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一


  “嗯。”她播然回应,好像那个决定是“今天晚上吃泡面还是烩饭”、“明天要不要请假出去玩”,没有太大的重要性。

  “Lily,你几岁了?”他突如其来问上一句。

  “四十三岁。”

  从大学毕业来到他身边,从他的办公桌旁走到他的床上,她一直都明白他是个怎样的男人,如果有一个排行榜调查谁是最懂宋祺军的女人,她肯定高居榜首。

  但很可惜,最了解他的并不是他最爱的,也不是他最想一辈子在一起的。

  这是她的专属悲哀,与他无关。

  “年纪不小了,你应该找一个好男人结婚。”

  明明就是抛弃,他却有本事把话说得像是在替她着想,该怎么评价他?伪君子、小人、奸商?她评价不出来,因为她还是听得见他语气里的真诚。

  “以前没有想过,但现在,我会好好考虑。”她逼自己冷静作答。事实上她不需要太多的逼迫,她已经用好几个月的时间来预演今日的最后一章。

  “家庭很重要,对每个人来说。”

  宋祺军口气依然真挚得说服人心。只是,听见他说这种话,她忍不住讥诮,她以为事业会是他这辈子的唯一重要,因此她挑选事业下手,成为他身边不可或缺的女人,但二十年过去后,他竟恍然大悟发现家庭的重要性,这辈子,她大概没碰过比这个更讽剌的事。

  是她做错赌注,还是她对他没有自以为的了解?

  “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你?”Lily想到什么似地,发问。

  “女人选择员结婚的理由不都一样?长相好看、口袋有钱、有能力“不对。我是因为你的眼睛,才会想进这间公司。”

  有的男人目光真诚,有的男人眼神锐利,而他的眼暗带着温和沉稳的安全感,让人不自觉想要依赖。

  很扯吧,她居然和蓝媺华一样,盲目的因为一双眼睛加入MATCHLESS,她们都是女强人,抑或是说她们都乐意被训练成女强人,这样的女人不应该是笃定自信的吗,怎会在下意识里寻求安全?

  三十岁前她不懂,三十岁后渐渐明白,会想当女强人是因为想掌控所有事,而企图掌控,是因为对这个世界充满不安全感。

  她曾经奉命调查过蓝媺华,她的不安全感来自破碎的家庭,那她呢?来自嗜赌的母亲?

  总之因为他的眼睛,她进入公司,企图寻求一份稳定安全?!因为他一张十万块支票把泼油漆的高利贷赶出家门外,她便深深相信起他就是她要追逐的世界。

  于是过去二十年,他在前面跑、她在后面追,她不是没有疲惫过,却总是在精疲力竭时对上他的视线,然后,再度精力充沛。

  多年来,他的身边没有断过女人,直到宋立杨在国外出车祸,他收了心,排除所有想在他身上寻找爱情或者金钱的女性,她以为自己终于等到机会,一个可以和他厮守终生的机会。

  可是他却对她说:“Lily,我老了。”

  他老得不需要女人、不需要爱情,只想要一个安妥稳定的家庭。

  她害怕听见他的对不起,但他终于对她说对不起,然后,结束关系。

  “我的眼睛有什么不同?”宋祺军问。

  “温和、柔软却充满力量,并且会给人一种安定安心的感觉。”她以为他是她的电池,以为他可以在任何时候都提供她向前冲的动力,却没料过有一天电池也会过期。

  他微笑,没有应答。

  她缓缓叹气,他就是这样子,一个温柔陷阱,让许多女人不自觉沉溺,醉了也就醉了,偏偏他还要捏着她的鼻子狠狠灌下一瓶醒酒液,逼得她不得不清醒,但即便伤心、即便痛楚,她依然在他眼里看见温和而不是暴戾,真是没救了。

  “我以为你会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动力,以为你会一直推着我前进,但是毫无预警地,你抽身,说实话,我有点张皇失措。”她平静地分析自己的感觉。

  “你太看轻自己,现在的你已经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女生,你有足够的能力提供自己也提供别人动力。”

  Lily苦笑。如果她恶劣一点,会把他的话解释为你早就是个女强人,这不是你能赖上老板的藉口,但面对他的眼神,她无法恶劣。

  这是他最厉害的武器,不需要强力推销或逼迫就能轻易地说服对手,相信他纯粹真心,唉……五楼那只幼齿小兽还有得学。

  “可不可以告诉我一句真心话。”

  “不要问我有没有爱过你,你比谁都明白,我这个人没有真心。”

  “我才不问这么幼稚的话,我想问,让我离开,你会不会后悔?”好吧,她承认这句不会更高明。

  “你还没有离开,我已经后悔了,我想我再也不会找到另一个更有默契的秘书。”他回答得很实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