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八


  那次杜阿姨出院,化疗把杜阿姨变成大光头,她在网站上找到毛线帽的编织法,帮杜阿姨织了顶帽子,第一次织有点丑,但是杜阿姨很喜欢,一下子就把它戴在头上,还嚷嚷着要戴帽子拍照,那张照片是护士小姐帮他们留下的。

  照片怎么会不见?

  媺华弯下腰四处找,不在床底下、不在柜子下面,她把房间的每个角落都找遍了还是没找着。

  难道是夹在柜子后面?她打算把柜子挪开,却在准备搬动柜子时发现上面有一张塑胶材质的VIP卡,卡片旁边放着一根生绣的图钉,所以是有人用名片把图钉给枢下来,可是谁会需要那张照片?难道是……立勋回来了!

  媺华心情激动,拿起卡片,她认得那是一家寿司店的贵宾卡。

  为了发行英文杂志,他们经常加班开会,立杨想替大家增加工作动力,身为小秘书的她便有义务为大家觅食,因为他喜欢吃寿司,所以她成为这家店的熟客,一次两次还好,但是在无数次的寿司消夜后,员工可就没有这么高的意愿了,他们私底下跟她乔看看能不能换换口味。

  前几天,店家给了她一张VIP卡,她考虑老半天,在上面签下宋立杨三个字,昨天下班前送到他桌上,希望他能理解自己的暗示……都已经吃到变成VIP,是不是可以换别家了?

  没想到他脸皮厚得很,一面把VIP卡收到口袋,一面说太好了,可以打九折,省钱又好吃,以后开会都订这家的寿司。

  她拿起卡片,闭上眼睛深吸口气,用力咬牙把卡片翻转过来,期待在上面看见杜立勋三个字,可是宋立杨!

  不是杜立勋、是宋立杨?!当自己的笔迹跃入眼帘,瞬间,媺华被千年冰层封冻。

  为什么?倏地,一个骇人念头闪过她脑间,手在发抖,她极力压抑惊恐。不会的、不可能是他……但不是他的话,为什么他的卡片会在这里出现?为什么她会看见立杨的座车?难道是寻人?访故友?

  傻子,谁会在包包里放着故友家的钥匙?何况哪门子的故友会偷走人家的照片。那么,他是他?立勋整型、改变身分……如果是的话……那么,杜阿姨就是总裁的外遇?

  媺华用力点几下头,对,如果是的话,就能解释得通了!总裁为事业资金与宋妈妈结婚,身为初恋女友的杜阿姨变成第三者,她生下立勋,而宋妈妈生下立杨。

  对于丈夫的风流,宋妈妈无法异议,只能把重心摆在儿子身上,两个异母同父的兄弟分隔两地……没错,这样所有的情况就能够解释得通。

  所以她一句玩笑话会惹出立勋的勃然大怒,因为他痛恨为金钱舍弃母亲的爸爸,所以立杨会出现在公寓巷前,所以立杨身上有她熟悉的眼神、熟悉的动作、熟悉的情景、熟悉的言语,也所以……他心甘情愿成为立勋的影子!

  只是立勋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把自己变成宋立杨?

  媺华想起中秋节,那时候她说:“不然呢?夺他家产、逼他破产、把他赶出家门让列祖列宗不承认他这个不肖子孙,还是有更狠的手段?哦哦,挖出他的不法谋利、他官商勾结的证据,然后大义灭亲把他送上法庭?”

  他的回答是……“可以的话,我不排除这种作法。”

  所以他要报复,要用宋立杨的身分进入公司,要夺父亲财产、逼他破产……甚至挖出他不法事实?是吗?会吗?可能吗?

  别别别,不要认死扣,也许她猜错方向。如果立杨是立勋,她没有道理认不出来,她时刻想念他、分秒不曾将他自心底放下,就算变一张脸也不会认不出,更何况宋妈妈她怎么可能认不出自己的亲生儿子?

  可如果他不是,她怎会在他身上找到那么多的熟悉处,怎么会总是犯迷糊?

  她呆呆地看着墙上照片,一次次对着满脸笑容的杜立勋问:“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照片不会给她答案,可是她不要坐在这里胡猜,不要把自己吓得半死却依然不明白真相是什么。

  她必须找到答案!就算假设是错的,她也要找到足够证据证明自己胡思乱想。

  下定决心,媺华顾不得满桌面的灰尘,她从抽屉里找出纸笔将所有的疑点二列举分析,她试着从中寻找姝丝马迹,力求找出一个合理。

  在写满好几页后,媺华决定先打电话给Lily。

  口气是试探的,在事情尚未明确之前,泄漏出去太伤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