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六


  她努力只把他当成宋立杨,可是每次的努力总在说不出的熟悉感中无功而返,不知不觉间她把他当成立勋,说着想对立勋说的话,唱着想对立勋唱的歌,拉着他看想和立勋一起看的电影……她和宋立杨一起做着所有她想和杜立勋做的事情。

  如果他不知情,她还可以假装一下,自己没有这样过分,可是他知道立勋、知道他们的爱情、知道她眼底的宋立杨只是杜立勋的影子,这样的情景她怎能不衍生出满腹罪恶。她宁愿立杨对她生气,宁愿他大声喊出不公平,可是他没有,他只是体谅地看着她做的每件事情,眼底流露出淡淡的哀怜。

  他越是宽容,她越无法允许自己对他不公,搬离公寓的念头不只一次兴起,但她太忙了,或者说是他让她忙得没时间找房子,于是念头在,却始终没有行动力。

  她手指轻轻划着墙角,墙的后面是一间废弃的老旧豪宅。

  那天,立勋在这面墙前对她说:“以后我也要盖一间这样的大豪宅,让你和我妈妈住进去。”

  她摇头说:“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大豪宅。”

  他笑弯了好看的双眼,说她傻、说她笨,说她不懂得挑口袋深的好男人。

  她说:“如果又傻又笨就可以把你挑到我身边,那还真是应了一句话——傻人有傻福。决定了,我就一路傻下去吧。”

  她知道他是个事业心重的男人,如果给他机会,他肯定会有惊人表现。

  她曾经对他开玩笑说:“如果我中五亿的大乐透就好了,那我要给你开一间大大大大的公司,把台湾首富挤下排行榜。”

  明明是好话,明明是替他着想,可他居然大发脾气。

  他怒问:“在你眼中我是这种人?需要贩卖爱情来换得事业的男人?”

  他是真的在生气,没有半点乔装成分,他从没有对她发过火,可是那一次他转过身大步离开。

  那刻,她受到极大惊吓,看着他渐离渐远的背影,突然感觉他即将要走出自己的生命,莫名的恐慌、莫名的心焦,无法解释的惧怕像汹涌波涛,一阵阵向她扑打而来,那瞬间脑子里只浮现一个句子——她失去他了。

  尚未失去,她已经开始惊慌失措,不过是远去的背影就让她吓得泪水狂飙,她一直都知道她的生命中没办法忍受他缺席,却没想到光想像她就心痛得快要死掉。委屈像惊涛骇浪,把她打得东倒西歪。

  无名惶恐撕扯得她的胸口疼痛,不怕丢脸,她哭了,就蹲在这个墙角处放声大哭,她扭紧拳头,哽咽地重复说道:“你怎么可以自己走掉?”

  她的声音不大,喊不回他的脚步,她很没出息,没想要跑上前将他追回来,只会蹲在原地哭。

  她想把胸口的委屈哭掉,却没想到委屈越哭越多。

  她想起别人的爱情有很多粉红泡泡,她的爱情只能从他的忙碌中窃取相聚时分,别人的爱情有很多甜言蜜语,她的爱情只有她自己的喃喃自语,她又不是条件很烂的女生,为什么要这样欺负自己?

  她蠢’她傻、她认了,只要他肯静静地看着她,只要他肯对着她笑,只要他愿意让她安全幸福得像个小公主……她真的没有要求太多,可是他走了,背过身头也不回地走掉……

  泪水在墙角汇聚成一个个小黑点,她满肚子委屈不知道要找谁讨伐。

  突地,她发现一双长腿定在自己眼前,她吸着鼻水抬起头,看见他无奈又心痛的表情,单单一个心疼表情,她的委屈就被人连根拔除。

  她问:“你怎么可以自己走掉?”

  他蹲下身,叹口气揉揉她的头发,骂道:“笨蛋。”

  挨骂了,她却笑得张扬,她没解释,但她确定他知道,能够待在他身旁,她乐意当笨蛋。

  “以后不要说那种话,我永远不会靠女人的钱发迹。”他口气相当郑重。

  媺华吸吸鼻子苦笑,她那么软,凭什么让他靠?因此她说:“谢谢你。”

  他被她的感激弄得很错愕,不知道她怎么会蹦出这一句。“谢什么?”他问。

  “谢谢你让我放心。”她笑得丑兮兮。“以后我不必担心,哪天连络不到你,是因为你被某个有钱的女人拐去。”

  他失笑,她也跟着笑,两手攀上他的脖子,其实她想说的不是那两句,她更想说的是“以后,请不要背对我、不要莫名其妙离去,我会害怕、会心悸、会恐惧,会吓得不知道下一步该往哪个方向去”。

  一直到现在,媺华还是没有搞清楚,为什么杜立勋会因为那样一句无心玩笑感到忿忿不平:一直到现在,她还后悔没有把那些更想说的话讲出口;也一直到现在,她仍然相信他莫名其妙失踪,绝对不是因为受某个有钱女人的诱拐。

  抚摸着墙角的小黄花,媺华轻浅一笑。

  其实她并不需要一间大豪宅,她只需要一堵为她遮风挡雨的墙,不必雕金镂银,水泥砖墙就行;她只想要一个小角落,不必大、只要可以靠在他身边就行;她的要求不多,真的,只要他不要离她而去。

  然而下一刻矛盾兴起,她轻咬下唇自嘲不已,凭什么她要的不多他就得给?如果他对她早已经不在意,她有什么资格向他索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