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二


  在他忙得分身乏术时,是她陪着妈妈说笑话,陪妈妈走过化疗的痛苦时期,为了体贴他的辛苦,她最常说的话是“我最喜欢的约会地点是你家里”。

  她经常窝在妈妈怀里,笑着说:“我的爱情比谁都幸运,因为买一送一,交到好男朋友还附赠一个好阿姨。”

  而他怎会不知道,天底下哪对男女不希望一对一,他只是习惯接受她的付出,然后在罪恶感泛滥成灾时给她一句承诺,然而如今看来,那些承诺不过是空话。

  有时候他怀疑,凭什么自己敢这样吃定她?

  妈妈曾经苦口婆心劝说:“阿立,你太自信了,笃定华华的心已落在你的口袋里,这对她不公平,如果你老是这样,总有一天她的爱情会被你消磨殆尽。”

  他明白,天底下没有平白无故谁必须对谁好,只是当时的他包袱太重、负担太多,也不知道是在欺骗自己还是在欺骗媺华,那句“熬过这一段,我们会越来越好”,说服了他的罪恶感和她对爱情的期待。

  不管如何,他终究比妈妈更了解媺华。

  他的自私并没有让媺华调头而去,尽管他消失整整四年半,她依然守着心,守着老地方,她很固执,在爱情再次重逢,他恨起自己,恨他对她的恶毒苛刻,他看不起父亲的薄幸,自己又何尝多情?如果女儿交到像自已这样的男友,他肯定会用尽关系把对方送到北极。

  他不是她认知中的好男人,每次听着媺华形容“杜立勋”时,他羞愧不已,是她的体贴完美了他的形象,可他怎值得她付出全心全意?

  她是不折不扣的笨蛋,但她说:“如果又傻又笨,就可以把你挑到我身边,那还真是应了一句话——傻人有傻福,决定了,就一路傻下去吧。”

  她宁愿傻也要留他在身旁,这样的爱情他有什么资格得到?他是个绝顶糟糕的男人。

  于是他悔改了,他告诉自己过去做错的,现在来弥补吧,他不曾给的耐心与时间现在要尽全力给予,他会对她好、再好、更好,好到彻底消灭她心底那个恶劣的杜立勋。

  他列起一张长长的计划表,要把那年的承诺、那年来不及的浪漫,通通实施在二十四岁的蓝媺华身上。

  带她住进公寓是第一步,每个晚上的谈心是第二步,带她四处约会郊游是第三步,然后四、五、六……他要一步步领着她走进爱情、走入婚姻、走完两个人的一辈子,然后在生命最后一天来临时再为她做出承诺,承诺下辈子他们还会在一起。

  是的,他将要这么做,他打算亲手把过去的承诺一点一点在她面前铺出锦绣康庄,他要爱她爱得比她爱杜立勋更多,他要无止境为她付出,成为她的值得。

  对,他就是要这样做!也好,就让她和杜立勋结束、完毕,切割、断绝吧,就让他们到此为止,彻底挥别过去,迎向她与他的未来。

  宋立杨下床走进浴室,把自己打理得乾爽整齐,他去厨房为她煮咖啡、做早餐,他不打算刻意说爱,但要做出一份明明白白的爱情早餐,端起早餐、拉起嘴角,他要用笑脸为她驱逐昨日的阴霾。

  走到她房间前面,他轻轻敲叩两下门板,里面没有声响,他皱起眉心,想着她是不是太难过了一夜没睡好?

  他犹豫了三秒,旋转门把稍稍将门推开一道缝。

  床上没人、棉被铺得整整齐齐,所以……她在浴室里?打开房门走进去,他将早餐放在桌边侧耳倾听,屋里一片沉静。他又快步走到浴室边,门是开着的,阳台没人、屋里没人,突地,他想到什么似地快步奔到衣柜边,一把拉开柜门,轻吁了口气,幸好,衣服还在……

  一大早她去了哪里?为什么要避开他,跑得不见踪影?是因为她的情绪依旧低落,还是他说了不得体的话?

  难道在她拒绝杜立勋的同时,也决定拒绝他的影子?该死,早知道她不对劲,怎不警觉一点?她现在……会去哪走回房间拿车钥匙之际,他也拨打她的手机,手机关机,他猜测着她是手机没电、通话中、还是故意不肯与外界联系?他极有耐心,每隔两分钟便拨一通,但情况持续。

  他打到办公室里,她的电话无人接听。他坐进电梯下楼时,不断传简讯,问她在哪里,问她心情是不是不好,如果答案肯定,他可以陪着她,他接连打好几次简讯,表明自己是个擅长倾听的男性,但她始终没有回应。

  宋立杨坐进车内,用最快的速度来到媺华的旧公寓,早晨的小巷没有摊贩商家,他顺利地将车子开到公寓楼他一步两阶梯飞快来到公寓外面按门铃,一个头上包着大毛巾、脸上挂着黑框眼镜的女学生出来应门,他苦笑,这里已经有新住户,媺华怎么可能回来这里……所以,她在哪里伤心?

  握紧了拳头,他快步下楼回车上,又打一次她的手机,依旧是关机状态。

  她会去……那里吗?不会吧,她说了到此为止,不要珍藏、不需遗忘,她要切割断绝……可是除了那里,他想不到其他地方。

  宋立杨没花太多时间犹豫,扭转钥匙、发动引擎,明知道机率不大但还是决定前往,旋转方向盘、加油,他把车子驶出小巷。他先回公寓拿老家钥匙,期间不断深呼吸告诉自己别担心,现在的她肯定找个没人的地方在沉淀情绪,也许是一家咖啡厅、也许是一处公园凉椅,过去他有过相同经验。

  她不是情绪激昂的女生,但偶尔也会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像她父亲又找上门向她要钱,而她不愿意在他忙碌时增加他的负担时,她就会消失一下午,然后带着一张笑脸回来。

  所以,没事的,她会回来!他用这句话让自己心安。

  打电话到办公室向王副总编交代一声后,宋立杨又连续拨打几通媺华的电话,情况依旧,最后他在手机上留你有权利失踪,有权利沉淀,但请给我一个音讯,不要让我手足无措。

  然后,回到昨天来过的老巷弄,这条巷子中有太多他和媺华的回忆,他们无数次牵手在这里来回走过。

  媺华从不让他送自己回家,顶多让他送到巷子口,有时候话没说完,两人就往公寓处走回去,然后再走到老旧豪宅墙边。

  她体贴他忙,宁可他把时间拿去休息,也不愿意他一来一往浪费在送她回家的路程上。

  他说:“世界上,再找不出比你更体贴的女生了。”

  而她笑灿烂了一张脸,“所以喽,错过我是你最大的损失。”

  他同意这句话,并且,损失她,是他最大的心痛。

  他看过每一封她寄给杜立勋的信,有时她会附上照片,而照片下方总写着一行字,看见了吗?公主寂寞的身她不只一次强调,失去他,尽管身边再热闹,也驱赶不走她的寂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