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爸逼妈妈接纳李小美,他没打算放弃婚姻女儿以及一个很会赚钱谋利的妻子,他想要熊掌也舍不得把鱼丢回江中,但妈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她开出条件让爸爸选择,紧接着李小美闹自杀的消息传来,逼得爸爸为新恋情放弃经营二十年的旧家庭……

  那时候李小美得意扬扬,以为自己打赢了这场仗,她成功毁掉一个家庭,建立属于自己的家庭,眼看着顺心遂意了,日子将会越来越好过。

  可是人在做天在看着呢,善恶到头终有报,离婚证书里标记爸爸没拿到红茶店,她跑到店里大闹一番,然后被附近知情的邻居羞辱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去。

  然后她逼爸爸卖掉公寓,带着钱来到繁华都市找机会,她以为生活将渐入佳境,没想到在大都会讨生活比乡下地区更困难,生活越来越窘迫,爸爸开计程车的钱勉强维持一家三口生计,但几个月前爸爸出车祸卖掉车子,他们一家.人顿时陷入困境。

  母亲节那天,叔叔全家人从桃园回到台南给祖母过节,她和姐姐代表爸爸也带着礼物回去看阿嬷,爸爸出车祸的事是婶婶悄悄告诉她们姐妹俩的。

  姐姐心软,关心爸爸的近况,回家后征求妈妈的意见要不要接济爸爸,这件事被她一口气否决。

  “救急不救穷,如果他们从此认为被接济是理所当然,要求妈妈每个月汇钱给他们呢?”

  姐姐说:“不至于吧,谁那么无耻敢强抢别人的口袋?”

  她回答,“强抢别人的丈夫,她都觉得理所当然了,不过是口袋,小意思。”她没估计错误,现在不就找上门了,还要她帮爸爸负担生活费,这是什么时代,要女儿替爸爸养小三?

  李小美生过孩子后,整个人胖上一大圏,肚子上的肥油随着激动的言论颤抖,和张卫强的瘦削成了鲜明反差,年轻时候的娇俏甜美已经不复见,她身上只能找到中年妇人的拔扈嚣张。

  看着她满布黑斑的脸庞,才将近三十岁的女人却有五十岁的沧桑,媺华露出一个真心笑意,总是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

  “你在嫁给我爸爸的时候,不知道他是不必养老婆小孩的吗?”

  “你说什么鬼话?没有他,你和你姐根本长不大。”

  “你从哪里听来的错误讯息?我和我姐是妈妈赚钱养大的,身为爸爸,他唯一的责任是提供正常的精子繁衍后代,他做到了,所以我们喊他一声爸爸,但也就仅仅如此,从来不会期待他赚钱养家,所以你选择了他就应该好好赚钱把老公儿子养起来,像我妈妈做的那样。”媺华的话说得张卫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我听你在放屁,你的意思就是不给钱?”李小美向前跨一大步,宋立杨直觉将媺华往身边一拉,伸出手护“她有什么义务给钱?你是她恩重如山的母亲?是扶养她长大的继母,还是对她做过什么好事,值得她把钱交到你手上。”他冷笑,口气里有说不出的讥嘲。

  “就凭他是她的爸爸,她的生命是他给的。”李小美一把将张卫强拉到前面。

  “她爸爸现在欠下一屁股债,她敢不闻不向,我就让讨债集团上门抓蓝媺华去卖,她可是他女儿,父债子还天经地义。”她越讲越激动,不只腹间肥油,连手臂的肥肉也轻颤起来。

  这是什么狗屁理论,难不成这女人的知识还停留在中古世纪?可怜啊,没有受过文明洗礼的女人,还真不是普通的面目可憎。

  “民法第一千一百四十八条规定,继承人对于被继承人之债务,以继承所得遗产为限,负清偿责任。意思就是,如果债务超过遗产,孩子是不必替父亲偿还的,父债子还早已经不是天经地义,更何况张先生有留遗产给撤华吗?还是他辛辛苦苦赚钱扶养媺华长大?都没有嘛,这种事闹上法院,恐怕要收押的是你的丈夫,不是撤华。”他冷眼看着李小美,眼底有着令人不敢正视的锐利。

  他说得小美软下声势,不过是一转眼工夫,她捣着脸放声号泣,变脸速度之快教人啧啧称奇。

  “蓝媺华,你这个死没良心的,难道忍心看你爸爸被讨债集团跺手跺脚,忍心看你弟弟活活饿死,你的心肠怎么那么硬……”她放声大哭,引来逛夜市的民众围观。

  媺华再也受不了,这么粗鄙的女人,当年爸爸到底是看上她哪一点。“我弟弟?你确定?要不要找一天去验验DNA?看看他和我妈有什么关系?你可别胡乱栽赃,乱了我们家干净的血缘。”

  媺华的话堵住她的嘴,李小美愣了一下又嚎啕大哭。“你就算不管弟弟,至少他是你爸爸啊!”

  她斜眼看见,旁佝偻着背低着头,恨不得把自己缩进墙缝里的张卫强,嘴角衔起冷笑。

  “爸爸?你弄错了吧,我爸爸已经死去多年,何况,我姓蓝、不姓张。”

  当年,是爸爸亲口说女儿无用,不能继承张家血统,他非要小三肚子里那个男孩才会亲手毁去二十年的婚姻。所以离婚协议书上,她和姐姐转成母亲的姓氏,如今又来同她攀关系会不会太可笑。

  小美让媺华一堵二堵,堵得说不出话,心头一急,动手去拽丈夫逼他出头。张卫强不得已,走到女儿面前低声哀求道:“媺华,你救救爸爸吧,只要五十万,你给我五十万,我保证永远都不出现在你们面前。”

  “我怎么会有五十万,我才工作两年,你知不知道现在大学毕业生的薪水只有多少钱?要不要上网去查一查?”

  媺华眼底一片冷然,大二那年,她从台南回到台北,妈妈给她带了一堆东西,她懒得搭捷运就跳上一部计程车,直到下车付钱时她正视司机的脸才发现计程车司机是她的爸爸。

  父女多年后重逢,没有亲热言行,只有冷漠凝视,片刻,媺华没等他找钱,直接下车走回公寓。

  从那之后,他就经常出现,要一千、要两千,过年期间还会跟她要红包,她以为金钱能换来亲情,在负担得起的状况下给过不少回,可是到后来她发现金钱只能换来无止尽的野心与贪婪,从此放弃对父爱的奢求想望,在几次拿不到钱之后,爸爸失踪了,再度出现一出口就是五十万,令她很想笑。

  哼一声,媺华转身,李小美发现她要离开,激动地冲上前,手就要碰上媺华的包包时便被宋立杨给一把推她忿忿不平,怒声斥喝,“你说谎,没有钱你能够穿这么贵的衣服、你的包……”

  宋立杨看着那双虎视眈眈的眼睛,和几乎要流下口水的嘴巴,讽笑道:“这是我们公司的制服,你有意见?!”

  “哪家公司有这么好的福利,骗我!”

  “普通员工的确没有,但老板的秘书有,羡慕吗?去应征啊,不过秘书的基本条件除了学历能力之外,最重要的是年轻貌美,我们不接受身材r胖、长相丑陋、心肠恶毒、没脑没知识的欧巴桑报名。”

  说完,他拉着媺华往公寓里走,长腿跨出三两步,他又猛地回头,凌厉的目光瞪住对方,吓得他们急急止步。“你们若是再跟上来,我马上报警。”

  李小美深吸气,咬牙切齿、不依不饶说道:“报警就报警,女儿告爸爸,我看谁比较没脸。”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