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九


  或许总裁和立杨只是杜阿姨和立勋的亲人,也许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他们的下落,今天特地过来探问,也许……也许还有一堆她想不明白的可能,只是她的脑筋打结,才会怎么想都把立杨当成久违了的立勋。

  因此在哈啦老半天,问完店面筹备得怎样、有没有需要帮忙之类的应酬话之后,她慢慢将话题引到总裁身上。

  媺华敏感地感觉到Lily并不喜欢这个话题,但她顾不得她的喜好,硬是要扯上,她问:“Lily姐,总编从小到大都住在台北吗?”

  “怎么会想到问这个?”

  “没啦,中秋节我去了一趟宋妈妈娘家,发现总编和表兄妹感情很好,就在猜他是不是从南部长大的。”

  电话这头,她听见Lily的叹息声,她不明白为什么却没有往下追问,她只想确定自己想知道的部分。

  半晌,Lily才开口,声音里有明显的低落,她说:“你在公司两年肯定听到不少小道消息,就算没听过也看过杂志对总裁的专访吧,总裁从没否认过事业刚起步时,夫人的娘家出了很多力,因此总裁和夫人娘家关系很密切,宋公子自然和表兄妹走得近。不过据我所知,除了出国念书那几年之外,宋公子一直待在台北,并没有在外公家长大。怎么?去过夫人娘家了?长辈们满意你这个媳妇吗?”

  说到后来,她口气出现几分揶揄。

  “你、你在说什么啊?根本没有的事,不要乱想。”媺华急着撇清,却有了欲盖弥彰的味道。

  “我在说什么?我的话很难理解吗?不会吧,我才离开公司几天,你的智商再度急遽下降?没脸蛋身材又没了智商,你还剩下什么?”口气转换,电话那头的Lily恢复刻薄习性。

  媺华苦笑,自己还真不是普通卑贱,Lily姐的口气一出现刻薄,她竟然立刻感到安全。她傻笑两声后才回话,“要是每个人都和Lily姐一样厉害,这个世界就太难生存了。”

  “跟在宋公子身边几个月,你巴结人的本领又更上一层楼。”

  “是、是啊,总编的能力不如总裁,需要我做的事不多,有空就只能练练嘴皮子,看能不能靠着巴结升官发财。”

  “你还心心念念着回二十七楼?不要吧,总裁的床挤得很,你这身板怎么和别人抢?有五楼可以待就认分一点。”

  她猛摇几下头,匆匆结束话题,“Lily姐,等你的店开幕,我一定去捧场。”

  “凭你微薄的薪水袋?哼!”

  媺华被鄙视了,不过她的厚脸皮是用七百多个日子磨练出来的,她没有被打败,笑笑说:“人往高处爬、水往低处流,总裁秘书买得起名牌衣,总编秘书只能靠公司二手衣撑门面,能的话,多爬几层也好。”

  媺华无心的话意外地噎住了Lily,她眉心蹙起,随口敷衍两句,“开幕那天记得送花圏来祝贺,记住,低于五千块、格调太低的、设计低俗的,拒收!”说完,她没等媺华回应,便挂掉电话。

  媺华知道Lily不对劲,但她无心追根究底,甚至感激她主动挂掉电话,因为她有更急的事要做。

  确定宋立杨不曾在台中念书后,她考虑再三又拨出另一通电话。

  接电话的是周叔叔,她试探道:“周叔叔,我是媺华,饼干我吃完了,真好吃,我最喜欢香菇鲁肉口味。”

  “要不要我再寄一点上去,周叔叔的饼干不加香精色素,最健康不过。”

  “好啊,不过……不过肉饼有杜阿姨的味道,嘴里吃着饼、鼻子好酸,我真想念杜阿姨。”

  话说完,她的心跳如雷鸣,她在等待周叔叔的答案,如果他问杜阿姨是谁,那么宋立杨就不是杜立勋,如果……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认识杜阿姨……

  但,她失望了。

  周叔叔说:“珊容给你做过肉饼?”

  心,在瞬间坠入谷底。她缓声应话,“是,我一次可以吃掉一整块。”

  周叔叔不胜歓欧,叹道:“是啊,那么好的人,怎么会年纪轻轻就离开?去年阿立到台中找我时,我吓一大跳,他和小时候长得完全不一样,要不是他喊我胖叔我还认不出他,全世界也只有他敢当着我的面说我胖,不怕我的擀面棍……他告诉我,珊容已经去世四年了,我的心像被什么东西给捆住似的……”

  “周叔叔没怀疑过,为什么他变了一张脸?”

  “我有问,阿立说他出车祸,整张脸都毁了,要不是现代的整型技术够好,真不晓得这孩子要怎么过日子。”

  接着,周叔叔说起陈年往事,说那年他们母子搬到台中生活的琐碎事情,说阿立的勤奋上进,说他的聪明、他的孝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