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八


  媺华失笑,“也许。”抬眉,她对上他的眼点点头,半晌加大弧度又点点头。

  “大学时期,我的恋爱学分修得很棒。”

  可惜,只修足四个学期,然后教授失踪,她只能对着空荡荡的教室,想念过往课堂上的热闹幸福。

  “杜立勋很幸运。”看着她眼底填入的忧然,他叹气,拉着她坐到司令台旁的台阶上。

  “不对,幸运的是我,能够认识他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气。”她想也不想,脱口而出。

  “即使,他失踪了四年?”

  皱了眉头,微蹙的眉心凝结出哀恸。“是,即使他失踪了四年。”

  可以想像了吗?想像立勋带给她多少幸福经验,以至于那么多的寂寞侵袭、那么多的相思满溢,她仍然无法否认,认识他,真的是她最大的福气。

  “他到底对你做过什么?”宋立杨有点小生气,他不解地扳过她的肩膀,认真看她。

  问得好,立勋到底对她做过什么?

  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和她谈心,没有太多的精力陪她逛街,没有太多浪漫为她制造惊喜,更何况,他还得付出体力来为她的烂功课补习。

  以众位姐妹的标准而言,他实在不是个及格的男朋友,她谈的也不是一场满分的恋爱,可是他,让她想过那么久、念过那么久,依然无法放下,她能怎么办呢?要不要找点科学论点来自圆其说?就说……他的费洛蒙太强,至今依然影响着她?“想不出来吗?看来,问题不是他有多好,而是你性格念旧。”

  媺华摇头,反对宋立杨的结论,她不是念旧的女人,衣服旧,丢:朋友旧,忘,她从不看旧照片,不听旧音乐,只有立勋在她的记忆里越陈越香、越醸越浓烈。

  “他什么都不必做,只要静静地看着我,静静地扬起嘴角,我就觉得好快乐。”

  那个时候,他总是累,累歪在她的枕边,累到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但看着他的眼神,她就是知道,他爱她,很爱、很爱。

  “你对他很宽容?”

  她摇头,还是反对,对于立勋,他的评语通通错。“是他对我宽容。”

  他从不在任何事上与她计较,她做错,他不生气恼怒,只会赶紧替她想办法把错的事补救回来,不管他再累再忙。她粗心、他细心,她随便、他谨慎,两人的相处让她的坏习惯越养越多,因为她知道身后会有一个人把她的错误更正。

  在他身边,她可以安心犯错、安心懒惰、安心当个坏女生,那种安心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幸福感。

  然后,他走了,有好长一段时间她战战兢兢、害怕恐惧,因为她突然发现自己很低能。

  直到今天,她依然会睡到一半惊醒,想到自己哪件工作没完成,然后带着满满的委屈、低声说上一句——如果立勋在就好了。

  宋立杨看着她的表情,放弃了,放弃诋毁她心目中的杜立勋。他问:“那么,如果我对你宽容,我静静地看着你,静静地扬起嘴角,是不是你就会考虑当我的女朋友。”

  他在笑,笑得耀人眼目,那张比偶像明星还偶像的笑脸,像一坛长年酝酿的好酒,醉人心肠。

  她有一点点的发傻,一点点的惊讶,她没想到他会把话说白,她以为他们会继续当朋友,以为他很清楚她的心尚未清理出一片空地,种植新爱情。

  媺华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但她逃不开他醉人的言语,任何女人被这样一双漂亮温柔的眼睛望着都会不自觉陷入爱情漩涡,何况是她?一个企图在他身上寻找前男友痕迹的女人。

  “我觉得……”她咬咬唇、低下头,声音微弱道。“觉得立法院应该立法,漂亮的男人上街,应该在头上蒙着一条长巾,就像印度女人那样。”

  “为什么?”

  “因为漂亮的男人具备太高强的说服力,他会影响女人的思考逻辑,做出错误的判定。”

  他微笑,抓住她的手问:“所以呢?我影响了你,让你成为我女朋友的意愿,提高三到五成?”

  “您太客气,不是三到五成,是五到八成。”

  “那我是不是该恭喜你,顺利从我的秘书升级为女朋友,尽管薪资没有往上加?”

  她摇摇头,回答得很认真。“对不起,剩下的那两成理智告诉我,我必须拒绝,尽管你真的很诱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