后,有多少妻子的功劳。

  “那为什么你还要……”

  “我不要!但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男人,他的成功不是偶然,他要做的事一定会成功。他找人绑架我,我不甘心就范,在逃离对方的时候我撞车了,那次的车祸很严重,撞碎了我的颅骨和二十几年的记忆,也撞断了我的行动能力。”

  “我忘记自己是谁、忘记我来自哪里,然后他走到我面前,告诉我我叫做宋立杨,他是我的父亲,他说我的脸伤得太严重,必须到美国做整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