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五


  她叹气,低下头看着两人交握的手心。“不一样啊,我们两家的状况完全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都有一个滥情父亲和受苦受难的母亲。”

  握住她的手,他不想放,就想这样一直握着直到……地老天荒,很烂的说法,却是他真心真意的想法,她是个容易在人们心底深刻的女生。

  她不特别漂亮,但在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有了想同她纠缠到底的感觉。

  “你爸再滥情,也没有忘记谁是对他有恩、有情义的正牌老婆,他没有抛弃家庭儿女,他负起养家的重责大任,不管你再恨他、气他、怨他,他还是想把你这棵歪苗插正,帮助你成长结穗。”

  “但……那对我母亲不公平……”他的声音低沉,一如他幽深的心情。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真正的公平?”

  “所以即便不公平,也不能恨吗?”

  “那得看你要什么。你要幸福快乐,就得放下仇恨?!你想汲汲营营、追求公平就得舍去快乐顺心,天底下没有一百分的完美,只有取舍问题。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多年来宋妈妈受过那么多的伤害,却始终不肯放弃这个婚姻?有没有可能,她对总裁还有眷恋?”

  他牵着她的手,继续往前行,街灯下,两人的影子轻轻地交叠、分开,一触、一碰,不知不觉间,感觉升温。

  “她是舍不得儿子。”

  他比谁都清楚,母亲在儿子身上用了多少心思、多少精力,从头到尾支撑着她在这段婚姻里挣扎的,不是丈夫,而是儿子。

  宋立杨脸上闪过一丝黯然。

  “你已经长大了,你和宋妈妈的关系这么好,难道他们离婚,你就不会挺她、照顾她?相信我一次吧,女人终究懂得女人,宋妈妈没有过离婚念头,也许她心里对总裁还存有希望。”

  “难道,就这样轻轻放下?”

  他像在问她,事实上他问的是自己,就这样放下?过去的通通不算数?那么母亲的恨、母亲的怨、母亲的不甘、母亲的性命……真的能一笔勾消?

  媺华失笑,不明白他究竟在纠结什么。

  “不然呢?夺他家产、逼他破产、把他赶出家门、让列祖列宗不承认他这个不肖子孙,还是有更狠的手段?

  哦哦,挖出他的不法谋利、他官商勾结的证据,然后大义灭亲把他送上法庭?”

  “可以的话,我不排除这种作法。”事实上他一直在朝这个方向做,只是最近他犹豫了……

  “如果你真的做出这种事,受伤最大的不是别人,是宋妈妈。何况逼总裁破产?杀敌一千自伤八百,你脑子灌水泥吗?真有本事的话,让他退位,把他手中的千万大军接收到你的麾下,从此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没权没势的他胆敢再欺负宋妈妈,你就到喜马拉雅山上盖一栋别墅,把他永世圈禁。”

  她的话惹出他的笑意,头一弯,他的头撞向她的头,她尖叫一声,他呵呵笑不停。

  “还圏禁咧,你以为他是皇太子。”

  “如果他真的变成皇子、你当皇帝,身分对调过来,你狠狠把他压得不敢喘大气,这种报复才爽吧。”

  “呵,想法很恶毒哦。老实说,你是不是成天到晚都在想这种事,想把Lily压在脚下逼她屈服。”

  “这样你都能猜得到?总编,你实在太英明、太伟大、洞察力太强,能到你的麾下工作是我最大的荣幸。”

  她做出一脸的谄媚相。

  “别忙了,再多的阿谀奉承,就算把我夸成李世民,我也不会帮你调高年节奖金。”说着,他笑了,想那么久、那么矛盾的事居然被她三言两语打消念头,他该不该夸夸她?

  他在路边扯下一株小黄花划向她的鼻头,害她鼻子痒痒的,她动手想抢过那黄花,可是她今天没开TOYOTA,身高有明显落差,他的手往上一伸,她就算弹力够也抢不下。

  她叉手摆腰怒瞪他,他笑得一脸痞,又飞快地拿小黄花在她脸上扫两下。

  媺华的右手被他抓住,光靠左手抢不到篮板球,好吧,既然大家都爱抢,就一人分派一个球。

  她跳到他身体另一边,弯下腰一口气扯下一整把小野花,一整把鸡毛掸子扫脸的威力,绝对比一小枝强上几十倍。

  他来一下,她来十下,以量制价是她对行销唯一认同的方法。

  两个人就这样在马路上玩了起来,突然一阵喇叭声响,两人停下手,迎面的车子放慢速度,然后从他们身边开过去,倏地,宋立杨像被点穴定身似地,直勾勾盯着那部车。

  媺华推推他,低声说:“刚刚那个,好像是总裁的车。”

  他口气微怒,道:“他来干什么?走!我们回去。”

  他拉起媺华往回家的路上快步走去,他走得很快,媺华不得不小跑步起来,她没有抱怨,因为她比谁都清楚护母心切是什么感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