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


  错!不能兼得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不够努力。

  可是他忘记,爱情的对象是人,不是生意也不是金钱,而爱情这东西本身就难以被估计,会发生的意外太多,多到即便他是个成功的商人也无法准确掌握。

  他失去那个女人,于是他找到更多的女人来递补,他以为只要那份心焦心涩的痛苦感觉过去,他就会安全无虞。

  他错了,越多的女人在他身上留下痕迹,他就越是孤寂,女人的香水味再也刺激不了他的嗅觉,女人年轻华丽的脸庞再也无法勾动他的心悸,他累了,在波涛汹涌的爱情里。

  于是在团圆夜里,他参与了梁家的中秋晚宴,在那个家聚中,他已经缺席了二十几年。

  他不认为自己会快乐,但意外地,他在那里挖掘到快乐。

  亲人的热情招呼,没有他熟悉的尔虞我诈,说说笑笑的内容很无聊,但引出他发自真心的快乐。

  他已经很久不做幼稚事了,但那个晚上他把柚子皮戴在头顶上和小舅子们一起跳伦巴,那个晚上他吃掉好几盘语屏亲手烤的肉片,然后看见她眼底闪烁的晶莹泪光。

  他这般对她,她依旧拿他当丈夫看待,顿时,罪恶感满怀。他轻轻覆住她的手背,无数的歉意在口中徘徊。

  她明白的,未等他出口,她先说了,“没关系,最辛苦的一段已经过去。”

  这般轻易地,她原谅了自己。

  他松口气后才发现自己很紧张,紧张不被原谅,紧张想要回头时却发现身后是一片断崖深谷,回头路早就被他消磨殆尽……是语屏,为他铺上一条康庄大道。

  家人亲戚,带给他说不出口的满足感,那个晚上,他遗忘孤单。

  因为他的突然出现,岳父家里必须腾出一个房间。过去几年,妻子都是和侄女们挤在一张床上,因此他有点尴尬,本想开车回台北,但是从来没有给过他好脸色的立杨竟然说要把他的房间让出来,然后,他带着媺华在院子里用一个睡袋渡过一夜。

  儿子的话很短,却让他心里填进满满的幸福感,他形容不出这种感觉,第二天清晨儿子说今天我要和蓝秘书请假一天时,他毫不犹豫地点了头,并且补上两个字——公假。

  那天他载着妻子回台北,那是两人第一次长谈。

  结婚二十几年,他不晓得她痛恨做菜,不晓得在贵妇圈里周旋会让她头痛一整晚,也不晓得曾经有个男人追求她追得很厉害,如果不是岳父坚持,她会嫁给对方,成为国中校长的妻子。

  那个男人还留在麻豆老家,每次妻子回乡他都会上门拜访。

  他问:“后悔吗?嫁错男人?”

  她说:“后悔能够把逝去的岁月追回吗?”然后苦笑摇头,继续说道:“与其做那些没有意义的想像,我宁愿把力气拿来对身边的人好。”

  他不知道自己还算不算她“身边的人”,但她从来没有对他不好过,回到台北,下车前他终于对她说出一句埋在心中多年的话对不起。

  她回望他,很久,久到他的掌心微微沁出汗水,这次她没有说没关系,这次两行泪水在她的笑容间滑进衣襟。

  她点点头,低声说了一句,“欠你的,我终于还清。”

  他心底顿时苦涩难当,她没有欠过他,自始至终都是他对不起她。

  “珊容的离开不是你的错。早在我决定和你结婚时就该想清楚,我不可能同时拥有两个女人、两颗心、两个家庭,是我过度贪心,害了她、伤了你。”

  她摇摇头,说:“谁都不知道命运要怎么走,谁都不确定当下迈出的那步是对是错,我只希望,以后……不要再苦再痛。”

  “会的,我保证。”他对她承诺。

  突然间,他想起语屏床头那本书,书的第一页有她的笔迹,她写着“我感谢所有对我不好的人,是他们给我机会修行”。

  他的坏,竟还得到她的感激,这样一个妻子,他居然不懂得珍惜?

  门板上传来轻轻的敲门声,Lily端着两杯咖啡进来,是蓝山。

  今晚的保时捷没有加速,她穿着Bottega Veneta紫色荷叶紧身小洋装走到宋祺军身边,脱掉藕色牛皮编织高跟鞋在他身旁坐下,将一杯咖啡递给他。

  Lily的咖啡煮得没有媺华好,但她是他见过最精明能干的女人,如果她愿意离开自己另创新业,肯定已经在商场顶起一片天。

  Lily是他第三个对不起的女人。

  他爱珊容,却为了事业将她推开:他不爱语屏,却为钱谋杀她一生幸福:而Lily爱他,无怨无悔为他牺牲二十年青春。

  “做出决定了吗?”他把咖啡放在地毯上,静静地看着热气缭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