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


  这通电话聊了将近一个小时,后半段媺华没有听进太多,因为她心底重复着同一个声音,是他、是他两通电话,答案揭晓,周叔叔嘴里喊的阿立,是杜立勋不是宋立杨。

  身分确定后,解决掉一个问号,但迎接而来的是更多的问号。立勋是怎么取代宋立杨的?是怎么用另一个身分在宋家立足?他憎恨亲生父亲,为什么还愿意回到他的身边去?这一切又为什么要背着她?在做这些事情时,他有没有用违法手段?问号敲击着她的头,越想厘清,思绪越是紊乱。

  她想不透,难道他想冒用宋立杨的身分将总裁的财产归为已有?真正的宋立杨去了哪里?他这么做是为了报复?为替杜阿姨不平?还是纯粹想成为多金贵公子?

  不对!相交两年,她自认懂他,他虽然爱赚钱,但目的是为了让身边人过好日子,他的性格并不虚荣,对于生活要求也不高,更何况……他都不肯为金钱出卖婚姻,怎么肯为金钱出卖灵魂?

  她坐着、想着,这段时间“宋立杨”打了无数通电话过来她都不想接,直到天黑、四周景物在眼前成为一片模糊,她脑中仍旧是混沌不清。

  媺华苦笑起身,摸黑离开杜立勋的房间,最后锁上屋门。

  她走出公寓来到那堵高墙边,定定地站在街灯下面,她回想和宋立杨在,起经历过的每个事件,回想那些数也数不清的熟悉感。

  同一个人呵……他们是同一个人……连日来的纠结消失,但新结打上。

  她说不清心中的千言万语,只是觉得委屈至极,她委屈得又想蹲靠在墙边哭泣,就像那年哭得没有形象可回到家,媺华疲惫地走回房间里,看也不看坐在沙发中的宋立杨一眼。

  他沉思三秒钟,走到她房间门边敲两下,她没有出声,他等了好一阵子,决定不请自入。

  媺华的包包丢在地板,整个人扑倒在床间,他没有质问她为什么不接手机,没有问她今天去了哪里,更没有发脾气道:“我等了你一整个下午。”

  他只是静默地坐在床边,伸手揉揉她僵硬的脖子。

  那是杜立勋会对媺华做的事,在她考烂了、被爸爸弄烦了、不顺心了……的时候,轻轻地用几根手指为她抚去坏心情。

  她没有推开他,只是抓起枕头盖住自己的后脑,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如果他不想被认出,是不是她就该合作噤声,如果她还是深爱着这个男人,是不是该冷眼旁观他的行动也不发一语?

  那样……真的没关系吗?即使他想要谋财、想要报复,即使他将会伤害宋妈妈和总裁,都没有关系,她把事件的前因后果理过一遍。杜阿姨的死刺激了他,为替母亲讨回公道,他整型成宋立杨进入宋家。为了怕牵连她,他决定不告而别,即使知道她始终在等待他的出现,也依然不闻不问。

  然后他进入MATCHLESS做出一番成绩,以便日后成为公司核心人物,只待时机成熟,他将要取而代之……

  只是,宋立杨去了哪里?是不是为着报复,立勋狠心谋害亲兄弟?是不是杜姨的死让他的怨恨满溢,不顾一切伤害人命?但他做出这样的事,宋妈妈怎么办?她是那样一个开朗善良的好女人,[梦远书城]她没有对不起杜阿姨或立勋总裁该为自己的错误负责任,但宋妈妈是另一个受害者,她的丈夫爱着外面的女人,她唯一拥有的不过是个儿子,如今她的儿子被害,她却被蒙在鼓里,还对谋害儿子的凶手无止境地付出爱心,倘若哪一天事实揭晓,她岂能承受?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假装不知情?然后眼睁踭看着状况一路发展下去?到最后,会有多少人受害?或者该把事实掀开,将立勋的罪行曝露出来,让他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但是……她怎么舍得?怎么舍得一个爱了多年的男人受罪!

  她清楚他心中的苦,虽然那些事多数是杜阿姨所言,不是他亲口告知,但她真的知道立勋有多恨亲生父亲。

  他曾经斩钉截铁对杜阿姨说这辈子,都不会跟父亲有任何交集,他怎会推翻自己的笃定?是杜阿姨的死给了他太深刻的恨?还是死亡让他再也无法阻止泛滥的怒涛?

  紧咬牙,她把眼泪往肚子里吞,委屈、手足无措,多年来她日日期待他回到自己身边,而今……她却宁愿他不出现。

  眼看媺华企图把自己埋进床被间,宋立杨很担心,他比谁都清楚唯有憋屈到极点,她才会想挖坑把自己给埋进去。

  是谁给她气受?又是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这世界上的男人是怎么了?为什么可以这样轻慢感情,可以不把妻子女儿的心当成一回事?

  轻喟,他拿掉她头上的枕头,将她整个人翻转过来,在她又想翻回去之前躺在她身旁,将她圏进怀里。“不要怕,天塌下来有高个儿顶着呢,说吧,有什么委屈,告诉我,我来搞定。”他对她微笑,好像情况真的没有那么糟。

  吞下哽咽,憋不住的愤怒狂奔,她一口气坐起来,低声怒道:“不要学立勋说话、不要学他的动作、不要学他的眼神、不要学他一切的一切,从现在起,你不许当他的影子!”

  媺华用力推开他,她要离他远远的,远到天涯海角!

  她的愤怒让宋立杨顿住,他想不透到底发生什么事,于是紧张地问:“媺华,你怎么了?不舒服吗?”他企图向她靠近,企图将手心伸向她的额头试探有没有发烧。

  他的温柔像一个罩子,兜头盖下,让她无处可躲。

  突然间,媺华放声大哭,她哭得像个三岁小孩,她一面哭一面指着他大喊,“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不许学立勋,你不是他!”

  好吧,就否认吧,一路否认到底,他就不是杜立勋,他就没有做过违心事,他就是宋妈妈心疼的好儿子,他就是……缓缓摇头,他就不是她心心念念的那个男人……

  她的歇斯底里让宋立杨更加错愕,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她,他知道情况肯定很严重而复杂,否则她绝不会发飙。“到底怎么了?说出来,我有办法解决的。”

  “你有什么办法?你能让杜阿姨活过来?你能把杜立勋还给我?你能让我回到四年前,让我的初恋开花结果?你什么都不能做,有什么资格说大话!”

  他没办法!早在他选择复仇、早在他改变身分、早在他被恨掩埋了善良心地那一刻,他和她之间……就没办法了……

  心头一紧,他握住她肩膀,心疼地将她抱进怀里,一下下轻抚她的背脊。“媺华,过去的事就过去了,时间不会从头来过,你只能选择遗忘或珍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