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好啊,试试看!我保证你这个小三走到哪里都会变成过街老鼠。”

  他锐利一笑,吓得张卫强全身不自主地竖起寒毛,他相信宋立杨是说真的。

  他急急扯起李小美的手臂,两人踉踉跄跄地离开公寓楼下。

  宋立杨沉眉闷声,带着媺华回到五楼。

  媺华打开门,眉心紧锁,她的心情很差,见一次痛一回,父亲已经失去过往的形象,曾经她同情父亲,但过去几年父亲已经将她的同情消磨殆尽。

  “蓝媺华。”他在她耳畔轻喊。

  她转身,才发现宋立杨跟着自己进屋了。她深叹后,回答,“怎样?”

  “搬家吧,这里已经不适合住了。”

  她偏过头考虑五秒钟,“没关系的,我爸知道我住在这里已经很多年,他不会做太过分的事。”

  “他不会,那个小三呢?你以为地下钱庄会和你讲道理?如果她把人引来这里泼油漆、绑架,硬要逼你妈妈出面解决呢?你宁可眼睁睁看着事情发生,却不愿意在未出状况之前先一步杜绝所有危险?到时候我敢保证,出面收拾烂摊子的绝对是你母亲,你愿意她和张卫强再次接触、再度揭开伤疤?

  “何况,今天的情形你也看见了,那女的根本打心底认为你的钱就是她的钱,她要多少你就必须给多少,她说你身体上面一半的染色体来自你父亲,理由很荒谬,可她却认真相信。等她榨干了你,食髓知味后下一个对象是谁?当然是你姐姐,也许他们不敢动你母亲,但你母亲会眼睁睁看两个女儿因为前夫而受累?如果你理智一点、懂事一点,就会知道搬家这个决定最正确。”

  他朝她走去,在她跟前站定,勾起她的下巴,她对上他恼怒的眼神,没有了平日吊儿郎当的嘻笑模样,多了几分气势逼人。

  她往后退,想退离他逼人的暴风圈,她直直退到沙发边,他再度靠向前,两手支着椅背将她锁在沙发和自己的身体中间,他用从未有过的凝肃语调,一字字清晰分明地接下她的话,“可是,你要等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出现的杜立勋?别傻了,如果他存心找你,怎么可能找不到?你们没有共同的朋友?你没有FB?你们没有联络的信箱?你的手机改号码了?你的老家挪了地方?他有一百种方法可以找到你,你不必非要死守这个区域。”

  他说的每句话她都明了,只是心难平啊"?…舍不得割断,舍不得丢弃,她舍不得在这个空间里发生过的每件事情。

  她没回答,他却替她作主决定。

  “走,先整理这两天要穿的衣服和重要文件,剩下的我找人过来搬。”

  “你这是在强迫我?我不认为Boss有强迫下属搬家的权利。”

  “对你而言,我只是Boss?”他的语调中,隐瞒了两分失意。

  他对她很好,她懂,她不是二十岁的小女生,需要清清楚楚的告白才晓得对方的心态,这些日子里他的用心她全看在眼里,只是……不敢承认……

  她不敢承认自己的心一点一点向他靠近,不敢承认下意识里她将他当成杜立勋,更不敢承认自己松动了心,只好掩耳盗铃,假装他们之间依然是合作无间、默契十足的上司与下属。

  媺华的回答是一声长叹,她不愿认真分析他想要的答案。

  看着她纠结的表情,宋立杨明白不该在这件事情上头着墨,眼下更重要的是她的人身安全。

  他也叹气,妥协让步,“好吧,我是在强迫你,但用的不是Boss的角色,而是朋友,如果你不肯搬,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你母亲,让你母亲上台北来处理这件事情。”

  “你不知道我母亲的电……”

  “我知道,你以为我能够允许别人随便在我身边塞秘书,如果我没确切做过身家调查,你想来我就会收下?”

  她还想抗争几句,他却一把握住她的肩膀,慎重道:“蓝媺华,你醒醒吧,我一个陌生男人都可以查出你所有资料,如果杜立勋还想要这段感情,他绝对能够找到你。”

  所以立勋不出现,是因为……他已经不要这段感情?

  低头、明白。媺华沉默宋立杨闭了闭眼,一个冲动,他把她抱进怀里,说不清楚自己的心情,他只是心疼心痛心怜心惜……

  他的拥抱像一股暖流,瞬间融入她的四肢百骸,让她暂时忘却令人伤心的“明白”。

  他松开她,轻轻地揉了揉她的头发,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只好走到窗边打开衣柜,从里面挑出两套衣服找到纸袋,连同贴身衣物都摆进去。

  媺华回神,看着他行云流水的动作忍不住失笑,这人是逻辑太好还是行动能力太强,怎么第一次进来就熟门熟路、知道什么东西放在哪里,仿佛已经在这里住过许多年?

  她叹气,走到化妆台边,把藏在最底层的存款簿印章收进包包里,再拿出化妆包将桌面上的瓶瓶罐罐收拾整齐,最后右手落在照片上头,犹豫再三之后还是将它收进包包。

  即使,她认同宋立杨说的每句话,即使她相信立勋不来是因为他已经不要过去的曾经,她却依然无法割舍心中最后那点牵系。

  “走吧。”

  媺华回神,转头看见一个手掌摊在自己眼前。

  那个时候,立勋总是像这个样子朝她伸手,说“走吧!”然后把她带到他要的方向……

  也许是习惯使然,媺华没有经过太多的思索便把自己的手交叠上,抬眼对上那张俊美无俦的笑脸。

  “我发现我的上司很霸道。”她笑了笑。

  “我已经说过,我现在的角色是朋友。”

  “好吧,朋友,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头,太贵的饭店我住不起。”

  “谁让你住饭店?我在公司附近有一间小公寓,是预备用来加班太晚时过夜用的,既然你无家可归,你暂时先住在那里。”

  “我、无家可归……”她朝他挑了挑眉。

  他大笑,手指戳上她的额头。“计较!”

  然后,她又停电了!

  他怎么可以……连不经意,都做着立勋做过的事情?

  媺华从抽屉里拿出两盒月饼,打算一盒送到二十七楼、一盒送给坐在对面的Boss兼朋友。

  这是二十年老字号蓝家饼铺出品的月饼,有香菇鲁肉、芋泥蛋黄,还有包装精美的凤梨酥,保证无色素、无香料、无防腐剂,安全健康无疑虎。

  老妈不只会卖菜或卖泡沬红茶,她煮菜煮饭做点心都是台南市圣南街第一把交椅,每次她烤月饼时都会引得左右邻居嘴馋,要不是事业做太大,每年只能挤出一点时间烤几盒给女儿们用来巴结上司、分赠亲朋好友,否则光靠这个行业,老妈肯定又能赚个钵满盆溢。

  这种益夫旺子、成就卓越的好女人不懂得把握,她只能长叹老爸智缺加脑残,光是这点,老爸会潦倒落魄就不令人意外。

  比起女强人老妈,媺华和姐姐媺欣的成就实在微不足道,一个本本分分的老师、一个乖巧认真的秘书,怎么和她比。

  因此每次妈妈唏嘘不已时说:“哪个女人希望自己那么强悍,还不是被环境磨出来的?”

  媺欣就会立刻搭话说:“所以啊,你别恨老爸了,他背叛你是他不对,可不也因为这样,妈妈现在才会这么不同凡响。”

  妈妈和她都知道姐姐对爸爸还抱有父女之情,并没有因此而生气,毕竟父女天性,血缘关系抹不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