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一


  “遗忘有那么容易吗?是啊,对某些人而言不是难事,但是对不起,我没有那个本领。”她讽刺地笑了。

  如果让她选择,她要过去那个穷滴滴的杜立勋,不要眼前这个黄金男,她要单纯的生活,不要复杂的身分。

  他轻叹,婉言道:“媺华,不要吵架,我们好好谈一谈,先告诉我是什么事让你这么委屈难过,好吗?”

  他果然很懂她,知道她不是生气而是难过,知道她好委屈,而不是骄纵恣意。她抬起头回望他,那双给予她力量及安定的眼神盯在她脸上,她有几分钟迷糊,疑惑他到底是变了还是没变?他到底是凶狠残忍还是善良温顺?他的心是否一如多年以前?她与他之间,还有没有任何可能?

  “乖,说话。”他的声音带着催眠魔力,鼓吹着她倾吐心中委屈。

  她不敌,终究妥协了,像说梦话似地轻道:“今天是杜阿姨的忌日。”

  点头,他知道,比谁都清楚。“然后呢?”

  “四年前的这一天,立勋离开我的世界,我甚至不知道杜阿姨葬在哪里,每年的这天,我会带一束玛格莉特到杜阿姨和立勋的旧公寓里洗洗刷刷,把屋子整理得焕然一新。过去,我出现的频率很高,曾放一笔钱在楼下陈小姐那边请她顺道帮我付水电费,但这次我隔半年没去,公寓被断水断电,我没办法打扫,杜妈妈很爱干净的,看到公寓这么脏肯定很难受。”

  宋立杨的薄唇抿成一直线,浓眉紧锁。

  他沉默,她续言。

  “我一直在那里等待立勋回去,但一趟趟失望、一次次伤心,今天我决定不等了,所有的事到此为止。”她说完,回望他。

  他终究没有好演技,眉宇间泄漏出一丝真情绪,所以他在乎了吗?

  苦苦一笑,宋立杨两道眉间皱起竖纹,那个表情她认识,那叫做坚毅、叫做笃定,就算她用“到此为止”威胁他,他依然没有对她吐实的意愿。

  她咬牙,心头沉重,最后一分希望落空……媺华对上他坚定的眉眼,再度重申。

  “结束、完毕,我不要珍藏、不需要遗忘,我要切割、要断绝,杜立勋从现在起和蓝媺华再无半分关联……”她顿了几秒钟,用沉默来等待他。

  等他对她说:“笨蛋乌龟,我回来了”,可惜,他和她一样沉默。

  摇头凄凉一笑,她还在期待什么?“对不起,我不应该对你发脾气,只是今天心情很乱,请让我一个人独处,不要理我、不要和我说话,谢谢。”

  说完,她推开他的怀抱躺回床上,拿起枕头,把自己重新埋回去。

  他凝睇她趴在床铺间的纤细身子,有那么一瞬间,他想把她抱起来,哄她、安慰她,像过去那样:有那么一瞬间,他想把满肚子的话对她说清楚……只是最终,理智战胜了他。

  半晌,他下床,低低地说一句,“别怕,情况会越来越好的。”然后转身离去。

  ***

  宋立杨迷迷糊糊的,昨天晚上没睡好。

  五点钟睁开眼后就再也睡不着,他躺在床上想着媺华的反常,她不是容易激动的女人,碰到事情最大的反应是掉眼泪,不会骂人、更不会狂飙,昨天晚上的歇斯底里,是他见过最激昂的表现。

  很多年前他们曾经吵架,那次是他的错、他有心结,问题不在她头上,可是他很恶劣,对着莫名其妙的媺华发一通火后掉头就走,委屈的她蹲在墙角独自乱哭一通。

  而他向前走过一大段、心情略略平复之后,发现老是追在自己背后的女人失踪,他叹气往回走,却发现她背靠在墙角,身子蜷缩哭得不能自抑。

  当她看见他回头,没对他恶言恶语,只是红着眼眶哽咽问他,“你怎么可以自己走掉?”

  那口气似撒娇似埋怨,让他恨起自己。分明是他犯错,他却扯不下脸,他该说声对不起的却没有,父亲始终是他心底的炸弹,一旦提及就要狂爆。

  他坏、他不道歉反而还骂她笨蛋,然后自我解释似地补上几句——以后,不要说那种话,我永远不会靠女人的钱发迹。

  若是换了个有骨气的女人,听到这样一句模糊不清的解释肯定不会前嫌尽弃,而会转身离开,可她不但没有,还用一句对不起把争执揭过去。

  妈妈知道这件事后,心疼地搂搂媺华,说:“我们家媺华被阿立吃定了,怎么办?如果以后他让你伤心,杜阿姨会难过得受不了。”

  他承认,他吃定她爱他,吃定她不会离开,所以他允许自己把多数的时间放在学业、工作……其他事情上头,没用太多心思来经营两人的爱情。

  当他有罪恶感时,她便体贴说:“没关系,你忙,只要有空的时候,转过头用温柔的眼光看着我就行。”

  几句话,她轻易将他的罪恶感抹去。

  对于爱情,她付出多、收获少,给予多、要求少,他是世上最轻松的男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