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不过,观察力够好的话,会发现今天的保时捷速度有些缓慢,不知道是因为大台北的风景变得优美引人流连忘返,还是主子玉体欠安。

  “你那是什么眼光,同情吗?”

  Lily扬起下巴,只是一个轻微的小动作就搞得媺华心惊胆颤。

  暴政猛于虎啊,她当初是怎么能在Lily姐的手下安然渡过七百多个日子?媺华猛然摇头,同情神力女超人?

  她又没吞了熊心豹子胆。她巴结地笑两声说:“野生动物法好像还没有废除。”

  哼!知道怕就好,Lily欲盖弥彰地补上一句,“过敏,眼睛干涩红痒。”

  “要不要送场维修?”她往前靠近两步,笑弯眉毛。

  看她那副奴颜婢色的模样,Lily撇了撇嘴,放她一马。问:“你上来做什么,下班了?”

  “是啊,Lily姐,好久不见,你好吗?”话题揭过,她把心放回肚子里。

  “好、久、不、见?”她语调微扬。

  只有四个字,没什么太大意义,光是音调表情,她就是有办法让媺华羞愧到想挖个洞躲起来。

  唉……是咩,三天前她才陪总编上来开过会,针对那个英文杂志的出刊状况向总裁报告。她承认,自己的开场白有点糟糕。

  为了补救状况,媺华急急把手里的月饼推出去。“这是我妈妈刚刚寄来的,我记得Lily姐很喜欢,特地给你送上来。”

  “嗯嗯。中秋节礼物?”

  “也不算礼物啦,就是很感激Lily姐过去两年对我的指导,让我学习成长很多。”

  “所以呢?”她突然凑上来,假睫毛几乎贴上媺华的额头。

  “所以怎样……Lily姐?”媺华被她的问号和身上的三宅一生香水味弄得头昏眼花。

  “我该回送你什么?”

  Lily在笑,可是阴森森的表情和口气让她全身鸡皮疙瘩冒了一层又一层,媺华后悔极了,她干么上来啊,又不是冷气不够强,何必到这里找冰块冰镇自己的心脏?她的脸又不热,干么专找冷屁股贴。

  “不必、不必,过去两年,Lily姐也没有回送啊。”她连连挥手摇头,想表达她上楼纯粹送礼,别无其他意图,如果知道会撞见不该看到的那一幕,她打死都没那个胆子出现。

  “所以你是在提醒我,过去两年都没有回礼?”眉尾往上吊,Lily带着问号的语调往上勾,把媺华的心脏也一并勾到半空中。

  “不是,我哪敢,我是说……我送礼是应该的,Lily姐回礼不应该……哦,不是我的意思是……”她的意思是如果Lily摔倒,她一定会上前解救她,不会趁她昏迷再补两脚……啊!她到底在想什么啊,为什么每次碰到这种机器人种,被人家几句话挤一挤就会脑筋短路,说些没条没理的傻话?算了、算了,她还是下楼,回去面对凶恶的隋场帝比较安心。“……总之、总之就是祝Lily姐中秋节快乐,人逢喜事精神爽,新的一年心想事成、岁岁平安,早日找到如意郎君、年薪破百万……”

  她一张嘴巴呱呱叫个不停,而Lily在听见那句“早日找到如意郎君”时,脸色倏地大变,微挑的眉毛陡然下坠,害得媺华越说越心虚,到最后根本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讲些什么。

  她闭嘴,眼观鼻鼻观心,如来佛祖在她眼前降临。

  半晌,机器人重新恢复运作,她深吸气,寒声道:“多谢吉言,不过回礼是一定要的,说说看,你想要什卡上老半天,媺华才勉强回话。“一桶汽油、一支番仔火……吗?”

  “说什么呢,汽油、番仔火怎么能够代表我对你的爱护之情?”

  意思是汽油、番仔火不够看,还要点更狠的?“其、其实,不需要靠礼物来证明,我就能充分感受到Lily姐对我的关爱程度。”媺华结结巴巴起来。

  “别客气,我从美国带回不少造型别致的保险套,送你两盒好不好?”

  她吓得不轻,连连摇头往后退。“不不不,我用不上那种东西,Lily姐还是留着自己慢慢用“你不是已经搬到宋公子的公寓?”

  “你误会了啦,我和总编是清白的,总编住在家里,只是把公寓借给我暂住,等过一阵子我租到新公寓就会搬出去,Lily姐,你不要胡思乱想,总裁那么老我都不敢肖想了,怎么敢肖想年轻有为、英俊伟岸的……”

  “哦哦,你嫌总裁太老?老得没本事、没体力、没条件让你看上眼?”Lily迅速接话。

  哪有!这是恶意抹黑、是没良心栽赃,是欲加之罪!冤枉啊,她从来没有毁谤总裁的意图。“没有,真的没有啦,Lily姐,你饶过我吧,我不会说话了啦。”

  她捣住嘴巴,吓得两条腿皮皮挫,谁不知道总裁越老越有劲,公司里外想和总裁上床的女性平均远远高于台湾的新生儿出生率,若不是苦于没机会,大家都想分一口尝尝滋味。

  Lily见她吓成那样,莞尔一笑,站直身子不再逗她。“知道啦,回去后替我谢谢蓝妈妈,说我喜欢她做的月饼。”

  媺华松口气,飞快转身,一面走一面碎嘴。“总之,祝Lily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琴瑟和鸣、鹣鲽情深、百尺竿头更上一层楼……”

  她脚下的速度虽然无法媲美保时捷,至少也称得上是Toyota,假以时日她肯定会从日本车系进级为德国名看着媺华急促的背影,Lily笑开了,更上一层楼,都已经爬到二十七层楼,还要上到哪里?到顶楼吗?她可没办法忍受没有空调的空气。

  看一眼媺华带来的月饼,打开拿起芋头蛋黄酥,轻咬一口,碎屑落在裙间,她低头,脸上隐隐挂入抑郁,第一次,她不在乎饼干屑污染长毛地毯。

  她低声喃语,“蓝媺华,我真的很羡慕你……”

  媺华躺在自己的单人床上,闻着被阳光充分晒透的棉被,半点不想起床,媺欣也是,每天都得赶在七点钟到学校盯学生、当导护,好不容易可以睡到自然醒,哪肯提早下床。

  两张单人床并排着,中间隔着一张小方几,方几上有闹钟、有两个人的手机,还有姐妹的合照。媺欣、媺华年纪相差不到一岁,从小感情就很要好,她们分享彼此心事、分享对方的快乐与痛苦。

  因此,媺欣支持媺华留在台北,等待不知道会不会出现的杜立勋,她明白固执的媺华没有等到一个答案,这辈子都不会放下。

  媺欣趴在床上,白白的脸庞压在白白的枕头上,张着大眼睛与媺华对望,两人会心一笑。

  两姐妹长得有几分像,小时候还有人以为她们是双胞胎,她们不是双胞胎却能心灵相通,全赖大量的对话沟通。“姐,你有话想对我说?”媺华的动作和姐姐如出一辙,她看着媺欣的欲言又止,出声问。

  媺欣犹豫半晌后,问:“媺华,如果妈妈再嫁,你赞成吗?”

  听到这个话,媺华翻身坐起。“妈妈有男朋友了?”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男朋友,这大半年来有个常叔叔经常到家里来,妈妈也常和他出去吃饭爬山。”她无法否认妈妈更快乐了,她越来越会打扮自己,开始听许多心灵成长的演讲,也变得越来越自信。

  “常叔叔是怎样的人?”

  “他比妈妈大五岁,是成大的教授,听说他的妻子在很年轻时就过世了,他一个人扶养两个儿子长大,现在两个小孩都在国外工作,老大在大陆已经结婚,有个一、两岁的女儿,老二在美国,好像是当工程师的。也许都是单亲家庭、都是一个人带大两个孩子,所以能够产生共鸣,常叔叔来家里时妈妈都会显得很兴奋。”媺欣说完,叹口气。

  “姐,你不喜欢妈交男朋友吗?”

  “不知道,我也希望妈妈能够这样快乐下去,只是,我觉得爸爸很可怜。”尤其在母亲节时,婶婶透露爸爸的近况后,她更不忍。

  “爸可怜?你怎么会这样想,是他对婚姻不忠实,是他放弃你我和妈妈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