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七


  宋立杨和胖叔两人一搭一唱,说得好不欢快,媺华只能傻傻陪坐在一旁,幸好不多久周婶婶就端来水果饮料,招呼两个人吃点心。

  周婶婶看一眼两个男人,低声对媺华说:“阿立这小子是我们从小看到大的,小时候下课,他经常跑到厨房和他周叔叔哈啦,两个人像父子似的话说个没完,后来他们搬到台北才断了连络。”

  媺华点点头,说:“现在卖这种古式肉饼的店很少了。”

  “对啊,现在人喜欢吃西式饼,不大喜欢这种古早味,尤其是年轻人。再加上附近许多大型饼铺、面包店开张,我们的生意掉得更惨,幸好去年阿立出现帮我们推了网路行销,还把整套流程作法教给阿耀,我们的生意才慢慢救起来,不然我们打算把店给关掉,可现在经济这么差,关了店也不知道能够做什么……阿立是我们的贵人!”

  “胖叔和阿立有缘分。”

  “对对对,就是有缘。蓝小姐,你要好好对待我们家阿立,他这个人很善良,很会替别人着想,跟他在一起一定会很幸福的啦。”

  媺华笑着点头,心里却想,这些话应该拿回杂志社做民调,同意的人大概不会超过”0%,而这一成当中,大概有十分之九是被他的美貌所惑,而非同意他的性格善良、会替别人着想。

  他们聊了将近两个钟头才告辞,临行,周婶婶塞了几个礼盒到车上,“这些都是自己做的,不用钱,可以放满多天的,你慢慢吃,吃不完就拿去公司请同事,就当做是帮周叔叔打广告。”

  媺华没有拒绝,笑着收下,挥手再见后车子开动,宋立杨没有开上大马路,反而绕着弯弯曲曲的小路开到一间小学的前门。

  他下车她也跟着下车,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学校大门口。

  今天是上班日,学生都在教室里面上课,操场上有两三个班的小朋友在上体育课,宋立杨领着媺华走过椰树林荫,走过操场,突然,他停下脚步。

  媺华不解转头望向他,宋立杨二话不说拉起她的手往司令台方向跑。

  她加快脚步跟在他身后,直跑到司令台后边两人才停下,宋立扬指指四周,说:“这里是我的扫地区域。”

  “嗯。”司令台后面有两棵榕树,组合起一方绿荫,扫这里最好了,在炎热的夏天里不会晒到太阳。

  “以前扫地时间,我很少用扫把扫地。”想起从前,他笑得很得意。

  “不然呢?”用手扫?学校敢这么苛待学生?要是现在,肯定会上社会新闻。

  “我都拿扫把打架,和几个同学打来打去、閙来闹去,一个没注意被导师发现,老师会扭着我们的耳朵,把我们拉到司令台上面罚站或半蹲。”

  “所以长大后,觉得司令台特别亲切?”她嘲笑他。

  “没错。”他没有被嘲笑的自觉,还挺了挺胸膛,好像这种事真的很值得骄傲。

  “Shame on you!”羞羞脸,她抬起食指在他睑上轻刮两下。

  “我不觉得,还感到挺高兴的。”

  “为什么?自尊心都没了。”

  “回去后告诉胖叔我被罚了,他会给我一大块肉饼,抚慰我幼小的心灵。”

  “还真了不起,拿自尊去换肉饼。”她横他一眼,这个人的志节在哪里?

  “自尊至上,骄傲无价,但为肉饼,各放一旁。”

  他的话让她笑个不停,好不容易停下笑意,她说:“念小学的时候,我也常常上司令台,但不是罚站是领奖,我的功课很好,经常参加演讲、作文比赛,校长常常说我是学校之光。”说到得意处,她的下巴不自觉上“资优生?”

  “小时候是,后来越念越糟。”到大学时期,有许多科还得靠立勋的讲义和重点题型才能平安过关。

  她经常怀疑小时候的他到底有多资优?只可惜,立勋太忙,没有时间可以和她谈童年、说心情,她对他所有的记忆只有宠溺。

  一个男人可以怎样宠女人?她想,就算他拿不到满级分,也差不了太多。

  “为什么?”

  “不知道,会不会是念错科系啊?”尤其是后面两年,要不是妈妈的碎碎念,逼迫她搞清楚状况,也许还得靠延毕才能拿到学位,现在回想起来那些年的浑浑噩噩,到底为的是什么?

  “是念错科系还是忙着谈恋爱,忙到没有心情念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