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九


  “为什么?”

  “因为对你不公平。”

  “给几个足以说服我的理由。”他不满意她的语焉不详。

  “理由一,我的心太小,未把立勋请出门之前,那里塞不下第二个男人。理由二,你和他太相像,我常常下意识在你身上寻找他的影子,搞到最后我会弄不清楚我是在和宋立杨交往还是和杜立勋的影子交往,这对你极度不公平。”

  “身为一个好秘书,我会强烈建议,如果你需要一段新恋情不妨去寻找一个内心空虚的女子,现代社会这种女子多如过江之鲫,不必鱼钩,只要你两个浅浅笑容,她们就会跳上岸任你宰割。”说完了,她摊摊手等待他的回应。

  几个月的相处,她懂他。她知道他骄傲、他骨气,这样的男人只想当王,不会想当从属,他做事只要第一,不追求第二,这样的男人怎能容许自己成为女人的备胎。

  但是……自认为了解宋立杨的媺华错了,他没有预估中的浓眉蹙紧,没有经常出现的咄咄逼人,并且他非但没有变脸,眼底反而带起一丝玩味儿。

  他问:“如果我不介意不公平,如果我乐意你在我身上寻找熟悉,如果我不在乎改名字叫做——杜立勋的影子,那么,你是不是会同意,试着和我交往看看。”

  然后,她呆掉了,整个人轻飘飘、傻乎乎、茫茫然。

  这天回到台北后,宋立杨没回郊区大豪宅,反而和媺华一起住进公寓里。

  说是小公寓,其实相当大,有五房三厅三卫浴,她本来就住在客房里,多一个室友并不会影响什么,只不过那个室友才刚刚制造了她一整天的脑子混沌。

  但他却一无所觉似地,好像什么事都不曾发生,他叫了外卖填饱她的肚子,还擅自作主今天放一天公差假,在中秋长假之后请假,是特权阶级的特权福利。

  夜里,他敲开她的房门,握住她的肩膀认真说:“韩国有一个节目很红,他们找一男一女配对假结婚,以夫妻身分一起生活,现在,我们就来玩这个游戏吧。”

  她拿着原子笔、歪着头问:“这……有什么意义?”

  他说:“赚钱啊。三个月二十万,你赚不赚?”

  很心动,二十万,心底有个声音催促她点头同意,至于那个声音背后是因为她已经被他身上那份熟悉感给蛊惑,还是她真的很想把二十万拿到手就不知道了。

  不过她很确定的是,立法院有错,他没在脸上蒙上巾子,而他的眼神有足够能力诱出她的错误逻辑。

  于是,她说:“好!二十万。”

  然而,在入睡之前,她一面看书一面吃着周叔叔的肉饼时,后悔瞬间侵袭,她放声大哭,哭得很凄惨哀烈……因为那个饼,有杜妈妈的味道……

  英文杂志比预料中卖得更好,大陆市场虽然尚未打进去,但光在淘宝网上已经卖出好几千本,韩国市场是成功的,媺华陪着宋立杨到韩国打广告,上了几个电视节目专访、推出一系列的媒体宣传。

  韩国本就迷偶像明星,一个长得像明星却是货真价实的老板级人物,怎能不引起广大百姓的注目?趁着这波热潮,十月份宋立杨预定了日本、新加坡行程,打算把这份杂志继续往外推。

  这是对外,对内他又关掉两个系列的杂志,杂志社大换血,员工担心自己搭上下一班失业列车,想破头弄出新点子,替自己负责的杂志创造销售量,甚至为了集思广义,邀齐几个相似系列的杂志合在一起开会,企图创出新契机。

  宋立杨进公司的第六个月,他交出一张漂亮的成绩单,除了销售量,整个杂志社欣欣向荣,一滩死水真的复活了。

  这个成绩,让二十七楼的总裁很满意。

  宋祺军盘腿坐在长毛地毯上,他看着落地窗外的景色,外面已经是万家灯火,问亮亮的霓虹灯宣示着这个活泼热络的城市尚未休眠,隔着一片厚厚的玻璃,他静静地品尝孤寂。

  其实台湾天气偏于潮湿,是不适合使用长毛地毯的,但他喜欢,喜欢一份不属于自己身体的温暖与柔软。

  他的感情世界很丰富,交往过的女人能闹出一点名堂的至少有二十个以上,像他这种人还说寂寞孤独,肯定会被人拿刀活活砍死。

  但他真的寂寞、孤独。

  他曾经喜欢过一个女人,但那个女人为了事业被他牺牲,他想尽藉口哄慰她,即便他结婚,他们之间也不会改变。

  这是傻话,二十岁的女人相信,但三十岁的女人不会轻易上当,后来她走了,连同他的心、他的青春、他的爱情一并带走。

  为此,他怨恨!他是个强势男人,从小最痛恨的一句话是——鱼与熊掌不能兼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